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0)父母唯其疾之忧

石粤军学长

  本篇以“孝”为主题,整理了《论语》中的相关篇章,作为儒家对于“孝”的观点。“孝”字由“老”与“子”两字合成,代表“子一代”对“老一代”应有的对待和态度。过去《孝经》传为孔子对曾子讲述孝道,并由曾子及其门人所记述而成,以为儒家对孝的观点;特别是“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的立论。后来《孝经》虽已被证实为伪书,只是统治阶级为了政治管理目的的手段之一,作为封建制度下从家庭到社会的制约;例如:在〈开宗明义〉章有:“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以此用来约束人对应统治阶层的规范。汉初特别着重“孝”,许多皇帝的諡号都加上“孝”字以为强调;“孝悌力田”更是一种政治的手段和教化宣传。然而,不可否认,《孝经》中正面的内涵和价值,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为政〉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为政〉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为政〉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为政〉

  在〈为政〉中四句由不同的对象所提出“问孝”,孔子都给予不同的回答;特别有意思的是孟懿子与孟武伯这对父子,反应出两代间的差异性。首句是孟懿子向孔子请教“孝”的意义,孔子就简单回答说:“无违。”回头时,孔子把这段对话告诉樊迟,樊迟不解,追问老师意思。孔子就breakdown “无违”到生活中的实践作法,说:“守住礼的原则,就是孝。”(即“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无违”一句,看似要人“无违父母心意”,实是要人遵守礼法,“无违礼制”– 这个回答恐怕是针对孟懿子的情况来说明,也是后来孔子问樊迟要补充的地方。在当时周天子势力衰微而各地诸侯群起,诸侯又往往受制于家臣。既然老大(天子)都管不住了,大家就想在既定的规矩中求突破,给予自己新的对待,以致礼法大乱。士大夫不解“孝”的真义,以为有了更高规格的待遇,就是孝道。孔子面对官场中人,只能提点,要人无论在何种情境下,都要回归“礼”的本质。父母在时,能发自内心的诚意关心照顾;而父母不在时,也不忘记他们的恩泽,在葬礼上尽心(“人之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子张〉)),在生活中追念,这才是真正的孝道。“祭”就是每年定期的上香感念,“御”就是驾车。孔子在此句中以“我”自称,恐怕是已经退下公职的身份,由弟子陪同去拜访。

  孟懿子的孝是“无违”,他儿子又该如何呢?孔子说:“父母唯其疾之忧。”也就是说,要有柔软的心,去体察父母和照顾自己。“唯其疾之忧”一说指“父母之疾”,当父母年纪大了,要能关心父母身体状况;另一说则是以同理心去思考,父母忧心子女,身为子女者,唯一能做的就是自立自强,不让父母忧心。这两解都可通,只是“疾”有身体与心性两个层面,就有形面来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而就心性面来说,就算不能做到“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的标准,至少也要能“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不让父母蒙羞才是。

  子夏与子游都是孔门文学之杰,两位向孔子问孝,孔子的回答当然就与外人不同,但是否有针对性,则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出,其中都包涵了一个精神,就是:物质上的对待只是其次,真心诚意的态度,强调心灵上的动力,发而为外在的表现(颜色),才是让人能够感受的“孝”。子游句中,首“养”为“奉养”,二“养”为“饲养”,两者的差别在于“敬”的心理状态。“犬马”一句,有指犬马受人饲养,若不敬则待父母与犬马无异;有指犬马可以为人提供劳务,但不知敬,故人子作为与犬马无异;另有“犬马”指小人,则小人可养父母,惟心无敬意,此非“奉养”真义。此三解均可通。

  而孔子对子夏的回答,亦有相同的意思;“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有事的时候出力,有好吃的先提供给父母享用,难道这样就是“孝”吗?)就是上句中“养”之意。在外在的表现上可以做到,但心中的诚意却是最难表现和实践的部份“色难”。“色”指颜色,也是人的态度、神色,不光是行礼如仪,更有心里的敬意。“难”有困难之意,作名词用;指人际互动中神色的表现是最困难的部份。又有“难以保持和颜悦色的态度”,作动词用。“弟子”与“先生”在此句中非单指师友关系,而是父子关系为起点,扩大延展至上一辈与下一辈的对应关系,回归到“孝”字中“考”与“子”的原点。“馔”就是饮食享用。

  子游与子夏两句“问孝”并列,有点意思:孔子对子夏从问题核心切入,点到重点再说明;与上句中对子游所言,采先举例再有结论不同 – 看得出来子夏与子游两人在处事和思考的逻辑完全不同,因此,孔子也给予不同的方式来教导。(这也可以从子游与子夏两人的教学逻辑不同得知,见〈子张〉篇中子游批评子夏门人只会“洒扫应对进退”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