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與改變共舞

劉哲雄老師講授

  我們很容易在看到掛在牆上的日曆,它被撕去時的樣態,可是,卻很難「看到」心裡當時只想著跨年活動到來時的計劃;也可以感受到儲存在手機內的行事曆,隨著手指的輕點或滑動,一個個消逝,卻渾然不覺它已成了滿載「苦受、樂受或不苦不樂受」的業行(註1),而且將隨時伺機而動的給我們深深的痛擊。因此,對於隨著撕去日曆或滑動手機頁面所失去的時光及與其相伴的改變,視若無睹的讓它輕飄飄遠去的結果,將只能在衝擊忽然來到時(註2),受驚嚇似的暗暗自問:「事情的變化如此巨大,它究竟是如何發展到這般地步的呢?」

  「改變」指的是「事物狀態、性質等跟以前不同。或心理覺得事情怎麼和我以前所知道的不一樣」的樣貌;它往往也是一種平衡遭受破壞的失衡情況。而且,在失去平衡之後,「改變」將成為你我必須面對及處置的一個問題,目標則是往我們所期望的方向來運行及完成。否則,它會帶來各種負面的情緒與苦惱!那麼,面對改變,我們應該懷抱怎樣的態度?其處置的方式又會是如何呢?陶淵明於〈飲酒詩〉的第一首,所呈現「處置改變的態度和方式」,倒是令人稱羨他的覺知力與豁達。

哀榮無定在,彼此更共之。
邵生瓜田中,寧似東陵時!
寒暑有代謝,人道每如茲。
達人解其會,逝將不復疑。
忽與一觴酒,日夕歡相持。
(註3)

  「無定」所欲表達「一切都是不確定」之條件的存在,正是改變之所以形成的催化、推動者。而如此幾微的變遷,唯有「達人」—「達」、「通」之人,方解得箇中的真實滋味(註4)。而藉「忽與一觴酒,日夕歡相持」之語,以闡釋「活在當下」—與改變共舞的模樣,更是一絕(註5)。

  易經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將人類的生命經驗做了細緻的分析,為處於不同情勢與時位情況下的你我,提供任事待人或「開務成物」之時的行動方向。依此角度而言,易經可說是一部論說變化及如何良善應變的經典。照理說,學習易經的人,當是一個能夠與改變共舞、豁達任事的人。可是,為什麼在生活中,我們大部分時候卻仍是問題的製造者?或許問題就出在學習的「習」字(註6)。

  「習」,是一個將知識從無到有、從個人自立自強到「和」以良善臨眾的行動過程;亦必是一個得藉由親力親行才能夠獲得深刻體證的旅程。十幾年易經的推廣教育中,瞭解到學員們在走完一輪的學習後,往往有一種「曾經我眼即我有」的並不真實的認知,卻不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會以為我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會以為我不知道。(註7)

  而「知道」是必須經過力行的檢驗程序,才能確切的呈現它的真實面貌。課堂上一個有趣的提問:「對於苦難或困頓我們可以不可以淺嚐即止?」人間世,對於種種苦難境界到來之時,若無「無畏無懼」的承擔與活在過程中的踐行,又如何能夠獲致徹底的理解和其後的超脫?!如此說來,《繫辭傳》以「唯變所適,不可為典要」所為我們帶出「與改變共舞」的行動基準,真的要有足夠的準備與練習,才能夠隨順自在的成就它。

  《雜卦傳》云:「隨,无故也。」為我們揭露了「與改變共舞」的底蘊。它言說著事物這一剎那生起和下一剎那滅去的事實;而且,唯有將此理解與心相融合一,具念、正知的用之行動之中,才能真正「放下」並了脫煩惱的糾葛纏縛,達到「去故取新」的進展(註8)。其間,如果我們有任何愛喜的執取或厭惡的怨懟,則憂煩將以其排山倒海之勢,行其攻伐侵奪之事,令我們陷於惱、悲、愁、苦的渦流而不能自拔。由此可見,對於易經極簡的文辭,你我都應該更用心的探索那深層的內涵。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註1:佛典中對於五蘊之一的「受」,所做的簡單分類。「業行」,係指我們曾經做過的一切,成為潛
    藏的、足以影響下一次行動之力量的稱名。
註2:「忽然間」係指我們大部分時間都處在「失念」(未具正念)的狀態,不知道變化一直存在且進
    行著;直到衝擊到來,才猛然驚醒的情況。
註3:新譯陶淵明集/溫洪隆 注譯/齊益壽 校閱/三民書局/頁150。
註4:「達」,指凡事皆能將其轉化為無礙者。《繫辭傳》:往來不窮之謂「通」。
註5:陶淵明並非酒鬼;〈飲酒詩〉只不過是將他的悲憤牢騷與超脫寄意於酒。
註6:習者,鳥數飛也;求其熟也,期其知且能。重其和也,要其練達而敏明。
註7:閱讀未經詳實記錄,故遍尋藏書卻找不到它的出處,惜哉!
註8:《雜卦傳》「革,去故也。鼎,取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