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孚

洪荣彬学长

  如果没有爱,不愿生此世界;
  如果没有家,不必定做人身。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来帮这个孩子。十五岁,拉帮结派、游手好闲、冥顽不灵…。

  一个多月前他父亲带他来时,第一眼我以为看到割肉还母、剃骨还父的哪吒。只是比哪吒更多了一份对人充满狐疑的不安全感。简单的说,哪吒的叛逆是因为正义;而他的凶悍则是为了掩饰内在的空虚和不安。几次相处下来仍无进展,又苦苦在“文字学”及“人性”里找不到方向,于是我罕有的决定为这孩子占一卦──

  《中孚》之《家人》。

  这下子更傻眼了,我完全不知道‘易经’到底在说什么。《中孚》的中心精神“信、望、爱”,跟这孩子无论如何也挂不上一点关联。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上周才露出曙光。
 

  孩子的祖父母,因为不信任将孙子交给一个没有任何专业证照的人辅导,所以想来看看我。原本对此一再表示歉意的父亲,却被我热诚表示欢迎的态度吓了一跳。

  长辈来访的那天,我特地到捷运站口去迎接,那是一对打扮得体、温和而且有教养的老夫妇。在接下来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上,我们遇到了一位衣着褴褛、满头银发而且身躯佝偻的拾荒老人。当她蹒跚的推著嘎嘎作响的手推车与我们擦身而过之后,我清楚的听到身旁长辈的轻声对话。

  奶奶说“真可怜,她的晚辈怎能如此不肖,任一个老人家如此孤单的过著这样的生活…”。

  爷爷则说“真希望我到了她这个年纪的时候,仍能像她一样健康,不需要依赖别人…”。

  而我知道的事实是,这位老人家是我们这附近的地主,子贤媳孝。而且她不仅捐出一块地给慈济做回收,自己也亲力亲为参与其中。

  我们三人看到的是同一幅画面,反映在自己内心的却是全然的不同──

  奶奶内心真正说的是“我恐惧孤单、担心没人爱、害怕被遗弃”;

  爷爷的话中话是“我没有资格被爱,也没有被爱的能力”;

  而我则是“希冀利用财施、力施助人积德,以绑架神给我一个幸福的来世,所以我没有爱人的能力”。

  难怪佛家要说“这空间的一切皆属幻相”。

  每一个外在的表相反映在自己心里的内容,才是人生真正的功课与真相。这就是心理学的“投反射”原理、人性里的“心印”法则。

  教我“人性”的老师曾经告诉我“人生的目的,就是要透过各种学习来不断的精纯自己的能量”。我现在则更明确的知道,人生的目的就是来学习“爱”的,不论是“爱人”或是“被爱”。

  至此,整个卦象在我的脑子里突然的就清晰起来了。
 

  原来,爷爷的妈妈是家中地位低下、没有发言权的“童养媳”,所以导致爷爷从小就没有自信,表面看似独立、不愿意麻烦别人,实质则是害怕被拒绝、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别人的爱;

  奶奶是养女,害怕被遗弃,是标准的“养女情结”,因为自觉被父母遗弃,跟养父母又要不到爱,所以十六岁就急着嫁给爷爷,试图跟自己的先生、孩子讨爱;

  父亲则从小就被教育只要读好书,其余都不用管,所以也就从没机会学习付出和爱人。

  每个人都喜欢拥有“被需要”的成就感;也都渴望能有“助人为乐”的幸福感。但是在如此的家族业障链不断的滚动之下,可以想见这个孩子从小就被剥夺了这样的机会,因此爱人和被爱的能力也都付之厥如。

  自己没有的东西怎能给得了人?如果家中的长辈本身没有爱,那给孩子的爱是假的、是溺爱。
 

  《中孚》卦,讲求信、望、爱,并且能够如春风化雨般普及于众生。表达的是包含智慧、方法与希望的全面之爱;

  《家人》卦,重点在于,内在的文明底蕴与风范的养成,来自于严以律己、有自省能力的家长的身教。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学习爱,都是从家人起始的。

  记得为孩子留一道缺口,让外面的阳光可以透进来,也有能力让一些幸福流向别人。不要因为错误的“爱”而阻断了孩子学习“爱”的机会。

  当然,学习得先从我自己开始,才能扮演好《家人》卦里以身作则的“严君”。

« 上一则文章: 下一则文章: 明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