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33)言必有中

石粤军学长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 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公冶长〉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公冶长〉

  子贱与漆雕开都是孔子的门人;子贱在治理单父(地名)上有大功,孔子赞赏他的表现,也对于他周遭的师友所营造出的正向氛围和领导团队,给予肯定。孔子说:“子贱可以说是君子了。鲁国若是没有好的人才,他又如何能取法和学习到这样的经验呢?”“斯焉取斯”,首“斯”宓子贱,后“斯”则指宓子贱所取法的经验与对象。

  本句中指出领导者必须能多方取法贤能、专家的建言,才能突破个人格局。而后句针对孔子派任漆雕开去担任公职,漆雕开能有自知之明,对于政事还没有完全的自信。孔子因此感到欣慰,“说”同“悦”。这个例子,主要是反应出漆雕开能够跳脱一般人追求干禄的心态,从服务、尽心的角度来检视自己是否称职?而非从自己可能获得的好处着眼。正因为如此,相信孔子之所以会指派漆雕开出任公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闲于其父母昆弟之言。”-〈先进〉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先进〉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先进〉

  此三句中,从不同的角度来看闵子骞。闵子骞以“孝”闻名,在前几篇文章中,已经对于闵子骞对于后母虐待的故事作过交代。在此“闲”作非议、批评解。也就是说,闵子骞的表现,特别是自其父母兄弟所描述的评价,旁人都无可非议。这句话中主要表达的是“孝”的要义,所谓“入则孝,出则悌”,在家中所对应的人际关系主体,正是父母兄弟,而他们的感受,才是“孝”的目的。若他们都能真心感受与肯定,旁人也难以置喙。

  第二句中,对于闵子骞在外的表现,作一描述;“訚訚”就是中正恭敬的样子。另外三个同门师兄弟,子路“行行”的刚强、冉有、子贡“侃侃”的从容安乐,都显示出孔门弟子中不同气象。只是孔子在其中担心子路的气度,在乱世中恐会招来杀身之祸,未料一语成谶,令人遗憾。这当然是因为性格影响人生及其表现的气质,由此发展出中国人物学的滥觞。

  末句中谈闵子骞为人处世的表现,算是把闵子骞在家、处世、事君三者作一连贯。“长府”指财库、库房。鲁国想要重修库房,闵子骞身为主管机关,自然发表建议:“仍然可以使用,只要稍事修整,何必改作?”孔子知道此事,给予闵子骞肯定说:“闵子骞要就不说,要是建言必然中肯。”刘氏正义注释有指因鲁公想伐季氏而欲修长府以为指挥所,闵子骞以为不必,考量可能是节用而能有资源来讨伐乱臣;又有说是季氏擅权已久,难以撼动。无论何者为是,闵子骞基于专业立场所表达委婉的说法,是受到孔子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