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维尼的神山:地山谦

赵世晃医师

  地山谦:用自己的高度背起众人的未来。

  “地”是柔顺,是臣服,已经有谦卑的样子,可是若能以山的高度来臣服,就是更谦卑的“谦”了。“山”代表静止、减速、界限,山是有高度的,地是被人踩在脚下的,以高下低,正是谦的德性。“地”又代表芸芸众生,所以谦不只是默然地以高下低,更是积极地求自己的登高,以扛起众生的视野,用自己的努力,来造福众生的未来。从爬山的经验,我们体验到登得愈高,视野愈远,所以山是让人看远用的。有一种德性,当他的高度愈高,他愈觉自己的渺小,他的智慧愈高,愈觉自己的不足,这正是谦。“山”也代表界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界限或高度,“地”代表虚无,把界限和高度化成虚无,让自己一如众人,不分高低,融成一体,也是谦。所以谦包含了“公平”的能量,公平就是要求自己,我们都一样。但若比公平更进阶的谦,就是:你比我更棒,我喜欢你比我更好,我祝福天下人都比我更幸福。人们喜欢谦虚的人,口头的谦虚可以避祸,心灵的谦虚可以得到鬼神的祝福,可以提升百代众生的智慧。用谦来工作,每一个进步都是为了众生的进步,每一分劳苦,都为了无私的分享,自然甘之如饴,意义非凡。所以谦不是只一味地贬抑自己,更是积极地提升自己,用自己更高的高度帮助众人完成梦想。

  维尼的家是在很冷的北方,他家的北方有一座很高的山,终年山顶都覆蓋着白雪,像日本的富士山一样,是一座有许多神话故事围绕的山,大家称它为“神山”。

  维尼每天上下学,都会和同学经过山下的小路,路上会有很多准备上山或刚从山上下来的登山者。维尼和同学们会和他们打招呼,“加油,一路顺风!……辛苦了,欢迎归来。”看到登山者的表情,大约可分为两大类,将要上山的,充满坚毅的决心,有一些惶恐和紧张;刚下山的,虽然满脸的倦容,但是都散发著谦虚喜悦的光芒,仿佛牧师在教堂里祈祷时的表情。维尼想,“山上真的有神明吗?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亲自爬上神山去看看。”

  “爸!神山上真的有神明吗?”维尼问。

  “嗯!神明到处都有,不过神山上的更特别,一定要亲自上山才能体会。”

  “有什么不同?牧师伯伯不是说神明只有一个,难道神山上的更厉害吗?”维尼的好奇心像堤防溃了堤,一发不可收拾。

  妈妈笑说:“你爸爸的意思是说,等你长大了,亲自爬上去一次,就能懂。神明虽然只有一个,但是爬上山以后,你会看到祂更伟大的存在。你一定会看到的,但现在要先认真吃饭,练身体,以后才可以上山成功。”妈妈的这句话真是魔力无边,只要提到爬神山,要维尼作什么事都不会有怨言。长大爬上神山去看那个很特别的神,变成维尼从小的志愿,教他作什么都愿意的志愿。

  就在维尼十四岁那一年,爸爸同意让维尼尝试去登神山。在这之前,维尼受过很多的登山训练,包括体能、技巧、团队合作、急救常识,求生技能。临行时,爸爸对维尼说:“凡事不要强求,如果这次登不成功,还有下一次,要先保护自己和队友的安全最重要。”

  那神山的高度超过海拔八千公尺,所以登山队员要在五千公尺处先扎营休息两天,适应高山的稀薄空气。在营帐里,队员们煮了热食一边吃一边聊天,队长是登山高手阿伦,他说:“这次的队员只有维尼是新手,不过我看他的体能状态很好,应该不会出问题,我担心的是他的经验不足,所以要请其他的队员多关照他。要攻顶成功,不能出一点差错,每一个人最小的差错都可能导致大灾难,所以一定要有团队精神,切忌自私、懦弱、脱队、粗心、傲慢、个人主义。王副队长,你来讲一下这次攻顶的沙盘推演。”

  副队长是王槐,已有十次以上的攻顶经验。王槐说:“这次我们要从南边攻顶,气象报告说下星期是好天气,我们后天先爬到七千公尺高的一号基地,预计要两天的时间,休息一天后,再由那儿攻顶。风雪无情,我们已尽力准备到天衣无缝的地步,其他的要靠老天保佑了。”

