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4)人而不仁如礼何

石粤军学长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八佾〉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八佾〉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八佾〉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八佾〉

  在进入〈八佾〉中前四章,孔子对于当时政治的乱象提出他的批评:正是不知分寸的“失礼”乱象。首句中“八佾”原是天子舞于太庙之礼,却在乱世中被大夫施行于门庭之中,故孔子不爽到极点,说:“连这样都能纵容忍让的话,那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孔子以反面批评季氏,连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其篡位夺权的意图十分明显,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谓”即批评。

  除此之外,三家鲁大夫(孟孙、叔孙和季孙) 还把原本天子宗庙之祭的形式,搬到家祭之中,在祭礼结束时,歌〈雍〉。孔子以为是极大的僭越之举,并引用其中歌词来讽刺,说:“既然是咏‘天子庄严而诸侯相助’,那又怎会出现在大夫之家呢?”〈雍〉是《诗经‧周颂》的篇名,而“彻”是祭毕而收俎(祭礼)。“相维辟公”中“相”指相助,“辟公”指诸侯们;“天子穆穆”则描述天子庄严的神情。孔子对于此二事可说是充满了愤慨,因此接下来就批评“若没有仁心,这些礼法有何意义?这些乐章有何意义?”“仁”就是指内在的本质,要是没有本质而徒具形式(即此句中的“礼”与“乐”),这一切就失去价值。“仁”在意义上有“二人”或“三才”之意,代表对于人的关怀,扩及天地、鬼神的敬意;这一切自我膨胀的表现,只是所谓“色厉内荏”(〈阳货〉),就是指外在的强调反应出内在的空虚。

  末句中谈到“夷狄之有君”与“诸夏之亡”作对比,感叹中原乱象而仁义尽失。“夷狄”指边境外文明未开化之民族,“诸夏”指中原各国诸侯,相对文明者而言。此句有二解,一是指“夷狄虽有君主,但不若诸夏虽无共主而仍行礼乐”,二是“夷狄虽未开化,仍知有君主;而诸夏僭乱还不如未开化之民族”。由上下章句中所言,应取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