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活在瘋狂的邊緣:天地否

趙世晃醫師

  天地否:上帝先讓人發瘋,再讓他毀滅。我們必須深思瘋狂與毀滅,努力尋找生
      機。

  與「泰」卦相綜(轉一八度)又相錯(陰陽爻互換),正是「否」卦:天地不交,陰陽相斥,百業不興,小人當道,虛實顛倒,外強內亡。恐龍的大滅絕是否,哺乳類的興起是泰,人類的繁榮昌 盛是泰,地球資源的耗盡是否。這邊泰,那邊就否,這是易經從交換得來的「對稱性」,也是相綜 相錯的兩卦間所隱含的本質。「否」是內虛外實,以虛換實,真假不分,是非倒置,所以是心的錯 亂,發了瘋。一個人發瘋還好救,一群人發瘋就難救。更危險的是大部分的人都發瘋了,那該怎 麼辦?這個世界正處在一個巨大的危險中,萬物之靈的人類只顧自己的昌盛和滿足,用盡自己的「泰」來變成萬物的「否」,而且速度不斷加快,人口不斷成長,耗能排碳不斷上升,顯然我們尚 活在僥倖的思維中。「否」就是不交換,只有此岸,沒有彼岸,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只有進,沒 有退,只有加,沒有減,只知此生,不知來世。易經說:否之匪人。可是這種人卻到處都是,真是 讓人憂心忡忡。

  靜醫院是台灣中部最大的精神病院,收容各地來的重症精神病患,金國泰醫師在這裡服務十多年,做到資深副院長。每天看著病患進進出出的,他漸漸失去了當初剛出道時的熱忱,對於醫也醫不完,治也治不好的病人,開始有一種倦怠感,有時候還會為了特定病人的病情發脾氣。最嚴重的一次,他和一位躁鬱症病人吵了起來,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叫你吃藥你不吃,每天問我一樣的問題,再不聽話,當心我把你關起來電擊治療。」金醫師對著病人小吳咆哮。小吳:「我有吃藥,我有吃藥,吃藥病會好,所以我的病已經好了,病好了,所以我想回家,醫師,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我不要電擊治療,我要回家。……」

  金:「你吃什麼藥?護士說你都把藥丟到花園裡去,喏!這一堆都是,你乖乖吃我就讓你回家。」小吳接過一大包藥,開始打開包裝紙,一顆一顆地吞,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吞了二十幾顆。金醫師看情形不對,要去搶他的藥,小吳不給,兩人便扭打了起來。

  在一旁的醫護人員都嚇呆了,病人則圍成一圈,在一旁吆喝吶喊,好不熱鬧。「打架,打架,打架,醫師打病人,不對,病人也打醫師,……」「藥掉出來了,紅色的,綠色的,白色的,這顆和我吃的一樣,喂,是我的藥,你們不要搶我的藥,……」「醫師,你的眼鏡掉了,我來幫你戴好,等一下,先戴眼鏡,先戴……」「咿……好痛,咬他,哇……流血了,得分,嗚……犯規,不能踢蛋蛋,噢……時間到,暫停,停……」最後,小吳口吐白沫倒了下來,金醫師雖然搶到了藥包,可是裡面的藥已經散落一地,每位病人撿了藥就往嘴裡送,醫護人員為了搶藥,變得更亂,像在打群架似的,遠遠望去,也分不清楚誰是病人,誰在搶誰的藥。

  這次事件之後,金醫師整個人變得怪怪的。「最近金醫師好怪,看人的眼神很邪,還常自言自語,有一次他很神祕地告訴我,說他發現病人裡頭有衛生署派來臥底的,叫我要小心。喂,有沒有可能精神病也會傳染的?唉喲!如果會,我看我明天就去遞辭呈,真可怕。」一位護士在餐廳說著。不久,金醫師發現醫院的每個人都怪裡怪氣,愈發相信這家醫院已經嚴重地被衛生署滲透,理由是有人想阻止他接院長,寫黑函說他淩虐病人,他們要來調查真相,如果屬實,就要教這間醫院勒令停業。

  有一天,院長找金醫師來,說:「你最近怎麼了,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同事說你一直在調查衛生署派來臥底的人,搞得人心惶惶的。你上次與病人打架的事我已幫你結案了,沒有人會怪你什麼,你大可放心。不要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我一直很看重你,把事情弄僵了,到時候我也保不住你。」

