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死刑犯的天堂:地天泰

赵世晃医师

  地天泰:是忏悔之心把恨换成爱,把恶换成善,如是灵魂找到天堂。

  “地”是阴柔与空间,“天”是阳刚与能量。天永远在地之上,阳永远在阴之上,男永远在女之上,能量永远歧视空间,这种没有变化或交换的状况,是易经最想改变的事。易经主张交易、交 换。所以天在地之下,阳在阴之下,男在女之下,能量开始尊重空间,易经说:这是大来小往,好 处多于坏处的“泰”,很健康通顺的样子。“泰”是生机无限,百业兴旺,国泰民安。但是交换不 只是经济、政治,交换无所不在。悲喜、爱恨、善恶、生死、色空,真理矛盾,过去未来,天堂地 狱,也随时在交换。因为作过器官移植医师,我在脑死器捐者拿出器官救活多种器官衰竭病人的 经验,让我对生死大义有了异于常人的洞见。这个世界太多病痛与仇恨了,我们需要救赎,需要交 换,需要打开爱与天堂的大门,我们需要更多的忏悔与祷告,以善换恶,以爱换恨。

  痞子张被押到刑场时,神智已经不太清醒。他向狱长请求让他事先喝醉,省去行刑时他还会记得自己在这个世间活过。他恶贯满盈的过去,令人发指的罪行,会让他伏法的新闻变得很讨喜,“或许还举国欢腾哩!”他在前一天夜里曾这样想过。杀人偿命,不赚不赔,这点他没有什么怨言,不过他的世界还有太多不公不义的事,管也管不完。以前他会以罗宾汉自居,为非作歹的表皮下有行侠仗义的骨子,以后不关他的事了,“就让那些该死而还活着的烂人继续吃香喝辣吧。”他的心里没有太多恨,忽然觉得很轻松,他签下了自愿器官捐赠同意书,反正死就这么一次,临走前赚一点好口碑也不差。

  “可以用的都留下,剩下的我也带不走。”他对狱长说著,同时一口气灌了一瓶高粱,宛如待一会儿就要去送颗花生给仇敌似的,像以前在五虎帮当杀手的日子一样。那颗花生射进他的后脑时,他听到一个声响,像一颗灯泡破掉的声音,只是房间没有变暗,反而变得一片刺眼的白亮。他觉得身体变得好轻,酒意也瞬间退了一干二净,像在作梦似的,他飘浮在空中,他看见条子和医护人员忙着搬动他的身体,帮他打点滴,插气管,送救护车。“哦伊……哦伊……”救护车在道路上疾驶,他坐在自己的身体旁边,像看着一个挂了彩的陌生人,正要送他去急诊处缝补。

  监视器上还有心跳的光点窜流,原来自己还活着,他听到一位护士问:“他犯了什么罪?要判死刑。”条子说:“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痞子张,连续抢劫,拒捕还杀了一名刑警,这位刑警还是他的小学同学,叫王世旺,留下一个刚出生的儿子。”

  在开刀房中,痞子张的身体被大体解剖般地划开,心脏、肺脏、肝脏、胰脏、肾脏、角膜,被搬得一空。看着自己器官被一一取出,他也不觉得痛,也没有想骂三字经的想法,倒是有很强的好奇心,他想知道这些像猪肝一样可以算斤论两的器官,到底可以救些什么人。他飘到隔壁的房间,看到他的心脏正被植入另一个人的胸腔,医生忙着在缝合血管,很多管线把血灌进又抽出,有人管帮浦,有人忙打药,有人换点滴,有人递器械,每人的脸色既专注又紧张,“原来杀一个人较简单,救一个人这么麻烦。”他深深感动着。没多久,他看到原来在冰水中静止不动的心脏又开始跳了起来,医护人员都欢呼出声,痞子张也跟着欢呼,仿佛是自己重生似的。陆续地,其他的房间也传来欢呼声,他知道这是手术成功的讯号,代表他的器官一一又活回来,用一种借尸还魂的手法,他们叫“器官移植”来着。

