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荣彬学长

  他昨天才下飞机,就等不及要约同学万金聊聊了。没想到万金不是约家里、更不是约餐馆或咖啡厅,而是约他今天来故宫。 
 
  刚从故宫里头参观出来,此刻手上正端著一杯略为烫口的老茶,配着午后温暖而不刺眼的阳光,和万金悠闲的并坐在“台北故宫”前的台阶…。
 

  上个月,他突然觉知到过去这两年多来,自己的心情越来越浮躁,除了订单、业绩之外,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他知道这对自己的身、心和事业都是一个不小的危机,可是身为一个掌舵的、人在孤峰顶上的他又能跟谁说去呢?

  桌上堆著秘书送进来的各色文件夹,他不必看也知道这里头都是些什么,有研发部经理被韩国厂商挖角之后的辞呈;有欧洲业务部经理,因为他不肯赔钱接单以挽留住客户后情绪化的辞呈;有北美地区在金融海啸后的总结报告与展望…。

  之前也曾辗转托人介绍上海当地的一位《易经》大师,在为他的事业占得一个“困”卦后,根本就等于是在他原本就阴冷的谷底又降了霜雪。同学万金也是习《易》多年,在电话中听他诉说完之后,什么也没说,只交待返台休假时来找他。然后隔几天就收到万金自台湾寄来的一幅卷轴。

  “内忧外患,坐困愁城哪!”他不禁低喃著。习惯性的抬头望向前面诺大的白墙,那片原本挂满各式图表的地方,如今挂著的就是万金寄来的卷轴山水画。每次只要盯着看上一会儿,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会获得些许的舒缓,他也不明所以。因此决定暂时放下这些恼人、待决的事,提前返台。
 

  “有什么感觉?”万金看着远方,一派神闲轻松的问。

  “我早就已经失去感觉的能力了…。”他有一点跟自己赌气的说。

  “长城依旧,秦皇安在?”万金看也不看他一眼接着问。

  “你知道决定一幅山水画的好坏有哪些因素吗?意境、构图和笔法技巧。就构图的部分来说,有一个很重要却常被人所忽略的就是凉亭。凉亭是不能乱画的,它一定是画在整幅画里头山与水最美的地方。

  在远古时代,‘亭’与‘停’是同一个字,所以在旅行途中看到‘亭’,就知道这里一定是风景最美的地方,得‘停’下来享受美景、休息,然后养足已经困顿的力气再继续下面未完的征途。

  人生旅途也是一样,当事业遇到困顿时,会不会也是因为菩萨慈悲?祂担心我们走得太快,会错过自己人生中最美的时刻,所以想用‘困’来让我们停一停”万金顿一顿呷了口茶。

  “‘茫’字的水部首主智慧,代表人没智慧才会茫;‘忙’字,是喻示人忙则无心、无自性。因此澳洲原住民祖训告诫后代,一天不可以赶太多的路,否则灵魂会跟不上而成了一个没有灵性的人”。

  “那…我该怎么做?”

  “‘困’的综卦是‘井’卦,井泉象征自己源源不绝的自性与智慧;

  错卦则是‘贲’卦,意即表象,就是‘佛家’说的幻相;

  综合以上来说,就是利用‘困’的这段时间,停下匆忙的脚步重新去学习智慧与自性,从根本彻底的去改变自己和事业,别随这些貌似困苦的表象起舞、瞎忙;

  最后,‘困’的互卦是‘家人’卦,你有多久没有陪父母吃饭了;有多久没注意你那贤慧的妻子头上的白发了;又有多长时间没跟你那一对懂事的儿女聊聊心事了…?”。

  “…”他因为欣喜和惭愧的心情交杂而说不出话来。

  “事业好的时候,享受成就;事业不好的时候,享受生活。这是你人生中最美的部分,别轻易错过了!”整个下午,直到此刻万金才第一次正视着他的眼睛说。

下一则文章: 中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