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5)礼与其奢也宁俭

石粤军学长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八佾〉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八佾〉

  林放此人生平均付之阙如,但此两句就让他在历史上留名千古。他问“礼”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孔子赞许这个提问,以“大哉问”说这个好问题,具有启发性。孔子意在形式上讲究,不如在本质上追求。因此举了二个对比的例子补充:要是“侈陈排场,却不符合应有的身份”与“过于减省,连该有的也省去”,这两者虽不合礼,但仍取其简;要是“丧礼的礼节熟嫺,却没有感情”与“感情哀伤却有失节文”,这两者亦取后者。正是因为内在的态度更胜外在的形式,故课文中引《礼记‧檀弓》中“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易”指表面上各项规矩都具备,礼数周到之意;“戚”则是心情沉重而感同身受。在《易》中以“离”卦有“戚嗟若”,就是能以同理心体会。“小过”卦中谈“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就是指出在现实的操作上,或许不能如理想进行,但秉持着“有心”的态度,则可以弥补一切不足。在“既济”九五有“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实受其福。”、“损”卦中谈“曷之用,二簋可用享”,都在强调心态更胜形式的观点。墨子也主张“薄葬”,要以俭省为先,都有相同的意思。

  第二句中又谈到林放,藉以点出季氏的作法,难道是insult the intelligence of 泰山之神?以为用僭越的手法,就能得到庇佑?林放在上句中以“礼之本”作为对形式主义的反省,而季氏不解,企图仿天子到祭于泰山。时值冉求在季氏处当差,孔子问冉求是否能够阻止?冉求有困难而拒绝,孔子才有如此之论。“旅”就是行旅,到泰山去是古时天子祭天的礼制。天子可至天下名山大川祭祀,而诸侯只能在其国中,至于大夫仅限于家庙。“救”指阻止,劝阻。现今季氏僭越而为又不听劝阻,孔子坚信泰山之神亦不受此不当之礼。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八佾〉

  本句重点在“争”的意义,孔子以为君子是不争,具有谦德。但在不同情况下会有竞赛、输赢,真要以此来说的话,“射”或许可以说是一种形式上的“争”。以过去的“六艺”而言,其中“射”就必然会有高下,但这只是为了教育的目的,作为人格教育的一环,因此恭敬礼让才到比试台上射箭,较量后仍能把酒言欢。这样的“争”,着眼在过程而非结果,不是以获胜为唯一标准,不把对手当作敌人。要超越的对象反而是自己,不是对手,这才是一种“君子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