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酌損之

劉哲雄老師講授

  人間世,不論從事何種工作,當發生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無奈情況,我們的情緒往往受其左右而起伏波動。儘管時間之流及各類事情的堆疊,似乎會令無奈情況的事件,變得模糊或不再成為干擾。但事實上它只是潛藏伺機,尋找著最適當的條件、好施展它的破壞力,令我們又再次陷於憂苦中。可見得,當情緒被啟動的當下,若無法讓自我療癒的機制適時的展開運轉,並徹底脫離情緒的囚牢,則陷入煩惱的渦流中而不能自拔,亦是理所當然的事。那麼,什麼是「自我療癒的機制」?它又應該如何運轉?或許自我療癒的機制就在「為道日損」的落實(註1),而其運轉的方法則在易經損卦的有效操作。

  當原本擁有的東西受到條件改變的影響而減少或失去,或當期望落空、心受到傷害,都歸屬於現實生活中所謂「損」的樣態。而前述的情況要我們無條件接受,那將是一個違逆人性的不合理要求。可是,易經的作者卻不慍不火、務實的道出了處置的步驟,同時也提供實踐之時應具備的態度與行動方式。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損卦之卦辭清楚的告訴我們:「當我們面對減損、傷害境遇的時候,唯有坦然面對與全然接受狀況的到來,我們才可能用較為平靜的心,盡己之能、真誠如實的去觀察、瞭解事情的真實面貌,是身陷『損』之時首要處理的事——有孚。其次,讓自己確切的活在過程中,在損所當損的思慮之後,重新找到自己明確的定位,並且藉由實際割捨、沉潛、自蓄的運作,再一次在起跑點上站穩腳跟,則那足以促成『善之長』、值得肯定的美好情事——元吉,將因此找到實踐的場域。接著若能進一步在損境的錯誤過失中不斷的學習、成長——无咎;那麼,當我們重新完成整備的時候——可貞,你我更應該再次踏上踐履目標的道路,如其事實的展開行動,邁向我們所嚮往的所在——利有攸往。」

  在卦辭的結束之處所帶到「曷之用?二簋可用享」,則道出了在實踐之時應具備的態度及方式:「想要在已然有所損傷之『損』的境遇中,獲致大吉的結果,『就像是遭逢荒年、或收成不佳的時候,即使是簡單的兩副碗筷、餐盒,也是合宜的用做祭拜的禮品一般』,我們必得抱持樸實減省的態度與行動,以合於損之時宜的運作方式,務實的處置眼前的種種事故,那才是正道。」(註2)損卦之卦辭,雖然讀起來輕輕柔柔的好似沒有絲毫力道,可是它確實是臨「損」之時不可或缺的資糧。

  「萬法唯心造」,是一句人人皆耳熟能詳的提醒。可是,在運轉「有孚」之時,我們最難調伏的也正是那顆已然認定「接受『損』是違逆人性」的心。或許正是在此了知下,《象傳》作者才用「君子以懲忿窒慾」試圖提點我們:「戒抑內心的憂急忿怨,以息其既往之失、避免躁進之過患的發生;同時統攝閉塞不當的期望將來之得的慾求,讓一切趨於得其所宜的平衡」,是面對「損」之時,調伏己心的不二法門。

  「魔鬼就在細節中」。如果我們無法有效的觀察到每次念頭的生起及浮動,那麼潛藏且未經化解的「新仇舊恨」,都可能伺機而出,然後好似無端的引動出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行為,進而產生悔恨與更深的自責。因此,欲令損卦初九爻「已事遄往」的語辭,得以在生活中獲致實踐,而不是讓事件轉換身份,變成潛藏伺機的「魔鬼」——各種「憂、悲、惱、苦」的啟動者,則「熱忱、具念、正知」的調伏因感受而起的各種憂煩、貪執——无咎,便是一個非常關鍵的行動(註3)。事實上,其後爻辭「酌損之」所欲形塑「在平衡、平靜心引導下,運轉智慧、下定決心、提起勇氣施行『放下』或『去故』——革的作業」,亦唯有在前述的前提下,才可能整全的完成。可見「調伏其心」並不是容易之事!而我們永遠都有努力的空間。

 

註1:《老子》: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取天下常以無事,及
    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註2:改寫自筆者所著《用人生閱讀易經‧心的知識與心的擇行》之電子書中,針對相綜之損益二卦的
    闡釋。

註3:《轉法輪經講記》/馬哈希尊者 著/U Ko Lay. 英譯/溫宗堃、何孟玲 中譯/MBSC佛陀原始正
    法中心 出版/頁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