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36)为政以德

石粤军学长

《为政》篇讲话
  〈为政〉是《论语》中“外王”之学的滥觞,由〈学而〉的内在修身到外在的实践,正是“推己及人”的次第发展,在佛家中就是“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的概念。但是,想要在政治上有好的表现,自然得“学好”(或是“学得好”)才能“做好”(或是“做得好”)。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曾说:“作为志业的学问(Science as a Vocation)”也就尝试去反省一生悬命“志业”与“职业”的不同,也就是〈学而〉中的精神。而在〈为政〉中所要提出的概念,套用同样的说法,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忧国忧民(Politics is a Vocation)。这种情怀,正是儒学所要强调的“格、致、诚、正、修、齐、治、平”的概念。 在《系辞》中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上传第五章),因此“盛德大业”正是“学”与“政”的结合,从“日新又新”的启发,进而转为“福国利民”的作法,正是《论语》中排序的用心。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本句中点出〈为政〉的基本要件“德”。“北辰”就是指北极星,也就是作为天的中枢(古人以为北极星为天的中心,众星围绕着它转),作为譬喻象征领导中心作为指标效应。“共”就是“拱”也就是围绕着,强调领导风范。“辰”字原指日月交会放光处,是一个区域的概念,用这种意象来传达出光明的感染力。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在《诗经》中有“四始六义”,“四始”指“风(国风)、雅(大雅、小雅)、颂(商、周、鲁三颂)”,“六义”指“风、雅、颂、赋、比、兴”。“风、雅、颂”指作品体裁,而“赋、比、兴”指作品表现手法。目前流传下来有三百零五篇,另有六篇有名无辞,故一般多称三百篇。其中〈国风〉以谈各地民情风俗为主,〈大雅〉、〈小雅〉则以庙堂之事、祭祀之礼为主,至于三颂者,多以对自然、人文的关怀为主,配上音律,一唱三叹。孔子评述《诗》,以简言概括,就是“思无邪”。这其中包括了作者的创作心念,同时也暗喻读者的观察角度,都必须回归到人情人性中,不戴有色的眼镜来看待。“蔽”就指概括、整体看来的意思。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
   格。”

  本句中“道”同“导”,指引导的手段;“齐”是整饬。在上位者若以政令、刑法来规范民众,最多就只能达到“符合法令规范”的基本要求,不会有进一步追求向善的决心。但若是以德性、礼制来引导,就其道德与礼法的无限性而言,都有很大进步、演绎的空间,因此,可激发人的向上追求。“民免”指求苟免,“无耻”在此指“没有能建立起道德的根本性”,与一般批评“无耻”不同;相对于“有耻且格”,就是能“建立起道德的根本性与正当性”,“格”同“假”有“正”、向上提升的意思(如:《孟子‧离娄上》中“惟大人者能格君心之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