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維尼的神山:地山謙

趙世晃醫師

  地山謙:用自己的高度背起眾人的未來。

  「地」是柔順,是臣服,已經有謙卑的樣子,可是若能以山的高度來臣服,就是更謙卑的「謙」了。「山」代表靜止、減速、界限,山是有高度的,地是被人踩在腳下的,以高下低,正是謙的德性。「地」又代表芸芸眾生,所以謙不只是默然地以高下低,更是積極地求自己的登高,以扛起眾生的視野,用自己的努力,來造福眾生的未來。從爬山的經驗,我們體驗到登得愈高,視野愈遠,所以山是讓人看遠用的。有一種德性,當他的高度愈高,他愈覺自己的渺小,他的智慧愈高,愈覺自己的不足,這正是謙。「山」也代表界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界限或高度,「地」代表虛無,把界限和高度化成虛無,讓自己一如眾人,不分高低,融成一體,也是謙。所以謙包含了「公平」的能量,公平就是要求自己,我們都一樣。但若比公平更進階的謙,就是:你比我更棒,我喜歡你比我更好,我祝福天下人都比我更幸福。人們喜歡謙虛的人,口頭的謙虛可以避禍,心靈的謙虛可以得到鬼神的祝福,可以提升百代眾生的智慧。用謙來工作,每一個進步都是為了眾生的進步,每一分勞苦,都為了無私的分享,自然甘之如飴,意義非凡。所以謙不是只一味地貶抑自己,更是積極地提升自己,用自己更高的高度幫助眾人完成夢想。

  維尼的家是在很冷的北方,他家的北方有一座很高的山,終年山頂都覆蓋著白雪,像日本的富士山一樣,是一座有許多神話故事圍繞的山,大家稱它為「神山」。

  維尼每天上下學,都會和同學經過山下的小路,路上會有很多準備上山或剛從山上下來的登山者。維尼和同學們會和他們打招呼,「加油,一路順風!……辛苦了,歡迎歸來。」看到登山者的表情,大約可分為兩大類,將要上山的,充滿堅毅的決心,有一些惶恐和緊張;剛下山的,雖然滿臉的倦容,但是都散發著謙虛喜悅的光芒,彷彿牧師在教堂裡祈禱時的表情。維尼想,「山上真的有神明嗎?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親自爬上神山去看看。」

  「爸!神山上真的有神明嗎?」維尼問。

  「嗯!神明到處都有,不過神山上的更特別,一定要親自上山才能體會。」

  「有什麼不同?牧師伯伯不是說神明只有一個,難道神山上的更厲害嗎?」維尼的好奇心像堤防潰了堤,一發不可收拾。

  媽媽笑說:「你爸爸的意思是說,等你長大了,親自爬上去一次,就能懂。神明雖然只有一個,但是爬上山以後,你會看到祂更偉大的存在。你一定會看到的,但現在要先認真吃飯,練身體,以後才可以上山成功。」媽媽的這句話真是魔力無邊,只要提到爬神山,要維尼作什麼事都不會有怨言。長大爬上神山去看那個很特別的神,變成維尼從小的志願,教他作什麼都願意的志願。

  就在維尼十四歲那一年,爸爸同意讓維尼嘗試去登神山。在這之前,維尼受過很多的登山訓練,包括體能、技巧、團隊合作、急救常識,求生技能。臨行時,爸爸對維尼說:「凡事不要強求,如果這次登不成功,還有下一次,要先保護自己和隊友的安全最重要。」

  那神山的高度超過海拔八千公尺,所以登山隊員要在五千公尺處先紮營休息兩天,適應高山的稀薄空氣。在營帳裡,隊員們煮了熱食一邊吃一邊聊天,隊長是登山高手阿倫,他說:「這次的隊員只有維尼是新手,不過我看他的體能狀態很好,應該不會出問題,我擔心的是他的經驗不足,所以要請其他的隊員多關照他。要攻頂成功,不能出一點差錯,每一個人最小的差錯都可能導致大災難,所以一定要有團隊精神,切忌自私、懦弱、脫隊、粗心、傲慢、個人主義。王副隊長,你來講一下這次攻頂的沙盤推演。」

  副隊長是王槐,已有十次以上的攻頂經驗。王槐說:「這次我們要從南邊攻頂,氣象報告說下星期是好天氣,我們後天先爬到七千公尺高的一號基地,預計要兩天的時間,休息一天後,再由那兒攻頂。風雪無情,我們已盡力準備到天衣無縫的地步,其他的要靠老天保佑了。」

