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生命的意义?

刘哲雄老师讲授

  当笔者利用研讨艮卦之时,以“生命是什么?”进行占解并于课堂上分享后,亦请学员们试着以同样或相似的命题进行占问。或许真是如影随形之累世业行的具体呈现,所得到的回应,果真如乾卦《彖传》所云:“乾道变化,各正性命”——每一个人都有着“各如其分”的生命议题与当行的功课。学员中有人以“生命的意义?”进行探问,占得“遇中孚之颐”。试解之:

  中孚之卦象,呈现出“内虚柔、外刚实而刚得中”的样貌。“内虚柔”,意味在人际间的运旋,能够以最大的包容及弹性,受纳一切喜欢或不喜欢的状况。“外刚实”,直指具足自立自强以自保的防卫能力。“刚得中”,则欲令我们不自恃强健,以“信及豚鱼”的真诚之心,怀抱平衡、平等的态度,运转最符合时宜的行动(注1)。然后就可以在此三者共生互融的底蕴下,稳固的去开展生命的全新局面。不过,我们理应切记:“内虚柔、外刚实而刚得中”三者,本就会随着生命经验的堆叠累加,呈现出因时而变之层次与程度上的差异。而是否能够达成此世之生命的期望值,颐卦之言“贞吉,观颐,自求口实”——端视个人能否时时清明的自省自察,及自身精勤践履的程度而定了。

  “清明”意味“能够时时提起正念、醒觉的面对一切变化”的样态。只有依于“清明”状态,才能够精确无误的将精勤践履的行动,导向每一个人的生命目标。中孚卦“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的影像,正是一个唯有在人我皆“清明”的状态下才得见的结果。更进一步,才有那“九五,有孚挛如,无咎”——自信又真诚的开启彼此互信的良善互动,如有“同体之爱”般的相牵相连的固结在一起,进一步齐力朝着“至善之境”推进。可是在过程中,所应“精勤践履”的又是什么呢?大有卦《象传》所言:“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提出了精要的见解。

  “遏恶”显现在“令已生的恶、不善法减弱、消失,及令未生的恶、不善法不生起”的层面上。而“扬善”则定基于“令未生的善、善法生起,及令已生的善、善法增长”上。“遏恶扬善”恰如佛典《三十七道品》中所言说的四正勤,是令生命倾向于良善,甚至于直到获得“止息一切苦”——涅槃的基本作为。而且,亦只有在此一基础上,其后“顺天休命”的语词,才能真的在现实世界被看到它那“依于势、顺于理、合于时之使命的实践与彰显,及其终必使生命获致美善、幸福的具体呈现。”不过,“遏恶扬善”的功夫说来容易,而见诸于实践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万法唯心造。一个人的心念引动行为,长期的行为模式形塑出个人的习气,长期的习气塑造一个人的性格,而性格决定了个人的命运(注2)。可见得,想要改造自己的命运,要以改造自己的心做为起点。

  禅修是一次次欲令心远离毒害,并使心倾向于良善的训练过程,也就是从心做起的“遏恶扬善”功夫。当笔者暂时脱离现实生活,进入“身、心皆独处”的向内探索之时,往往在一个小时的静坐中,过去的种种业行,总是转化成各类型的想蕴、影像或编织著故事,吸引着我投入其中,令失念的心随着想蕴、影像或所编织的故事到处漂荡…。还好,心的训练渐渐的有了些许成效,令自己更能够察觉内在的想蕴、影像与编造的故事而不要有所回应。由于心逐步的倾向于平衡看待各类喜欢或不喜欢的事情,在生活中,也就能够以较平静的心,缩短情绪起伏的时间,更清楚的看到一切事物的生起、结束,清楚认出“无常、苦、无我”的事实(注3)。

  在人间世,虽然我依旧会受到诱惑或恐惧心的威胁而偏离个人已然设定的生命轨道,但总会在忆念起“人身难得”的情况下,再次踏上生命修习的道路——随观“身、受、心、法”,进行从心做起的“遏恶扬善”功夫。在此,笔者亦祈愿:“人人都能以理解与爱之眼看自己”,踏上自己的生命旅程,寻得生命的意义。

 

注1:所谓“最符合时宜的行动”,系指“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又能够继明以照于四方”的行动。
注2:摘录自《智慧的心——佛法的心理健康学》/杰克‧康菲尔德(Jack Kornfield) 著/周和君 译/
    张老师文化/页279

注3:“无常、苦、无我”,即为原始佛典所言说的三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