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夷

洪荣彬学长

  《论语》万言,未有“苦”字 !谓何?

  因为心中有“道”。
 

  大哥一生到目前为止,只从事过一种行业,就是“木制家具”的传统制造业。他坚持好的家具能够带给人们幸福。所以他从最基础的初段刨木工做起,一路到现在已是动辄管理两、三千人工厂的专业协理。我常觉得大哥的人生脚步,就如他工厂里的木头年轮一般,固执,却也是一步一脚印。

  最近的十年里,大哥一直辗转在大陆各地扮演救火队的角色。哪一家公司遇到亏损,就挖他前往整顿。大哥会从人事、采购、设计到工厂制造流程亲自逐一调整、改善。但是,一旦顺利转亏为盈,也就是他要被迫离开的时候了。通常每一次转换公司的期间,想给自己留一个月的假都很难,总是一离开,就被急急的架往另一家公司上工。直到今年…。

  大哥赋闲在家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而且完全没有复业的迹象。我去了两次,大哥从没提起这件事,但是整个家的气氛却异常诡谲。前天大嫂来电求助,要我帮忙劝劝他,别这么死心眼。大环境不好,不要再挑三拣四的,把找上门来的工作机会一个一个的往外推。

  我为他这段期间的事业运占卦,结果占得“明夷”卦。一个“光明”受伤、大环境糟到必须咬牙苦撑的卦。大嫂听完叫苦连连,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该怎么来跟不相信“数术”的大哥谈《易》卦呢?只能先告诉大嫂等我隔天去了再说。
 

  经过一夜的苦思,我决定赌一赌…。

  “大哥,我知道你从不迷信,只坚信天道酬勤。今天就算是给做兄弟的面子,就由你来问问题,而我仅用我自己为你占的卦来回答。如果答案不对,我们就此打住,咱兄弟俩今晚就只管喝酒聊天、风花雪夜,好不好?”大哥没料到我有这一招,先是一脸错愕,然后…。

  “好,那我现在在想什么?”问题简单,却是犀利。

  “因为讲究所以不愿意将就!一身扎实的本事与一腔光明的理念,专等识货的君子。就像水上三兄弟之挺宋江、千里马之待伯乐。”从大哥脸上逐渐柔和的线条看来,卦象是准的。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问题依然简单,但不怀好意。

  “是大环境的问题,跟你有没有错、是不是君子都无关。有如一只大鸟飞著飞著,天突然就暗了下来,只好迫降;或像孔子困于陈蔡。我们能说鸟或是孔子做错了什么吗?

  也许是大老板理念走偏了,很多人经营工厂只是为了赚汇差、贸易优惠或是炒地皮,你无法改变、也不想尸位素餐更不愿意同流合污;

  也或许是欧美金融风暴,订单不继…。”好不容易进行到这儿了,可不能出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顺势再依“明夷”卦夸他一下好了。

  “那现在我该怎么做?”终于来了。

  “首先──

  外在,要顺着天意、大环境,不要因此而怨天尤人、惩罚自己;内在,还是要坚持心中的信仰、固守诚正光明的信念,意即外表柔顺而内心文明。

  其次──

  学习周文王囚于纣,以‘韬光养晦’得脱大难;

  效法邓小平之于当权者,用‘以屈为伸’三落三起;

  仿效济公莅于众生,执‘寓清于浊’度化众生。

  最后──

  不要把自己关在家里,带大嫂到处出去走走,顺便打听同业之间的资讯,好让自己往后再接受邀约时心里可以有个底。”心理辅导完之后,终于可以有一些明确的功能性建议了。

  “你预估这种情况何还会再持续多久?”没预料到大哥最后还会来这么一招。

  “三个月”我干净俐落的回答。不能犹豫,否则大哥不会信,那就连之前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的。

  其实卦象上,三、六、九个月都有可能,反正从一开始承诺大哥以问答的方式解卦,就已经是在赌了,都到最后了索性就赌大一点。
 

  当晚大哥拿出三十年的陈年高粱来时,我就知道今晚不管卦象论得准不准,他们的心都已经得到纾解了,这样也算是功德圆满。虽然最后我是醉到被抬回家的。

  三个月零八天之后,大哥果然又收拾行李重回战场。唉…,当初应该赌“百日之内”的,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