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死刑犯的天堂:地天泰

趙世晃醫師

  地天泰:是懺悔之心把恨換成愛,把惡換成善,如是靈魂找到天堂。

  「地」是陰柔與空間,「天」是陽剛與能量。天永遠在地之上,陽永遠在陰之上,男永遠在女之上,能量永遠歧視空間,這種沒有變化或交換的狀況,是易經最想改變的事。易經主張交易、交 換。所以天在地之下,陽在陰之下,男在女之下,能量開始尊重空間,易經說:這是大來小往,好 處多於壞處的「泰」,很健康通順的樣子。「泰」是生機無限,百業興旺,國泰民安。但是交換不 只是經濟、政治,交換無所不在。悲喜、愛恨、善惡、生死、色空,真理矛盾,過去未來,天堂地 獄,也隨時在交換。因為作過器官移植醫師,我在腦死器捐者拿出器官救活多種器官衰竭病人的 經驗,讓我對生死大義有了異於常人的洞見。這個世界太多病痛與仇恨了,我們需要救贖,需要交 換,需要打開愛與天堂的大門,我們需要更多的懺悔與禱告,以善換惡,以愛換恨。

  痞子張被押到刑場時,神智已經不太清醒。他向獄長請求讓他事先喝醉,省去行刑時他還會記得自己在這個世間活過。他惡貫滿盈的過去,令人髮指的罪行,會讓他伏法的新聞變得很討喜,「或許還舉國歡騰哩!」他在前一天夜裡曾這樣想過。殺人償命,不賺不賠,這點他沒有什麼怨言,不過他的世界還有太多不公不義的事,管也管不完。以前他會以羅賓漢自居,為非作歹的表皮下有行俠仗義的骨子,以後不關他的事了,「就讓那些該死而還活著的爛人繼續吃香喝辣吧。」他的心裡沒有太多恨,忽然覺得很輕鬆,他簽下了自願器官捐贈同意書,反正死就這麼一次,臨走前賺一點好口碑也不差。

  「可以用的都留下,剩下的我也帶不走。」他對獄長說著,同時一口氣灌了一瓶高粱,宛如待一會兒就要去送顆花生給仇敵似的,像以前在五虎幫當殺手的日子一樣。那顆花生射進他的後腦時,他聽到一個聲響,像一顆燈泡破掉的聲音,只是房間沒有變暗,反而變得一片刺眼的白亮。他覺得身體變得好輕,酒意也瞬間退了一乾二淨,像在作夢似的,他飄浮在空中,他看見條子和醫護人員忙著搬動他的身體,幫他打點滴,插氣管,送救護車。「哦伊……哦伊……」救護車在道路上疾駛,他坐在自己的身體旁邊,像看著一個掛了彩的陌生人,正要送他去急診處縫補。

  監視器上還有心跳的光點竄流,原來自己還活著,他聽到一位護士問:「他犯了什麼罪?要判死刑。」條子說:「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痞子張,連續搶劫,拒捕還殺了一名刑警,這位刑警還是他的小學同學,叫王世旺,留下一個剛出生的兒子。」

  在開刀房中,痞子張的身體被大體解剖般地劃開,心臟、肺臟、肝臟、胰臟、腎臟、角膜,被搬得一空。看著自己器官被一一取出,他也不覺得痛,也沒有想罵三字經的想法,倒是有很強的好奇心,他想知道這些像豬肝一樣可以算斤論兩的器官,到底可以救些什麼人。他飄到隔壁的房間,看到他的心臟正被植入另一個人的胸腔,醫生忙著在縫合血管,很多管線把血灌進又抽出,有人管幫浦,有人忙打藥,有人換點滴,有人遞器械,每人的臉色既專注又緊張,「原來殺一個人較簡單,救一個人這麼麻煩。」他深深感動著。沒多久,他看到原來在冰水中靜止不動的心臟又開始跳了起來,醫護人員都歡呼出聲,痞子張也跟著歡呼,彷彿是自己重生似的。陸續地,其他的房間也傳來歡呼聲,他知道這是手術成功的訊號,代表他的器官一一又活回來,用一種借屍還魂的手法,他們叫「器官移植」來著。

