大过

洪荣彬学长

  文必舛而后有物;
  人必困而后知机。
 

  方觉非刚刚沐浴完,换上妻昨天才帮他买的全新休闲服,在书房里端坐合十,准备替自己未来的一年占一个年卦。自从他七年前拜入刘君祖老师门下习“易”以来,这是每年除夕夜的重头戏。

  结果占得的是身、心、灵都处在一个灭顶的临界点,稍一失神连栋梁都会给压弯、超过负荷的“大过”卦。方觉非瞬间就笑了,因为三年前他同样也是给自己占得不变的“大过”,只不过当时和现在的心情却是迥然的不同…。
 

  那一年临放年假之前,方觉非才在合并同业的这一仗为公司立下赫赫战功,公司市值立刻增加十几个亿不说,往后随之而来的周边利益更是惊人。从总经理手中接过丰厚的年终奖金时,还被暗示明年将会有更优的升迁。谁知那年的除夕就给自己占了一个“大过”卦,看着手中的奖金,想着总经理的话,方觉非认为一定是自己了闪神、不够虔诚,所以占错了。只不过心情仍是像一个好学生,不小心在学校被记了“大过”一样,那个年还是过得颇为忐忑。

  过完年,在公司开春的年度会议上,发布方觉非接任台中分公司经理,他立刻感觉到同仁幸灾乐祸的笑意像一支支的利箭,全射向他的胸口。当着这么多看笑话的人面前,他一直隐忍着没发作。下了会议,假也没请,就直接回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生闷气。

  虽然对方觉非来说,是晋升三级跳,但是谁不知道台中分公司派系林立、士气低落而且业绩在十三个分公司中排名第十三,甚至还连着两年荣膺此“殊荣”。
 

  这时忽然听到妻在客厅里讲电话,大概是不知道他在家,所以音量奇高,因此不难听出妻是在请一位赖老师为她占卦。方觉非这才想起不只是妻,连妈妈和二姐这一年多来也都没再找自己为她们占过卦了,难道是自己占的不准,还是…。

  方觉非承认自己是有一些瞧不起这些江湖术士,他总认为自己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名门正派”一样,学的是正统的“以经解经”。因此不知是因为不平而想去踢馆的心理,还是溺水求草的慌乱使然,方觉非决定请妻带他去见见这位赖老师。
 

  “我为自己今年的事业运占到不变的‘大过’卦,请教赖老师您怎么看?”虽然见到赖老师的第一印象很好,方觉非仍决定省去寒喧,开门见山心急的想知道答案。

  赖老师笑一笑,依旧有条不紊的先为大家布茶,等大伙都喝了茶,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第一,这个卦显示你的能力很强、执行力也高。

  试想,如果没有人会去打造一把没有钥匙的锁,上帝具有如此的大智慧,又怎会给你出一个你解决不了的难题?所以这不是为难,而是要借此‘非常’,激发出你的潜能、让你身心总动员、更让你了解自己原本就有的能力和决心。

  第二,‘易经’有三大难卦,‘屯’、‘困’和‘蹇’。

  ‘屯’之难,草昧未通──

  如果是要透过困难,让你学会驾驭自己如马一般奔腾的心、不显山不露水的按步就班打好根基,祂会给你‘屯’卦;

  ‘蹇’之难,前险后阻,动辄得咎──

  若是要借由困难,提醒你该反身修德、整顿内心或知险而能止。如《大学》止于至善、《老子》勇于敢者杀,祂会用‘蹇’卦;

  ‘困’之难,道穷力竭──

  倘若要利用困难,来使你懂得沉淀、休息、学习及检视自己的初心,祂会示现‘困’卦。

  第三,没错,‘大过’卦是大过一般的事多、事杂与事难,可是同样也大过一般的大智、大仁和大勇。

  如果我告诉你,佛陀、甘地、德雷莎修女乃至于郭台铭都修‘大过’卦。对你,会不会有另一番不同的意义?

  所以‘大过’,非难,是使命、是证明!”。

  这些刘老师都教过,只是因为自己的贡高我慢,选择性的听而不闻而已,此时方觉非对恩师有着非常深的愧疚。
 

  方觉非当月就把台北的房子卖掉,带着妻小举家迁往台中。有着“偏坐金鞍出阳关,不杀单于誓不还”的气魄,打算破釜沉舟,让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

  结果才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将台中分公司的业绩提升到第三名,现在荣升董事长特助也已近一年了。而今天他会再一次因为占到“大过”而笑,是来自于他知道目前公司正在布局上海,而且已经接近成熟阶段。

  或许,上海这个未来世界的中心点,将会是他再一次浴火与淬炼的炉鼎。

« 上一则文章: 明夷 下一则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