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与改变共舞

刘哲雄老师讲授

  我们很容易在看到挂在墙上的日历,它被撕去时的样态,可是,却很难“看到”心里当时只想着跨年活动到来时的计划;也可以感受到储存在手机内的行事历,随着手指的轻点或滑动,一个个消逝,却浑然不觉它已成了满载“苦受、乐受或不苦不乐受”的业行(注1),而且将随时伺机而动的给我们深深的痛击。因此,对于随着撕去日历或滑动手机页面所失去的时光及与其相伴的改变,视若无睹的让它轻飘飘远去的结果,将只能在冲击忽然来到时(注2),受惊吓似的暗暗自问:“事情的变化如此巨大,它究竟是如何发展到这般地步的呢?”

  “改变”指的是“事物状态、性质等跟以前不同。或心理觉得事情怎么和我以前所知道的不一样”的样貌;它往往也是一种平衡遭受破坏的失衡情况。而且,在失去平衡之后,“改变”将成为你我必须面对及处置的一个问题,目标则是往我们所期望的方向来运行及完成。否则,它会带来各种负面的情绪与苦恼!那么,面对改变,我们应该怀抱怎样的态度?其处置的方式又会是如何呢?陶渊明于〈饮酒诗〉的第一首,所呈现“处置改变的态度和方式”,倒是令人称羡他的觉知力与豁达。

哀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
邵生瓜田中,宁似东陵时!
寒暑有代谢,人道每如兹。
达人解其会,逝将不复疑。
忽与一觞酒,日夕欢相持。
(注3)

  “无定”所欲表达“一切都是不确定”之条件的存在,正是改变之所以形成的催化、推动者。而如此几微的变迁,唯有“达人”—“达”、“通”之人,方解得个中的真实滋味(注4)。而藉“忽与一觞酒,日夕欢相持”之语,以阐释“活在当下”—与改变共舞的模样,更是一绝(注5)。

  易经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将人类的生命经验做了细致的分析,为处于不同情势与时位情况下的你我,提供任事待人或“开务成物”之时的行动方向。依此角度而言,易经可说是一部论说变化及如何良善应变的经典。照理说,学习易经的人,当是一个能够与改变共舞、豁达任事的人。可是,为什么在生活中,我们大部分时候却仍是问题的制造者?或许问题就出在学习的“习”字(注6)。

  “习”,是一个将知识从无到有、从个人自立自强到“和”以良善临众的行动过程;亦必是一个得借由亲力亲行才能够获得深刻体证的旅程。十几年易经的推广教育中,了解到学员们在走完一轮的学习后,往往有一种“曾经我眼即我有”的并不真实的认知,却不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会以为我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我知道,我会以为我不知道。(注7)

  而“知道”是必须经过力行的检验程序,才能确切的呈现它的真实面貌。课堂上一个有趣的提问:“对于苦难或困顿我们可以不可以浅尝即止?”人间世,对于种种苦难境界到来之时,若无“无畏无惧”的承担与活在过程中的践行,又如何能够获致彻底的理解和其后的超脱?!如此说来,《系辞传》以“唯变所适,不可为典要”所为我们带出“与改变共舞”的行动基准,真的要有足够的准备与练习,才能够随顺自在的成就它。

  《杂卦传》云:“随,无故也。”为我们揭露了“与改变共舞”的底蕴。它言说著事物这一刹那生起和下一刹那灭去的事实;而且,唯有将此理解与心相融合一,具念、正知的用之行动之中,才能真正“放下”并了脱烦恼的纠葛缠缚,达到“去故取新”的进展(注8)。其间,如果我们有任何爱喜的执取或厌恶的怨怼,则忧烦将以其排山倒海之势,行其攻伐侵夺之事,令我们陷于恼、悲、愁、苦的涡流而不能自拔。由此可见,对于易经极简的文辞,你我都应该更用心的探索那深层的内涵。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注1:佛典中对于五蕴之一的“受”,所做的简单分类。“业行”,系指我们曾经做过的一切,成为潜
    藏的、足以影响下一次行动之力量的称名。
注2:“忽然间”系指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失念”(未具正念)的状态,不知道变化一直存在且进
    行着;直到冲击到来,才猛然惊醒的情况。
注3:新译陶渊明集/温洪隆 注译/齐益寿 校阅/三民书局/页150。
注4:“达”,指凡事皆能将其转化为无碍者。《系辞传》:往来不穷之谓“通”。
注5:陶渊明并非酒鬼;〈饮酒诗〉只不过是将他的悲愤牢骚与超脱寄意于酒。
注6:习者,鸟数飞也;求其熟也,期其知且能。重其和也,要其练达而敏明。
注7:阅读未经详实记录,故遍寻藏书却找不到它的出处,惜哉!
注8:《杂卦传》“革,去故也。鼎,取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