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孚

洪榮彬學長

  如果沒有愛,不願生此世界;
  如果沒有家,不必定做人身。
 

  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實在不知道該怎麼來幫這個孩子。十五歲,拉幫結派、遊手好閒、冥頑不靈…。

  一個多月前他父親帶他來時,第一眼我以為看到割肉還母、剃骨還父的哪吒。只是比哪吒更多了一份對人充滿狐疑的不安全感。簡單的說,哪吒的叛逆是因為正義;而他的兇悍則是為了掩飾內在的空虛和不安。幾次相處下來仍無進展,又苦苦在「文字學」及「人性」裏找不到方向,於是我罕有的決定為這孩子占一卦──

  《中孚》之《家人》。

  這下子更傻眼了,我完全不知道『易經』到底在說什麼。《中孚》的中心精神「信、望、愛」,跟這孩子無論如何也掛不上一點關聯。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上週才露出曙光。
 

  孩子的祖父母,因為不信任將孫子交給一個沒有任何專業證照的人輔導,所以想來看看我。原本對此一再表示歉意的父親,卻被我熱誠表示歡迎的態度嚇了一跳。

  長輩來訪的那天,我特地到捷運站口去迎接,那是一對打扮得體、溫和而且有教養的老夫婦。在接下來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上,我們遇到了一位衣著襤褸、滿頭銀髮而且身軀佝僂的拾荒老人。當她蹣跚的推著嘎嘎作響的手推車與我們擦身而過之後,我清楚的聽到身旁長輩的輕聲對話。

  奶奶說「真可憐,她的晚輩怎能如此不肖,任一個老人家如此孤單的過著這樣的生活…」。

  爺爺則說「真希望我到了她這個年紀的時候,仍能像她一樣健康,不需要依賴別人…」。

  而我知道的事實是,這位老人家是我們這附近的地主,子賢媳孝。而且她不僅捐出一塊地給慈濟做回收,自己也親力親為參與其中。

  我們三人看到的是同一幅畫面,反映在自己內心的卻是全然的不同──

  奶奶內心真正說的是「我恐懼孤單、擔心沒人愛、害怕被遺棄」;

  爺爺的話中話是「我沒有資格被愛,也沒有被愛的能力」;

  而我則是「希冀利用財施、力施助人積德,以綁架神給我一個幸福的來世,所以我沒有愛人的能力」。

  難怪佛家要說「這空間的一切皆屬幻相」。

  每一個外在的表相反映在自己心裏的內容,才是人生真正的功課與真相。這就是心理學的「投反射」原理、人性裏的「心印」法則。

  教我「人性」的老師曾經告訴我「人生的目的,就是要透過各種學習來不斷的精純自己的能量」。我現在則更明確的知道,人生的目的就是來學習「愛」的,不論是「愛人」或是「被愛」。

  至此,整個卦象在我的腦子裡突然的就清晰起來了。
 

  原來,爺爺的媽媽是家中地位低下、沒有發言權的「童養媳」,所以導致爺爺從小就沒有自信,表面看似獨立、不願意麻煩別人,實質則是害怕被拒絕、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別人的愛;

  奶奶是養女,害怕被遺棄,是標準的「養女情結」,因為自覺被父母遺棄,跟養父母又要不到愛,所以十六歲就急著嫁給爺爺,試圖跟自己的先生、孩子討愛;

  父親則從小就被教育只要讀好書,其餘都不用管,所以也就從沒機會學習付出和愛人。

  每個人都喜歡擁有「被需要」的成就感;也都渴望能有「助人為樂」的幸福感。但是在如此的家族業障鏈不斷的滾動之下,可以想見這個孩子從小就被剝奪了這樣的機會,因此愛人和被愛的能力也都付之厥如。

  自己沒有的東西怎能給得了人?如果家中的長輩本身沒有愛,那給孩子的愛是假的、是溺愛。
 

  《中孚》卦,講求信、望、愛,並且能夠如春風化雨般普及於眾生。表達的是包含智慧、方法與希望的全面之愛;

  《家人》卦,重點在於,內在的文明底蘊與風範的養成,來自於嚴以律己、有自省能力的家長的身教。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間學習愛,都是從家人起始的。

  記得為孩子留一道缺口,讓外面的陽光可以透進來,也有能力讓一些幸福流向別人。不要因為錯誤的「愛」而阻斷了孩子學習「愛」的機會。

  當然,學習得先從我自己開始,才能扮演好《家人》卦裏以身作則的「嚴君」。

« 上一則文章: 下一則文章: 明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