  回到自己的身體旁,痞子張開始有點悲傷,像一個聖誕老人剛剛把禮物分發完畢,帶著一袋空空的背囊走下人生的舞台。他看到一位年輕醫生在縫他身體上的傷口,那皮囊下空空蕩蕩的,只剩一團油油的胃腸。他那碗大的拳頭如今鬆開著,像石雕一樣一動也不動,無法再揍人或扣板機了;他那話兒垂在兩腿之間,像掛在燒肉店裡的鴨頭,再也睡不醒了。當年最令他驕傲的兩件東西,如今罪孽深重,無人問津。他量一下他的傷口長,大約有八十公分,從頸子一直到恥骨上方,還真長哩,比他砍過人的傷口都長。「砍得好,要作鬼比傷口誰比老子的長?俺欠誰的今晚一次還清,俺這次死的不冤,一句話,就是公平公道。」他自言自語。他想到自己的肉身如今四分五散,連密宗說的靈魂要在肉身附近守護七天七夜,他也不知道要守在那個部位才妥。「伊娘哩,反正下輩子當畜牲,管他守那裡?怎麼一個法師也找不到?幹!」尋不到人問,他一路閒逛,來到加護病房。

  「王X貴,劉X品,高X權,陳X人,……」他把拿他器官的人名字看了一遍,竟沒有一個認得的,他不禁笑了。這事還真諷刺,他在五虎幫爭權奪利一輩子,沒作過虧本的生意,教別人傾家蕩產,賣妻鬻子的例子數不完,被人砍一刀,就砍人十刀來還,所以愈混愈大,愈賺愈兇。如今這器官就白白送給這些不認識的人,還不准登門道謝,「哈哈,現世報,現世報。」他正在苦笑,忽然聽到後方警鈴聲大作,他下意識地蹲低身子,想奪門而逃,正要轉身找門,發現是有一床病人心跳停止,醫護人員正趕來急救。救了一陣,看是救不回來,家屬哭哭啼啼,醫生也垂頭喪氣的,宣布是敗血症死亡。這時,他看到病人輕輕飄起在空中,還對他招手,這病人看來有八十歲,還不時咳幾聲,很和藹可親的樣子。

  病人過來和他寒暄,「張先生,你好,我姓王,是王世旺的爸爸,你大概不記得了。」痞子張仔細一瞧,果真是王伯父,那邊哭哭啼啼的不正是王嫂嗎?這一下子,驚得痞子張一身冷汗,連忙說:「王伯父好,想不到是您,是什麼病把你害死的?」王:「是肺氣腫和肺炎,聽說只有肺臟移植可以治好,可是我年紀太大,醫生說不符合規定。」張:「那有這種事?我今天才被槍斃,捐了好多器官出來,我殺了你的兒子,理當還你一個重生,我這條爛命是你們王家的,那有給別人不給你的道理?我去找他們理論。」說著,就要去推醫生的肩膀,可是怎麼推就是推不動,急得滿頭大汗。

  王:「謝謝你的好意,這幾年我百病纏身,也活得不耐煩,這次能解脫病痛,也算福氣,就讓我安心地走吧。你的肺臟在別人的身上,自有妙用,你雖然殺人,但今天也救了人,將功抵罪,或許可以上天堂也說不定。」

  痞子張聽說他可以上天堂,眼睛睜得比雞蛋還大。「可是我幹了那麼多壞事,還殺了你的兒子,看你好像也不太恨我,是怎麼回事?」王伯父神祕地笑一笑,也不作答,逕自在床邊看著哭啼中的親人。果然,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後,痞子張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堆白雲上頭。他問了路過的人,「這是什麼地方?」每個人都慈眉善目的,對他頻頻微笑點頭,卻不回答。張一路閒逛,來到一處廣場,見一人迎面跑來,一看,居然是他的槍下亡魂王世旺。王:「你終於來了,聽我父親說,你把器官捐了出來救人,可敬可佩,天使們現在為你舉辦一個歡迎會,我帶你過去。」說著,拉著張的手就往一處霞光流動的方向走。不久,兩人來到一處大廳,比一個山谷還大,鳥語花香,仙樂飄揚,祥雲吉光,令人心曠神怡。眾人及天使見張到來,皆起立鼓掌,相迎入內。張一輩子沒見過這種陣仗,不禁紅著臉,扭扭捏捏的像一個十八歲的姑娘。

  一位天使上台致詞:「今天是天堂最光榮的一天,我們的痞子張在一念之間,拒絕了魔鬼,作了立地成佛的善行,展現了人性的大愛。他證明了上帝的承諾即使在最黑暗的角落,也有天堂存在。……」

  「怎麼天使講話也像輔導長?如果每天還要聽訓,這裡豈不和監獄一樣?」張拉著王到一邊問:「我殺了你,你為什麼一點也不恨我,還為我舉辦歡迎會?你不會覺得我惡貫滿盈,沒資格上天堂嗎?」