  维尼走出帐蓬,鸟瞰远方的平原,已经看不到山脚下的家了,反而最远的天边可以看到一点海的影子,一时心胸开阔,气吞万里。只是山风凛冽,冻彻筋骨,这遗世独立的空旷景象,沧沧悠悠,不由让人升起想家的念头。维尼想:“从高处看得远,让心情开朗,这千里入目的感觉虽好,却让我有一种孤独寂寞的愁思,我想老鹰一定常常觉得自己很孤独吧?神山上的神明也一定很寂寞吧?”维尼回头向神山顶望去,那从小仰望的山峰,如今近在眼前,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还是仰望东西的感觉比较踏实,有一种安全感和归属感,天塌下来也有山顶着的感觉吗?”维尼心想。

  “在想心事吗?”队长阿伦从后面发声。

  “嗯,我在想神山上的神明是不是很寂寞。”

  “哈,你未免太浪漫了一点,天天有这么多登山的人去烦祂,我看祂都快烦死了,没时间寂寞吧!”

  “小时候,我就立志要登神山,现在眼看就要心想事成,心情反而很怪,我父亲从小跟我说神山上的神很特别,要我亲眼目睹才能体会,我担心到时候不是父亲讲的那样,不是会很失望吗?”维尼说。

  “是很不一样的神,你不会失望的。”阿伦很肯定地说。

  数天后他们攻到一号基地,虽然只是两千公尺的爬升,却比之前爬五千公尺还辛苦艰难。风雪变更大是主因,空气变稀薄其次,加上山路更险峻,很多中途放弃的队伍和他们擦身而过,原因不外有队员受伤,装备损坏。看到他们满脸遗憾,维尼心想自己一定要更小心,不要作一个害群之马。

  在一号基地有简单的帐篷和医药设备,有一处大石堆刻着许多名字,原来是来登神山遇难者的姓名,算算竟有两百多位。阿伦走过来,对着其中一个名字抚摸了一阵子,说:“他叫路克,是带我第一次上来的队长,为了救我,他牺牲了自己,在他第十次的攻顶时发生的。”维尼听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这登山活动,也常有这种生离死别、义薄云天的故事。

  可爱的阳光终于在两天的风雪停止后又露脸了,基地的人们欢天喜地,因为这代表攻顶的希望大增。维尼望着神山的山顶,白雪皑皑,像插入青天的一片斧头,沿着棱线发出夺目慑魂的光芒,在这连老鹰也飞不上来的高度,天地交锋的境界,好似万物的禁地,要膜拜还须冒着生命危险攀爬上来,如今已悄悄躺在眼前,像一个熟睡中的巨人,正用终年呼啸的天风发出永恒的酣声。这原是维尼从小到大魂牵梦系的所在,他激动的心情令他浑身发抖,“与众不同的神明,我来了,是我们相见的日子来了。”维尼心中呼喊。

  最后的一千公尺的攀岩,确有令人难以想像的艰难。每一个人的体重都变成一只大象那样沉重,每一步的跨越,都像系著千斤重的脚炼,每一次的喘息,仿佛都是溺毙前的最后一口气。在长期缺氧的状态,人的意识会产生奇怪的现象,爬不到三百公尺,维尼张眼只见一片的雪盲,看到自己的鞋子,竟有一个浴缸那么大,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竟像雷鸣一样轰耳欲聋,他觉得他随时会掉落山谷,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阿伦见他步伐蹒跚,过来扶他:“不要胡思乱想,要注意调节气息,眼睛注视前面一个人的脚就好,不要东张西望,把心思放空,想像身体是一个空空的气囊,很轻很轻,自然可以走下去。”维尼照作,果然改善很多。

  大约爬了五个钟头,队伍爬了约五百公尺,阿伦命令大伙停下休息,并且拿出氧气筒让大家轮流吸。阿伦说:“这最后的五百公尺,是能否攻顶成功的关键,如果有谁的身体不舒服,想要放弃的,就留在这里等候。”大伙不约而同把眼光看往维尼,害他羞愧万分。“我要继续爬上去。”维尼怯怯地说。