  回到自己的身体旁,痞子张开始有点悲伤,像一个圣诞老人刚刚把礼物分发完毕,带着一袋空空的背囊走下人生的舞台。他看到一位年轻医生在缝他身体上的伤口,那皮囊下空空荡荡的,只剩一团油油的胃肠。他那碗大的拳头如今松开着,像石雕一样一动也不动,无法再揍人或扣板机了;他那话儿垂在两腿之间,像挂在烧肉店里的鸭头,再也睡不醒了。当年最令他骄傲的两件东西,如今罪孽深重,无人问津。他量一下他的伤口长,大约有八十公分,从颈子一直到耻骨上方,还真长哩,比他砍过人的伤口都长。“砍得好,要作鬼比伤口谁比老子的长?俺欠谁的今晚一次还清,俺这次死的不冤,一句话,就是公平公道。”他自言自语。他想到自己的肉身如今四分五散,连密宗说的灵魂要在肉身附近守护七天七夜,他也不知道要守在那个部位才妥。“伊娘哩,反正下辈子当畜牲,管他守那里?怎么一个法师也找不到?干!”寻不到人问,他一路闲逛,来到加护病房。

  “王X贵,刘X品,高X权,陈X人,……”他把拿他器官的人名字看了一遍,竟没有一个认得的,他不禁笑了。这事还真讽刺,他在五虎帮争权夺利一辈子,没作过亏本的生意,教别人倾家荡产,卖妻鬻子的例子数不完,被人砍一刀,就砍人十刀来还,所以愈混愈大,愈赚愈凶。如今这器官就白白送给这些不认识的人,还不准登门道谢,“哈哈,现世报,现世报。”他正在苦笑,忽然听到后方警铃声大作,他下意识地蹲低身子,想夺门而逃,正要转身找门,发现是有一床病人心跳停止,医护人员正赶来急救。救了一阵,看是救不回来,家属哭哭啼啼,医生也垂头丧气的,宣布是败血症死亡。这时,他看到病人轻轻飘起在空中,还对他招手,这病人看来有八十岁,还不时咳几声,很和蔼可亲的样子。

  病人过来和他寒暄,“张先生,你好,我姓王,是王世旺的爸爸,你大概不记得了。”痞子张仔细一瞧,果真是王伯父,那边哭哭啼啼的不正是王嫂吗?这一下子,惊得痞子张一身冷汗,连忙说:“王伯父好,想不到是您,是什么病把你害死的?”王:“是肺气肿和肺炎,听说只有肺脏移植可以治好,可是我年纪太大,医生说不符合规定。”张:“那有这种事?我今天才被枪毙,捐了好多器官出来,我杀了你的儿子,理当还你一个重生,我这条烂命是你们王家的,那有给别人不给你的道理?我去找他们理论。”说著,就要去推医生的肩膀,可是怎么推就是推不动,急得满头大汗。

  王:“谢谢你的好意,这几年我百病缠身,也活得不耐烦,这次能解脱病痛,也算福气,就让我安心地走吧。你的肺脏在别人的身上,自有妙用,你虽然杀人,但今天也救了人,将功抵罪,或许可以上天堂也说不定。”

  痞子张听说他可以上天堂,眼睛睁得比鸡蛋还大。“可是我干了那么多坏事,还杀了你的儿子,看你好像也不太恨我,是怎么回事?”王伯父神祕地笑一笑,也不作答,迳自在床边看着哭啼中的亲人。果然,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痞子张一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堆白云上头。他问了路过的人,“这是什么地方?”每个人都慈眉善目的,对他频频微笑点头,却不回答。张一路闲逛,来到一处广场,见一人迎面跑来,一看,居然是他的枪下亡魂王世旺。王:“你终于来了,听我父亲说,你把器官捐了出来救人,可敬可佩,天使们现在为你举办一个欢迎会,我带你过去。”说著,拉着张的手就往一处霞光流动的方向走。不久,两人来到一处大厅,比一个山谷还大,鸟语花香,仙乐飘扬,祥云吉光,令人心旷神怡。众人及天使见张到来,皆起立鼓掌,相迎入内。张一辈子没见过这种阵仗,不禁红著脸,扭扭捏捏的像一个十八岁的姑娘。

  一位天使上台致词:“今天是天堂最光荣的一天,我们的痞子张在一念之间,拒绝了魔鬼,作了立地成佛的善行,展现了人性的大爱。他证明了上帝的承诺即使在最黑暗的角落,也有天堂存在。……”

  “怎么天使讲话也像辅导长?如果每天还要听训,这里岂不和监狱一样?”张拉着王到一边问:“我杀了你,你为什么一点也不恨我,还为我举办欢迎会?你不会觉得我恶贯满盈,没资格上天堂吗?”