  維尼走出帳蓬,鳥瞰遠方的平原,已經看不到山腳下的家了,反而最遠的天邊可以看到一點海的影子,一時心胸開闊,氣吞萬里。只是山風凜冽,凍徹筋骨,這遺世獨立的空曠景象,滄滄悠悠,不由讓人升起想家的念頭。維尼想:「從高處看得遠,讓心情開朗,這千里入目的感覺雖好,卻讓我有一種孤獨寂寞的愁思,我想老鷹一定常常覺得自己很孤獨吧?神山上的神明也一定很寂寞吧?」維尼回頭向神山頂望去,那從小仰望的山峰,如今近在眼前,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還是仰望東西的感覺比較踏實,有一種安全感和歸屬感,天塌下來也有山頂著的感覺嗎?」維尼心想。

  「在想心事嗎?」隊長阿倫從後面發聲。

  「嗯,我在想神山上的神明是不是很寂寞。」

  「哈,你未免太浪漫了一點,天天有這麼多登山的人去煩祂,我看祂都快煩死了,沒時間寂寞吧!」

  「小時候,我就立志要登神山,現在眼看就要心想事成,心情反而很怪,我父親從小跟我說神山上的神很特別,要我親眼目睹才能體會,我擔心到時候不是父親講的那樣,不是會很失望嗎?」維尼說。

  「是很不一樣的神,你不會失望的。」阿倫很肯定地說。

  數天後他們攻到一號基地,雖然只是兩千公尺的爬升,卻比之前爬五千公尺還辛苦艱難。風雪變更大是主因,空氣變稀薄其次,加上山路更險峻,很多中途放棄的隊伍和他們擦身而過,原因不外有隊員受傷,裝備損壞。看到他們滿臉遺憾,維尼心想自己一定要更小心,不要作一個害群之馬。

  在一號基地有簡單的帳篷和醫藥設備,有一處大石堆刻著許多名字,原來是來登神山遇難者的姓名,算算竟有兩百多位。阿倫走過來,對著其中一個名字撫摸了一陣子,說:「他叫路克,是帶我第一次上來的隊長,為了救我,他犧牲了自己,在他第十次的攻頂時發生的。」維尼聽了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原來這登山活動,也常有這種生離死別、義薄雲天的故事。

  可愛的陽光終於在兩天的風雪停止後又露臉了,基地的人們歡天喜地,因為這代表攻頂的希望大增。維尼望著神山的山頂,白雪皚皚,像插入青天的一片斧頭,沿著稜線發出奪目懾魂的光芒,在這連老鷹也飛不上來的高度,天地交鋒的境界,好似萬物的禁地,要膜拜還須冒著生命危險攀爬上來,如今已悄悄躺在眼前,像一個熟睡中的巨人,正用終年呼嘯的天風發出永恒的酣聲。這原是維尼從小到大魂牽夢繫的所在,他激動的心情令他渾身發抖,「與眾不同的神明,我來了,是我們相見的日子來了。」維尼心中呼喊。

  最後的一千公尺的攀岩,確有令人難以想像的艱難。每一個人的體重都變成一隻大象那樣沉重,每一步的跨越,都像繫著千斤重的腳鍊,每一次的喘息,彷彿都是溺斃前的最後一口氣。在長期缺氧的狀態,人的意識會產生奇怪的現象,爬不到三百公尺,維尼張眼只見一片的雪盲,看到自己的鞋子,竟有一個浴缸那麼大,他聽到自己的心跳聲,竟像雷鳴一樣轟耳欲聾,他覺得他隨時會掉落山谷,心裡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懼。阿倫見他步伐蹣跚,過來扶他:「不要胡思亂想,要注意調節氣息,眼睛注視前面一個人的腳就好,不要東張西望,把心思放空,想像身體是一個空空的氣囊,很輕很輕,自然可以走下去。」維尼照作,果然改善很多。

  大約爬了五個鐘頭,隊伍爬了約五百公尺,阿倫命令大夥停下休息,並且拿出氧氣筒讓大家輪流吸。阿倫說:「這最後的五百公尺,是能否攻頂成功的關鍵,如果有誰的身體不舒服,想要放棄的,就留在這裡等候。」大夥不約而同把眼光看往維尼,害他羞愧萬分。「我要繼續爬上去。」維尼怯怯地說。

