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38)学而不思则罔

石粤军学长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罔”就是空,也就是不切实际;“殆”就是垮,也就是摇摆游移、不能验征确定。孔子强调实践与用心两个方面。“学”字由字形上来看,就是“小子玩爻”之意,代表了操作练习的重要性;“思”字则“用心于田”,说明古人为求生存所付出的努力。因此,结合实际验征与惮精竭虑,才会真有所得。《中庸》提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为学问五要,而孔子也有自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也在说明空想不做是没有实效。《孟子》中补充:“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就点出只做不想,到底只是依样画葫芦,难有创见。因此,孔子强调身心之学,而非口耳之学。过去甚至有“共学”、“共修”,也就担心“独学而无友,则孤陋寡闻”,要人不仅“独思”,更要能吸取他人意见和经验,转为“群德”,则将“学”与“思”的考量范围又推进一步。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此句中注解自古以来歧异甚多,有一解“攻”为攻击,即言“对于异端(旁学)应该加以批评,因为有害正道的追求”。或有“攻”为“治”,即治学、攻读;解为“对于旁学的研究,会影响正道的追求”。三解“攻”为“治”即相互切磋,即“学习不同的领域和见解,与原本的观念相互切磋砥砺”。四以“天下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同归”,万物兼行不悖,诸法平等、无有高下,因此,解此句为“只着重在某一个领域上的追求(异端,或一端),则容易有所偏颇,对事物掌握不全面,对于正道的追求,没有帮助”。这“异端”正是孔子所言“持其两端”的平衡观点,也是《易》中卦象的综卦理论。要是都把别人看成“异端”、视为敌人,只和自己气味相投的人作朋友,不也是一种“比而不周”?以现代角度和更广阔的见解,应以四解为佳。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在前几次课程中,子路的鲜活印象令人深刻。本句中孔子教诲“真知”的道理:“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承认自己不知道,这就是真知”。子路好勇,但真正的大勇却是敢于承认自己的不足,因此,孔子此番话,可说是专为子路的性格而提出。首字“知”指“真知的道理”,后者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则指有形的、科学的一种认知、了解,具有知识的意涵。能够坦白知道自己的不足,才是真正对自己的认识,也就是“真知”。《庄子》中谈“生也有涯,知也无涯”说明世界上学不尽、看不完的事物太多,反而是能诚恳体认这个事实,知人的渺小和有限性,才是真正的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