  王说:“天堂与地狱的处所,不是你想像的一个在星空的高处,一个在地心的深处。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往往只差一片心意微妙的不同。每一颗心中都有通往天堂与地狱的路,你过去的行为让你深入地狱,可是死前的一念,把你升入天堂。以你的罪孽深重,几乎是魔鬼的代言人,却能在千钧一发间达成完美的救赎,非常难能可贵,跌破天堂与地狱的眼镜,所以天使们特别高兴。至于为什么我不恨你,恨,是通往地狱的钥匙,爱,则通往天堂,既然我在天堂,恨便是禁忌,只要一恨,我随时会落入地狱。”

  张:“可是由爱生恨,由恨生爱,人在一生中,爱爱恨恨的,纠缠不清,爱恨交加的例子数不胜数,人岂不是天天在天堂与地狱间奔走?”

  王:“没错,因爱生恨最是可悲,在恨中学习爱最是可贵。小爱小恨平时来来往往,出出入入,一下子不容易算准,可是大爱大恨,一注定江山,很容易算得分明。有时一不小心,天使也会变魔鬼。”

  原来天堂中有地狱,地狱中有天堂,痞子张回想自己的一生,赚最多的一次买卖,竟是死前把器官免费送人。

原文:
泰,小往大来,吉亨。
彖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
   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
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象曰: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象曰: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简译:
  泰是旺盛的生机,天地相交,小的付出换来大的收益,万物相通,上下交而理想同,内阳外阴,内强健外柔顺,内君子外小人,君子之道增长,小人之道消失。象征皇后用为民生财的标准解释天地之道,用帮忙服务的心态导正天地的合宜,让人民甘心臣服。初九,拔茅草一根拔起就连一片拔起,原来它们的根在地下是盘结一起的,象征不是好人才互有交往,小人往往也结党作恶,讨伐他们吉。九二,光明交泰之时,包容自己投入更蛮荒困苦的境地是必要的,甚至没有舟船也要渡河,不因其远而相忘,没有朋友,也要证明自己中正的行动是高贵的。九三,天地都在交换,没有崎路不变平的,没有付出不收获的,再辛苦也要坚正,不要忧心要有信心,将可享受赐福。六四,我们的四周充满交换的现象,蝴蝶翩翩飞舞不也呈现上上下下的样子?我们可学它们逍遥的样子,不急着自富,过著和邻居一样生活,不用戒心来阻挡交往,用信心来与邻居相处。六五,帝乙当了皇帝,嫁妹妹时也懂得交换的道理,用割舍和祝福来交换她一生的幸福,和自己心中的喜乐。上六,城的高墙倒塌了,又变回土堆,不要打仗,把自己的邑国管好就好,坚持求泰到极端是有羞吝的。

笔者心得:
  有交换的不只我们看得到的,我们看不到的也在交换,譬如在地下连根盘结的茅草,它和地上的枝茎是互通有无的(拔茅茹以其汇)。一般是空间包纳实物,可是在泰卦中万事皆可交换,能量也可包纳空间,譬如有才能的人可以到蛮荒之地开发(包荒),只要有力气和技术,没有舟船也可游泳过河(用冯河),只要心意强,再远的空间也不相忘(不遐遗)。若能把交换的理念当作一种价值观,则对人世的起伏变化会有更达观的态度,这正是一生最大的福报(无平不陂……,于食有福)。在交换的世界里,事物的价值会有波动,仿佛在飞的蝴蝶,忽上忽下,这让我们联想到股票的趋势图。波动的世界里,我们难免贪想不断往上冲,自己变得更富有,尤其要和邻居比较。或许一时更富了,但是快乐和情谊变薄了,那天风水轮流转,换邻居比你更富,那又有多难过呢?所以我们应学蝴蝶的逍遥飞舞(翩翩,不富以其邻)。人生到处是交换,连皇帝嫁妹妹也是,割舍中有纳福,伤心中有喜乐,既是结束又是开始,既是损又是益,我们要习惯这种人生的交换,更要祝福它(以祉元吉)。交换是必需的,但有时也是伤感的,当由盛而衰,由胜而败时,人难免会想力挽倾颓,甚至还逆天而行,强攻尚武,这是凶险的。否极泰来,泰极否来,这是天理循环,人应自知,不必自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