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贲>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一、<贲>卦卦辞:亨,小利有攸往。

  <贲>卦本身是地天<泰>卦演化而来,彖传中提及“柔来而文刚”是指坤卦最上爻跑到下卦 – 乾卦的中间,而来纹彩装饰下卦的刚爻,乾卦的中爻则跑到上爻“文柔”,修饰
<坤>卦的阴爻,<坤>卦五爻小象传“文在中也”,表示<坤>卦创造最美好的事物即为文明、文彩。

  当<坤>卦的上爻移到下卦的中间,“柔来而文刚”,形成<离>卦的火,表彰人类的文明,其与天火<同人>卦彰显人类的智慧是相同的意义,这也涉及文与质平衡“文质彬彬”的问题,因为<贲>卦的下卦本质是<干>卦,具有阳刚粗糙的特质,犹如<噬嗑>卦初爻面对基层老百姓必须以“屦校灭趾”的刑罚规范之,即虑及基层民众的粗野鲁直,而在<贲>卦即借由下卦的文明纹彩修饰阳刚的本质。<坤>卦以其代表人类的智慧思想来到<贲>卦下卦,使得下卦粗野的本质获得修饰与装点,提升内涵。

  彖传中所谓“分刚上而文柔”意谓将一部份的“公”–天道精神移往上卦,来修饰人类的文明,使得文明多了些许天道的精神与特色,因此产生了卦辞中“小利有攸往”的结果,如同<噬嗑>卦彖传提及“刚柔分”,不是全刚或全柔,表示适用公权力刑罚的实施,面对初爻及上爻的老百姓的违法乱纪必须雷厉风行,毫无宽贷,但处理二至五爻官员士大夫的违法事件则须身段柔软,因而<噬嗑>卦四爻“噬干胏”仍有小象传描述“未光”的情形,所以在处置有权势之人的过程中,程序正义很重要。在<贲>卦“分刚”也是只用了“刚”的部分,亦非“全刚”,“贲”的“饰”与“蛊”的“饬”是不同的,在<贲>卦中柔来而文刚,天道不是完全地彰显,因此仅为“小利有攸往”,对于地道<坤>卦阴的部分,又分了一部分“刚”上去,故上卦看来不至于过度虚假。

  “刚柔交错”即为阴阳交错,天上日月星辰交错落实在地上,即为四季景观的变化,风和日丽打雷下雨都是天象的表现。

  “文明以止”意指人类创造的一切事物必须自我节制,才不至于败坏没落,“以止”就是自我节制之意,人类建立文明,开始使用工具建造日常用品及房屋聚落,不断向前进步,但文明的建立与提升具有阶段性,必须透过法律规范,人类才能自我节制,而不仅仅满足人类欲望而已!须进一步须调和天地人鬼神,促使文明止于至善。

  文化即是生活,透过文化的运作累积,可以创造新的文明,但须视文化的开展度而定,因此<临>卦的大象传强调“教思无穷”是非常重要的,教育环境如能刺激人民的想像力,就会源源不绝创造新的事物;倘使环境是封闭的,生蛊积弊,就无法创造新的文明,其中最重要的是借由法制刺激文明的发展并作成自我节制,例如伊斯兰文明早已没落,但在11~14世纪非常昌盛,阿拉伯帆船是伊斯兰文明设计制造,中国的指南针、火药、印刷术也是他们带到西方,伊斯兰文明建造的教堂充满天地人鬼神和谐庄严之美,不仅有绝佳的工艺技术,其圆形建筑更凸显数学计算之绝妙智慧,在中国建筑几乎都是方形的外型,极少圆形建物,因为我们的数学基础不佳。

  人类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创造文明后可以自我节制,符合天道,天是有节制的,春、夏、秋、冬四时交替,不会偏长或偏短于特定季节,天地之间循环有序,不断启动新的关头。中国的易经在几千年前已经记载“文明”的内涵,令人赞叹!<贲>卦彖传中又提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强调效法天道的重要,天道运行不断变化,时代变了,潮流趋势转换,人类文明、生活方式也随之调整,修饰生活,创造更丰富的文明,天地人鬼神自然融合获得平衡。人类学习天道自强不息,永无止境,因此
<贲>卦卦辞“小利有攸往”,虽有愿景,但变化快,故不长久。在鼓励人们勇敢地向天道学习历程中,勿因只有小利而裹足不前,效法天道后,才能化成天下,止于至善,神道教育中首重因果报应,法律的实践得以完成因果教育,只有人类才有因果教育伦理观念,畜牲世界并无这些作法,这是人与其他动物的不同。
 

