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54)士志于道

石粤军学长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耻食者,未足与议也!”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根据上段中所言“仁”的理想性而开展,有了正确的人生判准,自然对于生活上的各种现象可以有适当的应对。以下几段,就在针对某些特定情况加以讨论。首句中“志于道”点出了个人立下了心中判准的原点,要是以这个标准来看,却“耻恶衣耻食”着重在外在的享受而非心灵的富足,代表这个“原点”的标准与儒家所言不同,故“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称“未足与议也”那么彼此间就没什么好说的。第二句中,强调立意的判准,有形式上的比较规范,那就是“义”。因此说君子立身处世的态度,没什么非怎样不可,也没有一定不能怎样,一切都是在“义”的规范下。“适”音敌,指专主,也就是往那个方向,作为“非怎样如何如何才可以”的意思;“莫”指不可,也就是一定不要怎样。另有郑玄以为“适”同“敌”,指反对;“莫”同“慕”是爱慕,其意正与上述相反。不过,不管如何,“适”、“莫”两者之意相对。“比”是亲、从之意,也就是“唯义是从”。这也反应出孔子“圣之时者”的特性,在不同的情境下采取最佳的应对,不受到既有框架的约束而失去了生命中活泼的特性。这与传统中“礼教吃人”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只要抓准了基本的原则“义”,大可以自由因应环境中采“时中之道”。

  第三句中谈君子、小人的不同类型,基本上呼应上文中社会阶级的分别而不着眼在德性的高低。过去称君子多指具有官职者、有权势的人;而小人则指常民。这两种人在基本态度上,所关注的焦点就有不同:君子因为基本生活条件得以满足,因此追求更高层的自我实践(依据“马斯洛五大需求”的论点),作为向善的服务人生观,故称为“德”;而小人为求生活温饱,因此着眼在物质条件的满足。“土”就是周遭生活条件的满足,或恒产、或田宅。另一个角度来看,与人所处君子着眼的是可以仿效的典型或德行,而小人则专注于可以得到的好处或利益。所以眼界不同,在《易》中“观”卦把这两种人分为“童观、闚观”与“观我生”,分居下上。“刑”在此不作“刑罚”而作“典型”也就是可以学习的长处;“惠”指恩惠,也就是可得到的好处。过去“刑”同“型”字,故有“刑于寡妻,友于兄弟”、“利用刑人,以正法也”都是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