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37)志于学

石粤军学长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
   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有”即“又”,“志”为主张、立定志向,“学”是一种生命实践的自我惕励,“立”为有所依据,“不惑”不受欲望所迷惑,“知天命”则能体会自然运作的规律,“耳顺”则为听善言、看懿行,能声入心通,知人天之互动,“从心所欲不踰矩”则是与天地自然合一,心所向往与天地造化不相悖离。孔子此言,相信是他自己人生的体会:他以十年为一个阶段,从年轻到中年,到晚年的心境历程剖析。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孔子就人物、事件的观察,从三个阶段来分析,分别是作为、原由和起心动念,这由外而内的检视,可说是人物学的第一堂识人课。首先“视其所以”则从轮廓取得事情的大概,也就是“结果论”。有了结果,则回溯计画安排的依据。“由”就是“道路”的意思,怎么走?如何走?这就进一步仔细察看其中细节。至于“安”则是存在于人心中的起心动念,是否安适?原本是极为个人的想法,即“退而省其私”的心态。若是能得如此,那“人之所见如肝肺然”、“如十目所视,十手所指”般的明白清楚。所以,孔子“识人学”的第一堂课,谈到“视”(常视)、“观”(非常视)到“察”的深层检查。“廋”音“搜”,即隐匿。

子曰:“君子不器。”

  “器”指工具,后来从功能意来引申,变成一种格局,对人的形容就是有一定的专业,亦受限于其专业的视角(易盈),正是所谓“专家”。因为“专”,所以难以开展;故孔子要人“不器”就是不要局限于单一视野看问题,能有不同方向的考量和弹性,也就有更大的包容和可能性。《礼记‧学记》中有“大道不器”也有此意。此句与孔子与子贡问答中谈“汝器也”形成呼应,可资相互对比参照。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孔子“因材施教”,对于不同学生的提问,都根据学生的特性来回答。子贡问君子该具有的特质,孔子回答说:“先把要说的事情做到了之后,再来发表”。“先行其言”就是先去实践要说的事,“而后从之”的“之”指“言”,也就是做到后才去说。这反应出孔子重视“行”更胜于“言”。特别是针对子贡、宰我以言语着长的弟子,更容易流于空话、大话,因此,要“先行后言”。就《易》中的卦象来看,“履”为“德之基”,在脚踏实地、谨言慎行后,到了上九“视履考祥”才来回顾和打分数,正是“全程历尽,方知如是因果”。能够彻底“履”行,才能由“履”转“泰”。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周”与“比”代表两种不同的态度,前者是周到圆融、面面俱到;后者是朋比结党,形成小圈圈。在《易》中谈“知周万物,道济天下”,自然是周全、普遍,代表一种公平、公开的态度,可以用《易》中“大有”卦中的呈象视之(有王道思想在其中);而“比”则是亲近、交好的关系,可能形成党同伐异的关系,代表一种霸道的思想。故能够替别人设想周到,又不是攀亲附戚、形成派系,自然是光明磊落、心存仁爱。要是一味只求自己好处或为己谋私,那就会走上了“比之无首,无所终”的窘境,故课本注解有“以义合者,周也;以利合者,比也”,所以“周公而比私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