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生命的意義?

劉哲雄老師講授

  當筆者利用研討艮卦之時,以「生命是什麼?」進行占解並於課堂上分享後,亦請學員們試著以同樣或相似的命題進行占問。或許真是如影隨形之累世業行的具體呈現,所得到的回應,果真如乾卦《彖傳》所云:「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每一個人都有著「各如其分」的生命議題與當行的功課。學員中有人以「生命的意義?」進行探問,占得「遇中孚之頤」。試解之:

  中孚之卦象,呈現出「內虛柔、外剛實而剛得中」的樣貌。「內虛柔」,意味在人際間的運旋,能夠以最大的包容及彈性,受納一切喜歡或不喜歡的狀況。「外剛實」,直指具足自立自強以自保的防衛能力。「剛得中」,則欲令我們不自恃強健,以「信及豚魚」的真誠之心,懷抱平衡、平等的態度,運轉最符合時宜的行動(註1)。然後就可以在此三者共生互融的底蘊下,穩固的去開展生命的全新局面。不過,我們理應切記:「內虛柔、外剛實而剛得中」三者,本就會隨著生命經驗的堆疊累加,呈現出因時而變之層次與程度上的差異。而是否能夠達成此世之生命的期望值,頤卦之言「貞吉,觀頤,自求口實」——端視個人能否時時清明的自省自察,及自身精勤踐履的程度而定了。

  「清明」意味「能夠時時提起正念、醒覺的面對一切變化」的樣態。只有依於「清明」狀態,才能夠精確無誤的將精勤踐履的行動,導向每一個人的生命目標。中孚卦「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的影像,正是一個唯有在人我皆「清明」的狀態下才得見的結果。更進一步,才有那「九五,有孚攣如,无咎」——自信又真誠的開啟彼此互信的良善互動,如有「同體之愛」般的相牽相連的固結在一起,進一步齊力朝著「至善之境」推進。可是在過程中,所應「精勤踐履」的又是什麼呢?大有卦《象傳》所言:「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提出了精要的見解。

  「遏惡」顯現在「令已生的惡、不善法減弱、消失,及令未生的惡、不善法不生起」的層面上。而「揚善」則定基於「令未生的善、善法生起,及令已生的善、善法增長」上。「遏惡揚善」恰如佛典《三十七道品》中所言說的四正勤,是令生命傾向於良善,甚至於直到獲得「止息一切苦」——涅槃的基本作為。而且,亦只有在此一基礎上,其後「順天休命」的語詞,才能真的在現實世界被看到它那「依於勢、順於理、合於時之使命的實踐與彰顯,及其終必使生命獲致美善、幸福的具體呈現。」不過,「遏惡揚善」的功夫說來容易,而見諸於實踐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萬法唯心造。一個人的心念引動行為,長期的行為模式形塑出個人的習氣,長期的習氣塑造一個人的性格,而性格決定了個人的命運(註2)。可見得,想要改造自己的命運,要以改造自己的心做為起點。

  禪修是一次次欲令心遠離毒害,並使心傾向於良善的訓練過程,也就是從心做起的「遏惡揚善」功夫。當筆者暫時脫離現實生活,進入「身、心皆獨處」的向內探索之時,往往在一個小時的靜坐中,過去的種種業行,總是轉化成各類型的想蘊、影像或編織著故事,吸引著我投入其中,令失念的心隨著想蘊、影像或所編織的故事到處漂蕩…。還好,心的訓練漸漸的有了些許成效,令自己更能夠察覺內在的想蘊、影像與編造的故事而不要有所回應。由於心逐步的傾向於平衡看待各類喜歡或不喜歡的事情,在生活中,也就能夠以較平靜的心,縮短情緒起伏的時間,更清楚的看到一切事物的生起、結束,清楚認出「無常、苦、無我」的事實(註3)。

  在人間世,雖然我依舊會受到誘惑或恐懼心的威脅而偏離個人已然設定的生命軌道,但總會在憶念起「人身難得」的情況下,再次踏上生命修習的道路——隨觀「身、受、心、法」,進行從心做起的「遏惡揚善」功夫。在此,筆者亦祈願:「人人都能以理解與愛之眼看自己」,踏上自己的生命旅程,尋得生命的意義。

 

註1:所謂「最符合時宜的行動」,係指「如其分、得其宜、合於時又能夠繼明以照於四方」的行動。
註2:摘錄自《智慧的心——佛法的心理健康學》/傑克‧康菲爾德(Jack Kornfield) 著/周和君 譯/
    張老師文化/頁279

註3:「無常、苦、無我」,即為原始佛典所言說的三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