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愛情

激烈、寂静、哀伤的爱也是梦幻泡影-挪威森林

林仟雯学姐

  “过去我从未写过相同类型的小说,但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想写一次的小说类型,这个类型就是恋爱小说,虽然是老旧的名词,但我想不到比这更好的说法。激烈、寂静、哀伤,100%的恋爱小说”这是村上春树对作品挪威森林的描述,或许我们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体验这样令人心碎的爱,透过村上悠然深刻的文笔仿佛也这样的活过了!

  男主角渡边因同学Kizuki的自杀,就决定要承担起Kizuki女友直子的一生,书中描述“喂!Kizuki,我想我跟你不一样,我是决定活下去的,而且尽我的能力好好活下去,其实我也很难过,这都因为你留下直子,自己却死掉的关系哟。但我绝对不会遗弃他。为什么吗?因为我喜欢她,我比她坚强。…我可以感觉到所谓责任这东西…我不得不为了继续活下去而付出代价”,渡边对于直子的爱混杂迷恋与同情,面对始终无法走出死亡阴影的直子,充满理想性的责任感,有时也有脆弱茫然,那种无尽等待的悲情时常很迷人,或许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会有爱到无力或爱上不该爱的人的时候,纵算伤痕累累也不放手,与其说是为爱付出,其时附着在爱里的悲伤才是真正的眷恋,因为悲伤让人感受自己或说是神性的存在,所以本质上来看,我们爱的时常不是对方,而是爱那得不到的苦。

  直子在Kizuki死后,对于无法成为完全的人而深感挫折,她既是需要渡边的等待,也需要对自己无止尽的放弃来证明她对Kizuki的爱,应该说,她无法独自活下去,总是需要依靠,无论是依靠渡边或死去的Kizuki,她说“像这样紧紧跟你在一起时,我就一点不害怕了。多么恶劣黑暗的东西,都不会来引诱我了”,她以为她的依靠可以让她永远光明,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回应她,当渡边爱上绿的时候,她便无法继续活着了,因为渡边有可能没办法一如以往让她依靠了;我们常说寻找另一半,仿佛人天生就是残缺一半,所以要找到另一半来完整人生,这个想法让我们在爱情里前仆后继,总想找一个拯救者,有趣的是,多数人都争相等待救援,却鲜有人能当拯救者,事实上,这种思惟让我们在爱情里不停索取,纵算掏空对方竟也在所不惜,幸福往往就葬送了。

  “如今我也明白,她之所以会请求‘不要忘记我’的原因了。当然直子是知道的。她知道在我心中有关她的记忆总有一天会逐渐淡化下去。因此她才不得不那样要求我‘请你永远不要忘记我。记得我曾经存在过’”,这是此书的开场,也可以说就是结局,或许事件在一开始就结束了,开始与结束也可能是同一个点,以时间向度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死生之间或许并没有时间的概念,渡边体会到“死不是生的对极,而是潜存在我们的生之中”,金刚经上也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人时常执著某个点、某个观念,对过去记挂不忘,对现在误以为是结局,对未来过度幻想,因而迷失了!其实人生的美妙就是,最好的最坏的都会过去,好与坏没有人能占便宜,所以分别作何用处呢?因为生命只有阶段没有结局,而阶段也只是因缘聚合所示现罢了;直子的请求注定要淹没于人生大海中,至多也只成为渡边心中不可思议的记忆而已,其实就连渡边自己最后也会忘记自己的,要如何记得直子呢?话虽如此,人还是时常说出这样的傻话,因为傻话让人感到有盼望,也许哪天因缘再聚合,虽已不是当初人事,竟又是生命另一梦幻泡影,有趣的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