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7)入太庙每事问

石粤军学长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八佾〉

  当时孔子适卫之时,灵公身边有南子左右,有弥子瑕为男竉,有王孙贾主管军机、庶务。这三方势力本来相互拉锯,孔子的出现,为这微妙的关系投下变量。弥子瑕曾托子路告孔子:“孔子主我,卫卿可得也。”(《孟子‧万章上》),想拉拢孔子作为党羽,被孔子以“有命”回绝。因此王孙贵也来试探一下孔子的态度:“人家说:‘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是什么意思啊?”(按:此句应解为“与其去讨好主子身边的小人,还不如来投靠实际掌权的大臣,还比较有搞头”)孔子回答说:“这些都不对。要是老天降罪的话,去讨好什么都没用。”(按:此句应解为“别自抬身价了。要是主子一旦变心,你们俩啥也不是。”)“奥”指内室之西南隅,引为近臣、亲密的心腹,有深入、阴私之意。“灶”则是灶神,代表有食物,正是“主持中馈”,掌管一切事务大权的执事者。此句似以“祭礼”的象征来说,却是意在言外,反应出孔子的性格和自我的坚持。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曰之曰:“是礼也?”〈八佾〉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八佾〉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八佾〉

  太庙原是祭祀天子(开国祖),但周公因为辅佐帝王,功德浩大,故其宗庙亦称太庙。周公的封地在鲁,孔子到祭祀周公的太庙去参拜,他看见其中各项礼制、作为,无一不详细询问原委、由来。好事者就说:“人家不是说鄹人之子(指孔子),不是很懂礼制的吗?怎么会入了太庙后,每件事都问个不停呢?”孔子之父叔梁纥,曾在鄹地居住工作,故人戏称孔子为“鄹人之子”有轻蔑的意思。后句回答有二,一是作肯定句回答;孔子听到就说:“这是礼啊!”代表谨慎,再次验证所知的学问。二作疑问句解;指当时礼乐崩坏,故太庙中诸多不合礼制之事,均已合理化。孔子感叹:“这是礼吗?”今以后者较符合当时社会情况。

  第二句中“射不主皮”是过去乡射中的习俗,也就是“点到为止”的意思。“主”就是中的,“皮”则指箭靶,在此作动词用,指力透而贯穿。这是指射箭主中鹄而不贯皮,因为依不同的对象有不同分级,如当今的羽量级、重量级等。“科”正是“等级”之意。第三句中子贡与孔子谈“告朔之饩羊”,“告”音谷,“告朔”即过去天子于冬季颁布来年各月的大事纪,告之诸侯。在告朔之后则以牲羊赏赐于使者分享。“饩羊”即生牲。子贡因有鉴于周幽王后已不告朔,而鲁无存此礼之理,故建议鲁撤去此牺牲。孔子回答:“子贡你可惜无谓的牺牲,而我却是珍惜这样的礼制精神啊!”此一回答有二意:朱子以为孔子希望能够保留这样的礼制,供后人追寻参考。又暗喻王政不行,而无人注重礼制,因此在有形的牲礼之外,更强调无形的精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