  金醫師一輩子在診斷別人是否有精神病,怎麼輪得到別人來懷疑他是精神病患。他知道全院的人都在說他,所以他偏偏要證明給大家看,不是他精神異常,是一群陰謀分子在挑撥離間,而且手法非常高明。最後,他把所有員工的人事資料偷出來,把和衛生署有相關背景的人過濾出來,還大規模監聽搜證,整理成一本「衛生署臥底人員調查報告」,洋洋灑灑十二萬字,大意就是某董事企圖奪權,派小吳假裝病人,製造事端,把它變成凌虐事件,告發衛生署,署長恰巧是該董事的親戚,一起計謀來逼院長副院長辭職,好奪下這家醫院的經營權。他把事證一一列舉,旁徵博引,比水門事件報告還精采懸疑。院長看了他的報告後,約談了許多相關人士,才發現書中的內容全是荒誕不實的臆想,經全體董事決議,決定把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金醫師革職。

  得了精神病的精神科醫師,慘狀好比被關進監獄的警察,根本沒人可以救他,應該說他不讓任何人醫治他。兩年後,他終於被警察五花大綁強制送進靜醫院,由他的一位舊同事王醫師負責主治。以下是兩人的一段對話。

  王:「老金,你好,我們聊一聊,兩年多沒見,你都作些什麼事?」金:「……」王:「給一點建議,我要怎樣幫你才好。」金:「……」王:「你懷疑來臥底的小吳,現在還關著,沒像你說的你走了他就變正常人。」金:「……」王:「你的書我也看完,你的文筆真好,腦筋清楚,如果來寫推理小說,一定暢銷。」金挑了一下眉頭:「……」王:「你以前跟我說過,精神科與其它科的病人最重要的不同是沒有『自覺』,正常人自覺有病不奇怪,病人不自覺有病才奇怪,而在莊子的學說中,『他覺』永遠不能取代『自覺』,這點也是你所堅持的,你說這是心智的最後一片尊嚴,你講這話的時候,我覺得你像聖人一樣,好崇拜你。到今天我還是奉為圭臬—只要不承認自己是瘋子,全世界都不能說我是瘋子。—這算是瘋子的『人權宣言』吧。我他媽的愛死你這句話,所以我的朋友說我是『瘋醫生』,其實他們叫錯了,也叫對了,我的病人不是瘋子,我才是病人眼中的瘋子。只有當我自覺瘋了,才能進到他們正常的內心世界,才能開始同情他們,幫助他們。怎麼樣,你的話我記得很清楚吧?」

  金國泰握緊的雙拳開始鬆開,眼睛泛著淚光,兩年來他和理智世界對抗的力氣,終於在這一剎那崩潰。是老王用他過去說過的話來勾起他遙遠的記憶,那記憶中有一個熱血青年,曾發誓要投入心力進入心智最黑暗的角落,去發掘上帝的旨意—為什麼要讓人發瘋?除了病理學的解釋,在物競天擇上,在哲學上,在人性的救贖上,應該有更深的意義才對—「發瘋,並不是魔鬼的勝利,而是脆弱心智在神聖熔爐中的自我鍛造,是當我們為擁有靈性沾沾自喜的時候,一群無辜的同類為了警示危險而默默犧牲的行徑。」他曾如此辯論,「發瘋,是靈性的極限。靈性,也是發瘋的極限。發瘋,來時無色無味,不知不覺,去時卻驚天動地,面目全非。這裡面一定有上帝的設計,往正面思考,發瘋,是靈性的開疆闢土,擴展版圖,也是靈性對自我的解構重組,改版再造。發瘋,是心智的超光速旅行,理智只是心智暫時歇腳的驛站。不論理智或感情,發瘋是原野山河,正常則是村落人家。」他記憶的江河一瀉千里,來到兩年前與小吳扭打的片段,他靈光一閃,他隱約記得事後他有很深的愧咎,產生非常巨大的憤怒,連自己也無法負荷,原來是自己把自己逼瘋了。

  「原來如此。」說這句話時,金國泰的嘴邊掛著神祕的微笑。

  幾個月以後,金醫師已完全康復,他央求院長讓他回來看病,他的理由院長沒法拒絕,他說:「我是因為小吳而發瘋的,在我有生之年,我要陪著小吳的病一起過,直到他病癒為止。」

