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34)欲速则不达

石粤军学长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
子曰:“枨也欲,焉得刚?”–〈公冶长〉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先进〉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子路〉

  孔子有感说:“我未曾见过真正刚强的人。”有人就说:“那申枨算不算呢?”孔子以“欲”来作为判断的标准,有欲者自然不可能达到刚毅坚定。这句话中点出了孔子“刚”的定义与一般世俗者所以为不同;一般人认为勇猛威武就是“刚”,而孔子则以“无欲则刚”作为定义。因为嗜欲深者,则天机浅,见利所爱就容易受到欲望的牵引而放弃坚持,这样又如何能称为“刚毅坚定”呢?

  第二段中谈子张(师)与子夏(商)两位弟子,孔子说:“两者各有短长,不能执中。”这就得回顾前次课堂中对于子张的描述,是气势凌人而过度“过”;子夏则是过于保守、拘谨而难有开阖“不及”。子贡以为“过”胜“不及”,孔子纠正这样的看法,提出“过度和不及一样,都不能符合中道。”如同在数线上的原点两端,无论是正或负,相距原点的距离都是一样的,不能达到“归零”的目的。子夏的性格,从子游对其批评“只会教洒扫应对进退”的国民基本教育(见〈子张〉),到与子张“嘉善矜不能”的矛盾,以致到老来丧子时哭瞎双眼的不可自制,都反应出其性格上的特点。只是这样的保守沉稳,或许才是能将儒门精神如实传承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