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酌损之

刘哲雄老师讲授

  人间世,不论从事何种工作,当发生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无奈情况,我们的情绪往往受其左右而起伏波动。尽管时间之流及各类事情的堆叠,似乎会令无奈情况的事件,变得模糊或不再成为干扰。但事实上它只是潜藏伺机,寻找著最适当的条件、好施展它的破坏力,令我们又再次陷于忧苦中。可见得,当情绪被启动的当下,若无法让自我疗愈的机制适时的展开运转,并彻底脱离情绪的囚牢,则陷入烦恼的涡流中而不能自拔,亦是理所当然的事。那么,什么是“自我疗愈的机制”?它又应该如何运转?或许自我疗愈的机制就在“为道日损”的落实(注1),而其运转的方法则在易经损卦的有效操作。

  当原本拥有的东西受到条件改变的影响而减少或失去,或当期望落空、心受到伤害,都归属于现实生活中所谓“损”的样态。而前述的情况要我们无条件接受,那将是一个违逆人性的不合理要求。可是,易经的作者却不愠不火、务实的道出了处置的步骤,同时也提供实践之时应具备的态度与行动方式。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损卦之卦辞清楚的告诉我们:“当我们面对减损、伤害境遇的时候,唯有坦然面对与全然接受状况的到来,我们才可能用较为平静的心,尽己之能、真诚如实的去观察、了解事情的真实面貌,是身陷‘损’之时首要处理的事——有孚。其次,让自己确切的活在过程中,在损所当损的思虑之后,重新找到自己明确的定位,并且借由实际割舍、沉潜、自蓄的运作,再一次在起跑点上站稳脚跟,则那足以促成‘善之长’、值得肯定的美好情事——元吉,将因此找到实践的场域。接着若能进一步在损境的错误过失中不断的学习、成长——无咎;那么,当我们重新完成整备的时候——可贞,你我更应该再次踏上践履目标的道路,如其事实的展开行动,迈向我们所向往的所在——利有攸往。”

  在卦辞的结束之处所带到“曷之用?二簋可用享”,则道出了在实践之时应具备的态度及方式:“想要在已然有所损伤之‘损’的境遇中,获致大吉的结果,‘就像是遭逢荒年、或收成不佳的时候,即使是简单的两副碗筷、餐盒,也是合宜的用做祭拜的礼品一般’,我们必得抱持朴实减省的态度与行动,以合于损之时宜的运作方式,务实的处置眼前的种种事故,那才是正道。”(注2)损卦之卦辞,虽然读起来轻轻柔柔的好似没有丝毫力道,可是它确实是临“损”之时不可或缺的资粮。

  “万法唯心造”,是一句人人皆耳熟能详的提醒。可是,在运转“有孚”之时,我们最难调伏的也正是那颗已然认定“接受‘损’是违逆人性”的心。或许正是在此了知下,《象传》作者才用“君子以惩忿窒欲”试图提点我们:“戒抑内心的忧急忿怨,以息其既往之失、避免躁进之过患的发生;同时统摄闭塞不当的期望将来之得的欲求,让一切趋于得其所宜的平衡”,是面对“损”之时,调伏己心的不二法门。

  “魔鬼就在细节中”。如果我们无法有效的观察到每次念头的生起及浮动,那么潜藏且未经化解的“新仇旧恨”,都可能伺机而出,然后好似无端的引动出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行为,进而产生悔恨与更深的自责。因此,欲令损卦初九爻“已事遄往”的语辞,得以在生活中获致实践,而不是让事件转换身份,变成潜藏伺机的“魔鬼”——各种“忧、悲、恼、苦”的启动者,则“热忱、具念、正知”的调伏因感受而起的各种忧烦、贪执——无咎,便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行动(注3)。事实上,其后爻辞“酌损之”所欲形塑“在平衡、平静心引导下,运转智慧、下定决心、提起勇气施行‘放下’或‘去故’——革的作业”,亦唯有在前述的前提下,才可能整全的完成。可见“调伏其心”并不是容易之事!而我们永远都有努力的空间。

 

注1:《老子》: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
    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注2:改写自笔者所著《用人生阅读易经‧心的知识与心的择行》之电子书中,针对相综之损益二卦的
    阐释。

注3:《转法轮经讲记》/马哈希尊者 著/U Ko Lay. 英译/温宗堃、何孟玲 中译/MBSC佛陀原始正
    法中心 出版/页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