  阿伦教王槐领队,自己殿后,好照应维尼。几次维尼腿软,滑足跌倒,都靠阿伦赶上来帮忙扶起。维尼忽然想到自己坚持要爬上来的这个决定,未免太傲慢了,“看这浑身不听使唤的手脚,还妄想爬上山颠,恐怕只会连累众人罢了。”维尼在心里自嘲。阿伦仿佛知道他的心意,说:“我还有力气扶你上去,别想太多,路克说过,若我能帮一个人爬上去,就是替他再活一次。”维尼听了,一阵热血沸腾,振作心情和阿伦两人一步一跛地继续攀爬。只是那数百公尺的山路竟有千里之长似的,而维尼觉得自己的身体竟有一座山那样重,自己的脚步东倒西歪的,像个醉汉似的,每次想放弃停步时,耳边便传来阿伦的声音:“快到了,为了路克,一定要坚持下去。”维尼已经呈现虚脱的状态,他开始恨起自己来,他恨为什么要有爬神山这个梦想,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自量力,他恨自己面对梦想时的天真和傲慢,他甚至开始恨起这座山。而他唯一不敢恨的,是阿伦用他的手在他腰后的扶持,那源源不绝的温暖推送,让他确定一点,只要阿伦不恨,他也没资格恨任何事情。恨著没资格恨的恨,维尼不禁笑了起来,原来恨是这世上最傲慢的事。

  忽然间,前面传来欢呼的声音,是王槐登顶成功的呼喊。当维尼和阿伦也爬上峰顶时,大伙更大声地欢呼。王愧对维尼说:“当初我们都不看好你的,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本事不小。看到你登顶成功,比我们自己登顶成功还高兴。”

  看着一望无际的山海景色,连绵到天边的云海山川平原,维尼泪流满面,他仿佛听到童年的自己在家门口欢呼的声音,听到他的同学在山下为他雀跃鼓掌的声音,听到爸妈为他赞美祝福的声音。是的,他沉醉在一种征服的快感,也有一股战胜自己的喜悦;忽然他听到一个慈祥的声音在他的心里响起:“从此这是你的山,把它背下山,分给你的家人,你的朋友,还有所有的人。”没经过这次的登顶,他是听不懂这话的,这么一句特别的话,只有在这么特别的时刻,由祂特别地说出,才能让他心领意会。他回头看看阿伦,发现阿伦也正微笑看着他。维尼恍然大悟,原来有人一直背着一座山默默在帮助别人。

  回家后,爸妈来问他的感想和经验。维尼说:“神山的高度令人敬畏,攀爬的困难让人谦卑。可是阿伦告诉我,山的高度不是用来阻挡人的前进,而是默默用它的背脊升高人们的视野,帮助人们看清广大的未来。用自己的高度帮助众人完成梦想,正是一座山的谦卑之道吧。”

原文:
谦:亨,君子有终。
彖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
   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终也。
象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
六二:鸣谦,贞吉。
象曰:鸣谦贞吉,中心得也。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
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六四:无不利,㧑谦。
象曰:无不利,㧑谦﹔不违则也。
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上六: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
象曰:鸣谦,志未得也。可用行师,征邑国也。

简译:
  谦虚,亨通,天道往下救济而显现光明,地道谦卑而能往上行动。天道损盈益谦,地道改变盈而喜好谦。谦虚内含尊贵的心性而发光发热,卑下而不可超越,是君子存活到最后的保证。象征君子损多益少,平衡物价公平施与。初六,谦虚又谦虚的君子,唯恐没管好自己,用来涉大川,吉。六二,喊出谦的口号,坚正吉,他的心中有此心得。九三,用劳苦来实践谦德,有善终吉,万民都心服。六四,无不利的情形,动手挥开阻挡来实践谦德,谦也有激进的作为。六五,不求独自累积财富,用邻居的标准过日子,对不公不义骄傲的敌人作战,无不利。上六,大声呼喊谦德,利用来带兵打仗,征讨骄傲的国家。

笔者心得:
  以高下低,损多益少的谦,难免让人联想到平均财富的共产主义,至少在孔子的大象词里说得很明白。也许谦德的出发点,正是心中有大众,对自己的高度看得很淡,把自己的高度当成众人的高度。心中有大众,正是大乘佛法的精义。人生多险,谦虚的君子不招人厌嫉,自可平安(利涉大川)。有时谦虚不能沉默,而要大声呼喊,因为自己要积极登高来造福众人的作为,怕招人猜忌(鸣谦)。以高下低很辛苦,以高来背负众生更辛苦,所以辛苦是谦的常态,谦道是用辛苦和高低的落差来评量的,天下只有辛苦不会有人羡慕,所以善终(劳谦,君子有终。谦道不易,需有大毅力,因事关众生的未来,有时也需要把阻挡的他人挥开(㧑谦)。谦讲均富,和邻人同富,这和独富的敌人誓不两立,因心存众生,故可征伐之(不富以其邻,利用征伐)。骄兵必败,哀兵必胜,谦是必胜之道。“师”卦和“谦”卦只差内卦的阳爻位置不同,师卦讲纪律,谦卦讲公平,用公平战不公平,故战无不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