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3)君子周急不继富

石粤军学长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雍也〉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雍也〉

  在结束了“孝”的讨论后,由〈为政〉进入〈八佾〉的“礼”之前,这在〈雍也〉中并列的章句,说明了孔子对于同一件事情不同的处理态度 – 根据不同的情境有不同的对待:唯一的原则就是“周急不继富”,以此反应出“礼”的精神。“礼”被视为是一种规范,以维持一定的秩序,但所有的作为,不能失去其根本精神,也就是对人的关怀。因此,“礼”具有因时因地制宜的弹性,在此两句中,就充分显示这样的原则。

  “使”指出使,派任作为使者;“请粟”则是在公出时对家中的补贴照顾;“适”就是到任。子华要派任到齐国,他学长冉求就向孔子请求对子华家中的补贴。这时孔子可能任有官职,能够决定给予的补贴。只是孔子有点小气,要了三次都让冉求拿不出手,于是心一横,不管老师的指示就给子华家了不少好处。孔子知道以后,就说:“对于家庭状况好的人,我们给再多也不会让人觉得多,反而是对于需要的人,适时的帮助可能就能渡过难关。”正是边际效用的道理,因此是“周急不继富”。而原思正是家境不甚宽裕,却辞谢不应得、超过的官禄。孔子反而希望他不要推辞,反以此同理心,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宰”就是小官,“与”就是分送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