  王說:「天堂與地獄的處所,不是你想像的一個在星空的高處,一個在地心的深處。天堂與地獄的差別,往往只差一片心意微妙的不同。每一顆心中都有通往天堂與地獄的路,你過去的行為讓你深入地獄,可是死前的一念,把你昇入天堂。以你的罪孽深重,幾乎是魔鬼的代言人,卻能在千鈞一髮間達成完美的救贖,非常難能可貴,跌破天堂與地獄的眼鏡,所以天使們特別高興。至於為什麼我不恨你,恨,是通往地獄的鑰匙,愛,則通往天堂,既然我在天堂,恨便是禁忌,只要一恨,我隨時會落入地獄。」

  張:「可是由愛生恨,由恨生愛,人在一生中,愛愛恨恨的,糾纏不清,愛恨交加的例子數不勝數,人豈不是天天在天堂與地獄間奔走?」

  王:「沒錯,因愛生恨最是可悲,在恨中學習愛最是可貴。小愛小恨平時來來往往,出出入入,一下子不容易算準,可是大愛大恨,一注定江山,很容易算得分明。有時一不小心,天使也會變魔鬼。」

  原來天堂中有地獄,地獄中有天堂,痞子張回想自己的一生,賺最多的一次買賣,竟是死前把器官免費送人。

原文:
泰,小往大來,吉亨。
彖曰: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內陽而外陰,內健而
   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
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初九,拔茅茹,以其彙,征吉。
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九三,無平不陂,無往不復。艱貞,無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象曰:無往不復,天地際也。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鄰,不戒以孚。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實也﹔不戒以孚,中心願也。
六五,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願也。
上六,城復于隍,勿用師。自邑告命,貞吝。
象曰:城復于隍,其命亂也。

簡譯:
  泰是旺盛的生機,天地相交,小的付出換來大的收益,萬物相通,上下交而理想同,內陽外陰,內強健外柔順,內君子外小人,君子之道增長,小人之道消失。象徵皇后用為民生財的標準解釋天地之道,用幫忙服務的心態導正天地的合宜,讓人民甘心臣服。初九,拔茅草一根拔起就連一片拔起,原來它們的根在地下是盤結一起的,象徵不是好人才互有交往,小人往往也結黨作惡,討伐他們吉。九二,光明交泰之時,包容自己投入更蠻荒困苦的境地是必要的,甚至沒有舟船也要渡河,不因其遠而相忘,沒有朋友,也要證明自己中正的行動是高貴的。九三,天地都在交換,沒有崎路不變平的,沒有付出不收獲的,再辛苦也要堅正,不要憂心要有信心,將可享受賜福。六四,我們的四周充滿交換的現象,蝴蝶翩翩飛舞不也呈現上上下下的樣子?我們可學它們逍遙的樣子,不急著自富,過著和鄰居一樣生活,不用戒心來阻擋交往,用信心來與鄰居相處。六五,帝乙當了皇帝,嫁妹妹時也懂得交換的道理,用割捨和祝福來交換她一生的幸福,和自己心中的喜樂。上六,城的高牆倒塌了,又變回土堆,不要打仗,把自己的邑國管好就好,堅持求泰到極端是有羞吝的。

筆者心得:
  有交換的不只我們看得到的,我們看不到的也在交換,譬如在地下連根盤結的茅草,它和地上的枝莖是互通有無的(拔茅茹以其彙)。一般是空間包納實物,可是在泰卦中萬事皆可交換,能量也可包納空間,譬如有才能的人可以到蠻荒之地開發(包荒),只要有力氣和技術,沒有舟船也可游泳過河(用馮河),只要心意強,再遠的空間也不相忘(不遐遺)。若能把交換的理念當作一種價值觀,則對人世的起伏變化會有更達觀的態度,這正是一生最大的福報(無平不陂……,于食有福)。在交換的世界裡,事物的價值會有波動,彷彿在飛的蝴蝶,忽上忽下,這讓我們聯想到股票的趨勢圖。波動的世界裡,我們難免貪想不斷往上衝,自己變得更富有,尤其要和鄰居比較。或許一時更富了,但是快樂和情誼變薄了,那天風水輪流轉,換鄰居比你更富,那又有多難過呢?所以我們應學蝴蝶的逍遙飛舞(翩翩,不富以其鄰)。人生到處是交換,連皇帝嫁妹妹也是,割捨中有納福,傷心中有喜樂,既是結束又是開始,既是損又是益,我們要習慣這種人生的交換,更要祝福它(以祉元吉)。交換是必需的,但有時也是傷感的,當由盛而衰,由勝而敗時,人難免會想力挽傾頹,甚至還逆天而行,強攻尚武,這是凶險的。否極泰來,泰極否來,這是天理循環,人應自知,不必自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