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圓外讀書會

干蛊的故事*1

书苑编辑部

  易经课上了三年之后,适逢易经老师人生境界进入佛法的钻研参悟,在课堂上开设了《易佛参证》课程,从金刚经、六祖坛经,一路解说到心经……,有位跟随老师上课10年的资深学长–圆外提议以读书会导读地藏本愿经的方式护持,协助同学融入佛理,于是从地藏王本愿经第1品带着我们研读到末品,每两周周五晚间导读的磁场极好,对天对地感应敬畏心,2010年7月结束,学弟妹央请圆外学长再以读书会方式带领同学复习易经64卦,并尝试将易理运用到生活职场中,因此每周五晚间,先由圆外学长讲解易经两个相综的卦,再开放同学提问,针对易理、生活难题或人生困境分享讨论。

 

  这一周适逢秋末冬初,气温遽降,细雨霏霏,参加读书会的同学正穿过周末车阵人潮,从职场分别赶到读书会讨论地点,等候的当儿,我问起大家:“快不快乐?”,先解释前两天晚上读书会成员–易莉*2来电分享心情,说她一、二十年来供养师父追随老师上课,师生情谊深厚,她一向秉持:“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的心情服侍诸位敬重的师长,可是近日随顺因缘一一割舍,我说:因为分离三十多年的父亲中风回来找妳了,我们两个人刹那间恍然大悟,原来数十年来她不断寻找的是父亲的身影,那些老师或师父,只是一个个当时的父亲!现在父亲回来了,她可以中止那份无尽的追寻。

  可是侍候着病榻上的父亲,喂他吃药、为他祈祷、代他签署手术同意书、帮他探求秘方良药、扶他拄拐杖复健走路……父亲依然无法言语,而她百感交集、心情错综复杂,母亲又突然跌倒骨折就医,心力交瘁之余,她想到事业、家庭、婚姻、命运……,在电话中她要我问她快不快乐,虽然有些突兀,可是我懂她,我认真地问:“易莉,妳快不快乐?”,她认真地答:“我不快乐!”。

  接下来的两天,一有闲暇或思绪的空隙,不禁问起自己,快乐是什么?自己快乐吗?于是到了读书会,问同伴们:你们快乐吗?他们看着我认真的表情,圆外学长回答他很快乐,易鹏想想说:我心情是平的……,易华诚实地说:我不快乐!圆外学长说:我很快乐,我常常和我太太聊天开怀大笑。我问易华学长,你看我呢?是否常常笑?他回答:妳是浅笑,“咦,我不是开怀大笑吗?”心中顿时升起了问号,易鹏诠释别人的笑更有意思:“易莉笑的时候眼睛没笑;……”。

  闲聊中,迟到的易莉出现了,知晓大家关注的话题,她点头承认:“是呀!我是不快乐!”……,大家又是你一言我ㄧ语,想要找出易莉不快乐的源头,后来有人提醒我们今天要上课吗?才打住了话题,开始上易经<蛊>卦。

圆外讲解<蛊>卦:

  易经<蛊>卦*3在探讨“水久虫生、法久弊生”,如何在虫生后,干蛊治乱,易经这第18卦先由杂卦传告诉我们:“蛊者饬也”,如何整饬呢?<蛊>卦从初爻到五爻都主张由第二代来治蛊,所以它说“干父之蛊”、“干母之蛊”,唯有下一代才能真正拨乱反正,推翻上一代累积的流弊与恶习。

  然而初爻在父亲死后,“意承考”,儿子才能进行整饬,但却动荡不安,最后“终吉”;二爻从干母之蛊谈起,先考虑改变风俗习性,从柔性方式、文化生活层面处理,但也提醒“不可贞”,不能固守坚持特定方式,三爻继续干蛊,较有成效了,虽然“小有悔”,可是没有造成严重的过错,故“无大咎”;纵使有了过错,也可善补过,以追求无咎之境地。到了四爻又有冲击,不仅无法干蛊,反而“裕父之蛊”,因而“往,见吝”。后来发现四爻的方式走不通,到了五爻,采用贤德有令誉之人,以文德来干父之蛊,故“用誉,承以德”,最终在五爻将蛊祸消除,到了上爻,不再有蛊,从易经不言之象来分析,上爻已无“蛊”
,故可不事王候、高尚其事,社会进入全民改革从政的阶段,为下一卦<临>卦全民政治打下良好基础。

 

  理解了“蛊”祸成因及治蛊方法历程,课后聊天时刻,大伙儿继续给易莉支持与关怀,易莉也敞开心胸、尽纳雅言,不再沉浸于我执中,于是圆外学长语重心长地说:易莉,“见恶人,无咎”,好好回去面对妳生命中的“恶人”,要选择抱持仇恨,或放下仇恨,端赖妳的决定,可是一定要勇敢地面对生命的恶人,妳才能揭开答案、找到快乐,就像《告别娑婆》书中说的解脱一切!

