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30)哀矜而勿喜

石粤军学长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子张〉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子张〉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子张〉
 

  此三句,皆谈到“过”的概念。首句中谈阳肤要去走马上任,担任典狱长“士师”一职。临行前向曾子请教忠告,曾子就说:“由于上位者没有做好应尽的责任,在制度和政策上提供良好的引导,导致于民心涣散,社会风气败坏。因此,如果在狱中追察出罪犯犯罪的事实由来,不要因为破案而感到高兴,反而应该有哀怜这些犯罪的人所处的情境,和导致偏差的种种原由,保持着悲悯的心理才是。”

  “使”就是派遣,“士”就是监狱(按:《孟子‧告子下》有“管夷吾举于士”即指管仲曾因刺杀公子小白,后来被抓入监牢一事;《圣经》中亦有〈士师记〉)。“情”指真情、实情,要人应有怜悯之心,对于社会上犯错的人给予怜惜。曾子此言,表达出儒家一种包容、同理的态度。人的行为举止,不是一下子就养成的,许多偏差行为来自于其成长过程中的环境影响、错误的对待及生命中(心灵)受伤的经验。若设身处地,恐怕在每一个生命的关口中,他人往往也会有同样的选择。这是“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的感叹,只是悲悯罪犯正直的天性没能有良好的发展,以致偏失而积重难返。此外,违反社会制度的规范,就道义上来看是不是一定就是错,到底也很难说。许多的价值标准,随着政治的转变往往有不同的解读,因此,不要执单一的角度就下论断。

  第二句中以纣为例,说明人要是做了不好的事迹,就很容易让人联想,以既有的印象去框架、贴标签“居下流而天下之恶皆归焉”。“纣”在此可指商纣的不是“纣之不善”,也可以只是个代表性名称,以反应在各个时代中的指标性人物。这些传说记载的事迹,恐怕真实性都有待商榷“不如是之甚也”。子贡此语,不只在于提醒君子洁身自好,另一方面,更要有能够理智辨别事实的能力,而非以感情上的臆测来认定,不能人云亦云,一概而论之的想当然尔。过去在上位者死后都有封“諡号”的作法,用以表彰与批评其一生的作为。

  第三句中谈到“君子之过”,特别指出在上位的领导者,若是有了过失,很容易被人所察觉“日月之食”。但是就是因为身处上位,往往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或是刚愎自用(我怎么会错?),或极力掩饰,产生自暴自弃的结果(不肯面对,或不敢面对人性的真实)。子贡提到,上位者愿意诚实面对错误,是种勇敢;而社会上也会给予肯定“人皆仰之”,否则终是“众恶归焉”。

  这三句连贯,要人自觉到对别人有过的态度:要能“哀矜勿喜”,不能不明究理“众恶归焉”;此外,对于自己的要求,能勇于认错、真心改过“更也”,则仍是不碍光明本性,将负面的“过”转为人所借镜效法的正面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