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遇井之坎

劉哲雄老師講授

  人間世,我們總會習慣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後,試著回頭檢視,評斷功過得失,以做為踏上下一階段旅程應興應革作業的參考。學期末,「用易經閱讀人生」課程的學員亦做著類似的省視。其中一位學員略帶著忐忑不安的情緒問,他以「此學期學易經的進展如何?」為命題進行占問,得「遇井之坎」的回應,到底要如何看待?

  學習的歷程,真的就像挖一口井一樣。而井卦六爻循序漸進、層層推高的描繪,則隱合於學習的各個階段結果與應興應革之事的提示。「初六,井泥不食」,訴說著初學之時,對於所學之事仍混沌不明,根本無法投注於生活中加以運用的情況。「九二,井谷射鰒」,告訴我們所學已漸入佳境,有一般程度的理解,但仍有蓄積不足,或部分見解偏誤的景況。「九三,井泄不食,為我心惻」,則隱含著所學有成,但未能為人所知、見諸於用的遺憾情緒;爻辭緊接著勸勉我們將所學得的知識,積極的運用於日常生活中,經由實際表現獲取認同,就能共享成果的樣貌——「王明,並受其福」。

  真實世界,學與用難免存在落差,亦有因時變而至所學不足以應事的可能。「六四,井甃」,進一步描繪著將所學實際運用,並透過自省而知不足之後,更廣更深的學習,與任事之時的修正調整——「无咎」。「九五,井冽」,是所學終底於成,任事已可順意暢達的模樣;值此時候,更應發揮所長,積極投入服務人群的工作——「寒泉食」(註1)。

  欲蓄積至大成,必依於「養」方能得之;「養」又依於真實的踐履,方可達其蓄積之功。因此,最末一爻「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才會期望我們更積極的將所習得的一切,落實於生活中與眾人分享——養人,以開啟良善互動關係的基礎——養信,更進一步讓此「善之長」源源不絕的蓄積著——養善(註2),然後,待得超越那臨界點,終能得到「大成」的境界。

  佛典中有一段對話發人省思:「比丘阿那律向他的法友舍利弗說:『縱使得到禪定、堅定不移的精進及安住的念,他仍然無法突破而完全證悟』(就筆者而言,此番話語並無不妥)。舍利弗回答時卻指出:『阿那律誇耀禪定,只不過是一種傲慢的顯現;他堅定不移的精進,只是一種掉舉;而他關心尚未證悟,正是憂慮』。」(註3)原來,在學習的每一階段,若不能因此學習「看到或認出」自己的不足或過患之處,我們便無法再正確的精進向前以獲得最終的成果。

  事實上,課堂上學員占得「遇井之坎」,除了有助於他依於井卦之義建構正確的學習態度之外,更期勉他看到或認出現階段習易的重點是「見諸於用」,以體證所學。因為,就他個人的情況而言,九三爻所說的「王明」的王字,指的正是他自己;而欲求將所學達於「明」的境界,必得在現實世界進行「習坎」——在生活中直接、反覆的面對挑戰的作業,期能體證所學。果真能夠如此的踐履,則其後「有孚,維心亨,行有尚」三項要件的逐次落實(註4),自是指日可待之事,又那裡需要有忐忑不安的情緒呢?

  另外,於此井卦《象傳》所言:「君子以勞民勸相」,倒是提供一個有趣的訊息:尋得一個可以相互牽引、促成學習有效提昇的環境——對的人、對的學習場域——是其當務之事。或許我們在人生的旅程中,一切的學習都需要善知識的引導吧。而坎卦《象傳》之語:「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直指「不論是欲求開啟己身的生生進展或群體的文明發展,在險難中依序逐漸的、持續不斷的學習、突破及推進,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課題。其中,除了找到『心』所嚮往的目標,確切的執行之外,若想讓自己在正確的軌道上運行,於內就要督促自己常修德行,以獲得邪念不能入其中的正念。於外更要藉由正念的護衛,日習教事,使衰俗不能亂己之所守。」(註5)其實,不論是占得坎卦或「之坎」,都存在著正向的意義,等待我們透過實際的行動一一的開啟,並促使自己獲得日日新的成長資糧。如此看來,我們又何須變成習慣性浮濫想像的俘虜,而令自己有異樣的情緒。
 

註1:食字,於此有「為人所用」之義。
註2:善,依於向智尊者之言:「是一種心理健康的狀態,道德上的無過失,以及有美好愉悅的業報
    」。《法見》/向智尊者 著/香光書鄉編譯組 譯/頁172

註3:《念住:通往證悟的直接之道》/無著比丘 著/釋自鼐、釋恆定、蘇錦坤、溫宗堃、陳布燦、
    王瑞鄉 翻譯/ 香光書鄉出版社/頁228

註4、5:詳筆者所著《用易經閱讀人生.不經一番寒澈骨,那得梅花撲鼻香》針對坎離二卦的闡釋,
    天行書苑出版/頁515~518及頁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