  道别后走出大楼,易鹏、易莉与我在冷风细雨中边走边聊,到了捷运站,易莉说她不搭捷运,想要用走的回家,好吧!让她独自一个人,在冷冷的初冬面对自己,思量如何面对生命中的恶人!上了捷运,易鹏说*4,今天的<蛊>卦完全是为易莉讲的,要先“干父之蛊”,她的母亲无力帮她,所以“干母之蛊,不可贞也”,她一定要用五爻的文德,才能突破仇恨的藩篱,解开父女此世的仇怨。捷运车厢隆隆声中,心中惦念著:

    “易莉,心中的‘蛊’看到了吗?挑出来了没?
     祝福妳,勇敢地面对,正确地干蛊!”

  后来易莉顺利干蛊了吗?让时间告诉我们答案*5吧!

 

注记:
*1 本篇故事的灵感来自一位好友的部落格文章
    (网址连结:http://tw.myblog.yahoo.com/chinafa11720/article?mid=9132&prev=9142&next=9115&l=a&fid=59)。
    “我和我父亲的因缘很奇特,
     父母亲在我小时候就离异了!我跟着我母亲,
     我与我父亲之间看似无缘,但我们之间又深系著剪不断的血缘,
     这一辈子我居然是在我父亲生死交关的晚年有较深的接触,
     我父亲今年七十一岁,身体一向硬朗,
     因父亲退休后深居简出,
     住在台东这台湾最纯朴的海边,自从祖父母去世后,
     每天就到果园里劳动、除除草,养三头牛,
     从来很少生病的父亲,
     我于四月十四日接到我老弟的电话说我父亲在急诊室。
     我与我老弟连夜开车到台东,
     清晨时到了台东的马偕医院,
     与医生沟通后,也看断层扫描影片,
     知道我父亲最严重的部分是左边的中大脑大动脉阻塞,
     所以身体右半边不能动,
     而中脑管语言,所以也无法言语与表达,
     这两天过了最危险期,因白血球数量过高,昨天发高烧,
     医生用了抗生素,今日已降温,病情也稍稳定了,
     我和我老弟轮流照顾我父亲,
     还好我父亲有两个小孩。
      每次帮我父亲按摩或翻身时我心里总是想:
     老爸,我但愿这只是您跟我开的大玩笑,
     过几天您自己就会好起来。
     我从来没有这么近的接近我父亲,
     我知道小时候您一定也喂我牛奶、换过尿布,
     就像我现在为您做的这些事,
     您是我父亲,我爱您,您一定要清醒,您一定会好起来,
     医生说这样的病人有百分之十的机会可以百分之百回复到以前一样,
     我知道您一定是那个百分之十,
     您一定是第一名,我知道您会努力康复的。

     爸爸,虽然我很难过在这样的情形下与您相遇,
     我爱您,今生我们就是有很深的缘份,
     我是您女儿,而您是我父亲,这是老天的安排,
     因为我来了,不管怎样,我都要您好起来!
     老爸!加油!加油!
     您自己也要在心中为您自己加油!
     我要用我生命的能量与您分享您生命的能量,
     让您健健康康的再站起来!
     我知道您一定已经听到我的祈祷与祝福。
     于台东马偕父亲的病床旁
      2010.04.16”

*2 本篇故事的人名皆为化名。

*3 蛊卦卦辞:“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
    蛊卦爻辞:“初六: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九二:干母
     之蛊,不可贞。
    九三:干父之蛊,小有悔,无大咎。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
    六五:干父之蛊,用誉。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4 易鹏后来写了一封信给读书会的同学们:
    “易兰写得贴切,圆外也建议得好–见恶人。
     山风蛊,疑也,惑也,事也,往有事。
     过去世的累积,
     业障,这可是“随久重生”的好机会呀!
     人生有时候,情重令人痛,愈亲愈伤。
     这卦,终有始,死而后生(大过而颐),
     要干蛊,人才能从棺材中跳起来。
     往事不堪回首,却也带不走,冤家宜解。
     易莉内观,看到和父亲母亲间之前的恩怨吗?
     蛊,正显示这样的情状,只怪当时已惘然。
     无妨。蛊卦,不是要我们消极地唉声叹气,
     反而,要君子积极地振民育德。
     改革弊端,解决过错,才是王道。
     父亲的出现,给妳一次解结,抚平自己的机会,
     是40年的父蛊,才真是难处理,尤其伤在心里摸不到的深处。
     中风后的相逢,用誉,与言,好好沟通,以德报怨,让彼此都释怀吧!
     不用太矫情,不相欠就刚好,一定能够终无尤。
     最后,谨祝易莉,早日干蛊成功,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跳脱情关,别再犯同样的蛊,后人也不用再扫垃圾囉!”

*5 后来易莉果真去做了这份功课,帮父亲洗澡、复健、喂服“小续命汤”,兔年春节照顾中风无法
    言语的父亲,大年初四捎来短信:“亲爱的易兰,也
祝妳有全新的一年,朋友之间最大的温馨
    在于互相疼惜与了解,今年过年
五天我一个人在木栅照顾我老爸,与他相处了五天,让我也学
    会了“静默”
,真好! 易莉”  2011.02.06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