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5)禮與其奢也寧儉

石粵軍學長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八佾〉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八佾〉

  林放此人生平均付之闕如,但此兩句就讓他在歷史上留名千古。他問「禮」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孔子讚許這個提問,以「大哉問」說這個好問題,具有啟發性。孔子意在形式上講究,不如在本質上追求。因此舉了二個對比的例子補充:要是「侈陳排場,卻不符合應有的身份」與「過於減省,連該有的也省去」,這兩者雖不合禮,但仍取其簡;要是「喪禮的禮節熟嫺,卻沒有感情」與「感情哀傷卻有失節文」,這兩者亦取後者。正是因為內在的態度更勝外在的形式,故課文中引《禮記‧檀弓》中「與其哀不足而禮有餘,不若禮不足而哀有餘」。「易」指表面上各項規矩都具備,禮數周到之意;「戚」則是心情沉重而感同身受。在《易》中以「離」卦有「戚嗟若」,就是能以同理心體會。「小過」卦中談「君子以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就是指出在現實的操作上,或許不能如理想進行,但秉持著「有心」的態度,則可以彌補一切不足。在「既濟」九五有「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損」卦中談「曷之用,二簋可用享」,都在強調心態更勝形式的觀點。墨子也主張「薄葬」,要以儉省為先,都有相同的意思。

  第二句中又談到林放,藉以點出季氏的作法,難道是insult the intelligence of 泰山之神?以為用僭越的手法,就能得到庇佑?林放在上句中以「禮之本」作為對形式主義的反省,而季氏不解,企圖仿天子到祭於泰山。時值冉求在季氏處當差,孔子問冉求是否能夠阻止?冉求有困難而拒絕,孔子才有如此之論。「旅」就是行旅,到泰山去是古時天子祭天的禮制。天子可至天下名山大川祭祀,而諸侯只能在其國中,至於大夫僅限於家廟。「救」指阻止,勸阻。現今季氏僭越而為又不聽勸阻,孔子堅信泰山之神亦不受此不當之禮。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八佾〉

  本句重點在「爭」的意義,孔子以為君子是不爭,具有謙德。但在不同情況下會有競賽、輸贏,真要以此來說的話,「射」或許可以說是一種形式上的「爭」。以過去的「六藝」而言,其中「射」就必然會有高下,但這只是為了教育的目的,作為人格教育的一環,因此恭敬禮讓才到比試臺上射箭,較量後仍能把酒言歡。這樣的「爭」,著眼在過程而非結果,不是以獲勝為唯一標準,不把對手當作敵人。要超越的對象反而是自己,不是對手,這才是一種「君子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