  阿倫教王槐領隊,自己殿後,好照應維尼。幾次維尼腿軟,滑足跌倒,都靠阿倫趕上來幫忙扶起。維尼忽然想到自己堅持要爬上來的這個決定,未免太傲慢了,「看這渾身不聽使喚的手腳,還妄想爬上山顛,恐怕只會連累眾人罷了。」維尼在心裡自嘲。阿倫彷彿知道他的心意,說:「我還有力氣扶你上去,別想太多,路克說過,若我能幫一個人爬上去,就是替他再活一次。」維尼聽了,一陣熱血沸騰,振作心情和阿倫兩人一步一跛地繼續攀爬。只是那數百公尺的山路竟有千里之長似的,而維尼覺得自己的身體竟有一座山那樣重,自己的腳步東倒西歪的,像個醉漢似的,每次想放棄停步時,耳邊便傳來阿倫的聲音:「快到了,為了路克,一定要堅持下去。」維尼已經呈現虛脫的狀態,他開始恨起自己來,他恨為什麼要有爬神山這個夢想,他恨自己為什麼不自量力,他恨自己面對夢想時的天真和傲慢,他甚至開始恨起這座山。而他唯一不敢恨的,是阿倫用他的手在他腰後的扶持,那源源不絕的溫暖推送,讓他確定一點,只要阿倫不恨,他也沒資格恨任何事情。恨著沒資格恨的恨,維尼不禁笑了起來,原來恨是這世上最傲慢的事。

  忽然間,前面傳來歡呼的聲音,是王槐登頂成功的呼喊。當維尼和阿倫也爬上峰頂時,大夥更大聲地歡呼。王愧對維尼說:「當初我們都不看好你的,沒想到你年紀輕輕,本事不小。看到你登頂成功,比我們自己登頂成功還高興。」

  看著一望無際的山海景色,連綿到天邊的雲海山川平原,維尼淚流滿面,他彷彿聽到童年的自己在家門口歡呼的聲音,聽到他的同學在山下為他雀躍鼓掌的聲音,聽到爸媽為他讚美祝福的聲音。是的,他沉醉在一種征服的快感,也有一股戰勝自己的喜悅;忽然他聽到一個慈祥的聲音在他的心裡響起:「從此這是你的山,把它背下山,分給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還有所有的人。」沒經過這次的登頂,他是聽不懂這話的,這麼一句特別的話,只有在這麼特別的時刻,由祂特別地說出,才能讓他心領意會。他回頭看看阿倫,發現阿倫也正微笑看著他。維尼恍然大悟,原來有人一直背著一座山默默在幫助別人。

  回家後,爸媽來問他的感想和經驗。維尼說:「神山的高度令人敬畏,攀爬的困難讓人謙卑。可是阿倫告訴我,山的高度不是用來阻擋人的前進,而是默默用它的背脊升高人們的視野,幫助人們看清廣大的未來。用自己的高度幫助眾人完成夢想,正是一座山的謙卑之道吧。」

原文:
謙:亨,君子有終。
彖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
   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六二:鳴謙,貞吉。
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六四:無不利,撝謙。
象曰:無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簡譯:
  謙虛,亨通,天道往下救濟而顯現光明,地道謙卑而能往上行動。天道損盈益謙,地道改變盈而喜好謙。謙虛內含尊貴的心性而發光發熱,卑下而不可超越,是君子存活到最後的保證。象徵君子損多益少,平衡物價公平施與。初六,謙虛又謙虛的君子,唯恐沒管好自己,用來涉大川,吉。六二,喊出謙的口號,堅正吉,他的心中有此心得。九三,用勞苦來實踐謙德,有善終吉,萬民都心服。六四,無不利的情形,動手揮開阻擋來實踐謙德,謙也有激進的作為。六五,不求獨自累積財富,用鄰居的標準過日子,對不公不義驕傲的敵人作戰,無不利。上六,大聲呼喊謙德,利用來帶兵打仗,征討驕傲的國家。

筆者心得:
  以高下低,損多益少的謙,難免讓人聯想到平均財富的共產主義,至少在孔子的大象詞裡說得很明白。也許謙德的出發點,正是心中有大眾,對自己的高度看得很淡,把自己的高度當成眾人的高度。心中有大眾,正是大乘佛法的精義。人生多險,謙虛的君子不招人厭嫉,自可平安(利涉大川)。有時謙虛不能沉默,而要大聲呼喊,因為自己要積極登高來造福眾人的作為,怕招人猜忌(鳴謙)。以高下低很辛苦,以高來背負眾生更辛苦,所以辛苦是謙的常態,謙道是用辛苦和高低的落差來評量的,天下只有辛苦不會有人羨慕,所以善終(勞謙,君子有終。謙道不易,需有大毅力,因事關眾生的未來,有時也需要把阻擋的他人揮開(撝謙)。謙講均富,和鄰人同富,這和獨富的敵人誓不兩立,因心存眾生,故可征伐之(不富以其鄰,利用征伐)。驕兵必敗,哀兵必勝,謙是必勝之道。「師」卦和「謙」卦只差內卦的陽爻位置不同,師卦講紀律,謙卦講公平,用公平戰不公平,故戰無不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