二、<贲>卦大象传: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

  易经序卦传“贲”即饰也,既然是修饰的事物,并不真实,只是好看而已!<贲>卦让人的本质勿过于狂野,因为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必须经过文采修饰,人类行为举止才能近于文明。

  在法治社会建立后,政府必须将一般老百姓的食衣住行育乐规划整顿妥适,而切勿涉入刑罚的程序,因为“折狱”之事另有司法机构处理。“明庶政”才能有文明生活可言,如果一直停留在祭祀鬼神的阶段,文明无法进展,例如印地安人,只具备求生存的基本能力,社会制度无法往前迈进发展,因此文明层次停滞不前,而西方人在15世纪启蒙运动,从宗教领域以神至上的观念束缚中挣脱出来,结束长达1000年的黑暗时代,才能回到以人为本的思想基础,促使文明往上提升。“折狱”是司法判断的事务,在<贲>卦“无敢折狱”表示司法与行政须严格区分。可是中国古代地方官员行政司法合而为一,法治不彰。

  <贲>卦的下卦代表“火”与文明,它的文明与<同人>卦的文明意义相同,不仅侷限于文饰包装,而须提升到人类文明的境界,到了一至六爻限缩时位的个别处理,彖传则范围更广更深,故通说认为易经大象传立德,彖传立功,爻辞立言。易经的演化是从人们占卦产生个别情境归纳爻辞,占卦针对生活事务指出方向,例如:生病、祭祀、交易、战争,其中蕴含因果思想,爻辞将占卦结果归纳整理胪列,彖传则将整个卦的结构精神完整表述,视野开阔,故人称彖传为天下第一传。

  <贲>卦杂卦传:“贲,无色也”,没有任何修饰,因为<贲>卦到最后上爻是白贲彰显人类的光明。
 

三、<贲>卦爻辞

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

  “贲其趾”,其中“趾”是言行举止之意。“贲其趾”装饰自己的本色,自我修饰言行。

  “舍车”意指舍弃配车的官职,引申为不从政,因为在古代一定等级以上的官员就有车,纵使富豪,如无官职亦不可乘车,只能以人推车,不能驾驶马车,这是当时撰写易经爻辞的时代背景。“舍车而徒”意指不从事政务,恢复自己的本行本业。

  小象传:“义弗乘也”,在义理上不从政,爻变为<艮>卦,“思不出其位”,时行则行,时止则止,不牟取官位,官位是最多文彩装饰。换言之,先做好自己本位,上学不跳级,循序升学,不越分、不越级,勿求速功,一步一步往前走。电视曾出现一个商业广告打响口号:“不要输在起跑点”,其实是错误的口号,小孩1岁时告诉他太阳从东边出来,10岁时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早知道、晚知道并无差别,小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该拥有的东西让他拥有更重要,人生无法兼得,在<随>卦二爻:“失丈夫,系小子”及三爻:“失小子,系丈夫”已可深刻体会,有得必有失,这是应然的道理,“舍车而徒”就是提醒人们一步一脚印,切勿越级,很多天才跳级后不一定有好表现,<贲>卦就是教育,这也是人与动物不同之处,教育不宜跳级。

  一般老百姓的修饰重在食衣住行,君子的修饰则重在自身,天文是天之道,人文是人之道,即人该走的路,<贲>卦的精义在于从天的现象走出人类文明的道路。

六二:贲其须。

  “须”有二意涵 – 等待与需要,纵有需要,也必须等待,小象传:“与上兴也”,二爻以上为三至六爻合成<颐>卦自能颐养,如需升官则须等待。“贲其须”意指修饰未来的时代需要的能力,这是教育的功能,因此未来社会不需要的能力,现在就毋须培养了,而培养能力后就能自食其力,此从三爻走到六爻形成<颐>卦,自求口实可得适证。所以二爻必须跟着上面几个爻走,要有人带,才能往前走。文化是多样芬芳的,如果自身不明白未来的需求,必须跟着上面的人走,才会摸索出正确的道路,就像动物也要教幼小的下一代学会求生存。