  在花園的一棵橡樹下,金與小吳閒談著。金:「你知道嗎?地球經過兩億五千萬年前的西伯利亞玄武岩熔流與六千五百萬年前的小行星隕石碰撞兩次的大滅絕,僅有千分之一的物種活到當下。但沒有前兩次的大滅絕,也許沒有今天的人類,科學家是這麼說的,你有什麼看法?」

  小吳用他的時空倒轉能力想像著大滅絕時煉獄般的地球,生命不拘形式掙扎在死亡邊緣,當時的王者魔龍與暴龍,站在食物鏈的頂端一億年,都絕種了,靈巧討喜的哺乳類、人類才能勝出。「毀滅是生機的終點,也是起點。馬雅天曆說二○一二年是地球末日,這次人類大概撐不過去了。」小吳一邊說,一邊歪著頭看著池塘上的蜻蜓,「蜻蜓變少了,它們提早適應,昆蟲應該可以撐過去。」金點頭表示同意:「可惜靈性將從地球消失殆盡。」小吳搖搖頭說:「蜻蜓會滑水,蝴蝶會跳舞,蟑螂會吃圾垃,蜜蜂會傳花粉,蚊子會抽血,蝗蟲會除草,螢火蟲會點燈,螞蟻會搬家,金龜子會鑽洞,白蟻會拆房子,蒼蠅會選水果,螳螂會練功,金蟬會脫殼,飛蛾會撲火,蜘蛛會結網,跳蚤會捉迷藏,毛毛蟲會吐絲,蜈蚣會穿鞋,蠍子會下毒,螃蟹會喊拳,蠹蟲會唸書,竹節蟲會偽裝,瓢蟲會刺青,蛔蟲會瘦身,他們的靈性可多著哩。人類當了地球的王,也不過幾千年,就快要毀滅地球,這靈性是會發瘋的靈性。你我都發過瘋,反而安份,那些沒發過的人,每天發瘋似地主張發展、擴張、繁榮、強盛,物極必反,人類的強盛已變成萬物的噩夢,人類的快樂成了地球的痛苦,我們的天堂竟是萬物的地獄,如果人類再不覺醒,天地萬物都要瘋了。」

  金國泰陷入短暫的沉思,說:「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我送你回家。」兩人的瘋病雖然好了,如今卻為了人類是否瘋了而擔心不止。

原文: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
   。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初六,拔茅茹,以其夤,貞吉,亨。
象曰:拔茅貞吉,志在君也。
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象曰:大人否亨,不亂群也。
六三,包羞。
象曰:包羞,位不當也。
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
象曰:有命無咎,志行也。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象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
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象曰: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簡譯:
  否是顛倒人生,否定人的生存發展,不利行君子之正道,失去的很巨大,得來的很微小,天地不交往,萬物不通有無,上下不交通,天下將沒有邦國,內陰外陽,內柔外剛,內小人外君子,小人之道增長,君子之道消失。象徵君子用節儉的美德避難,不可貪享榮與祿。初六,黑暗太強之時,拔茅草時只在草的腰身折斷,所以只能一次拔一根,無法連根拔起一片,這時候君子應該堅正才有吉祥。六二,黑暗之中包容奉承妖言是一種常態,小人吉,大人否定這種作為,可以通否,不隨群魔亂舞。六三,黑暗之中包容羞恥是一種常態。九四,心中有救否的天命理想,但只能各自為活命而作,沒錯,一同耕井田的友鄰應該互相幫忙,但因各自為政而失去憂樂與共的喜樂。九五,小人當道,君子只好休息,等待小人的滅亡,但是自知微弱的命運岌岌可危,像繫在苞桑的葉子上風雨飄搖。上九,黑暗至極,小人自傾,先否困,後喜慶。

筆者心得:
  在不交換的顛倒世界裡,想拔茅草,只能一次拔一根,象徵作事只能思考局部,無法兼顧大體。因為只有自己的是非,沒有大眾的是非,所以厚臉皮說假話聽假話是一種常態(包承),羞恥也失去了公論,所以厚臉皮也可接受(包羞)。各自為活命而作,怎麼作都沒錯,一個美好的井田制度,分工合作的耕友們各自為政,漸漸失去了共耕的喜樂(禱離祉)。否之時,有志難伸,只能休息,以「休」應「否」,以「儉」避難,這是君子處否之道,雖危而不亡。否道非長道,否道自傾,瘋狂者將自毀滅,否中先憂,復泰後喜(先否後喜)。否泰相依,不可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