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

  “贲如”意指修饰得恰如其分,因为<贲>卦到了三爻,实力都出现了,“濡如”是完全表现出来,已经浸透澈底,一、二爻培养出实力,到了三爻包装完美。但须永久坚守正道,符合地道、臣道,才有吉利的结果。

  小象传:“终莫之陵”,初爻是质胜于文,二爻文质彬彬,三爻文胜于质,“贲”到极致。“终莫之陵”是达到最高位,不论在官场或人生境界皆达到最高位置。人生须冒险,但必须持守正道,才不致于在成功中含藏失败。

  <贲>卦必须透过教育,才会得到最好的修饰,<临>卦教思无穷及<观>卦省方观民设教都是强调教育的重要。

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贲>卦到了四爻已经站到最高位,“皤如”是发色斑白了,表示自己的时代要过了,爻变为<离>卦,<离>卦大象传:“君子以继明照于四方”,因此<贲>卦四爻必须处理“继明”的事,白马是指飞快奔来,引喻为不断修正自己的行为,君子之美在正行,小人之美在车服,正行即“白马翰如”,新生代要产生了。此时勿再结怨,应该要结盟,提携后进即白马。小象传:“当位疑”,易经有三疑:<坤>卦上爻阴疑于阳也、<小畜>卦上爻有所疑也、<豫>卦四爻勿疑。<贲>卦装饰过头,开始变色褪色,致生“皤如”,因而人们开始起疑,<贲>卦四爻的小象传提醒人们结盟不结怨,在高位勿打击别人,行为举止皆须装饰,才不会有怨尤,或遭致他人的责怪。

  <贲>卦四爻已在高位,要进入上卦–<艮>卦的阶段,须自我审视是否能知止,四爻的“贲如皤如”是指发色纷杂,不如三爻的“贲如濡如”般地纯白。在纷杂之中,居于人位的四爻倘使发现行为有错误,必须飞快地修正,因为小象传“当位疑也”,在这个高官的位置,大家都以放大镜检视执政团队的行径,且常会质疑,所以须敬慎地审视自己的行为举止,一发现有错误就立即修正。而且要广结善缘,切勿结怨或报复批评攻击的人,才不会被责怪或怨尤。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

  <贲>卦五爻探讨国君的行为。易经有三个“丘”,<贲>卦 – 丘园、<颐>卦 – 于丘颐、<涣>卦 – 涣有丘,<贲>卦的重点在于探讨民生,“丘”是指古代井、邑、丘中较大的行政区域,“园”是家庭、家园、人民,贲于丘园是指让更大的行政区域的老百姓获得教育。

  束帛戋戋是指把口袋束紧,表示国家课税少,国君对于人民致力于推展教育,提升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但对自己则非常简约节省。孔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我对于大禹没有批评,因为大禹卑宫室,对于老百姓的房屋建筑非常重视,自己则居家简朴。

  <贲>卦旨在探讨照顾民生的政治实相,庶民经济获得满足,老百姓就会安于现状,<贲>卦五爻“贲于丘园”让老百姓衣食无缺,当官又清廉,“束帛戋戋”表示官员穿着朴实,但如果仅仅满足人民的生活需求,对于政务推动还不够,故“吝”,但“终吉”,因为虽然缺乏精神文明,仍使人民安居乐业,因此五爻爻变只是<家人>卦,而非<同人>卦,显示国家社会还无法全面提升。

  小象传:“有喜也”,国君注重民生,自己简朴渡日,因此“有喜”,但政治体制上仍属家天下,爻变为<家人>卦,故爻辞强调仍吝,但这么做最终会是吉利的,因此小象传有喜是国君个人有喜,但并非全国有喜。

上九:白贲,无咎。

  <贲>卦上爻已经不当位了,纷杂人事已无须参与,“诚实”是最好的修饰,初、上爻是人生的最好的境界,齐变后为<谦>卦,君子有终,<贲>卦初爻教导我们勿一步登天,一旦居于高位,到最后坦白纯洁,白贲无咎,因为人之过错像日月一样,众人得视之,只要认错改过,就不会遭致咎责。

  “白”是指东方发白,日出的第一道光,老子:“虚室生白”,谦虚就会生出光明,
<谦>卦谦尊而光。白贲指本质没改变,随时改正自己,改过后会发出光芒,这是天道,故上得志也。在高位能推展教育,教化人民自我修正,做到白贲无咎,当然可以上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