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观>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易经<观>卦,排序第廿卦,“观”是审视之意,有“敬”、“察”及“深入教化”的意味,一个人心能定、净、静才能观,心灵袪除纷飞躁动、沾染的杂念,才能仔细观察审思。风地观是风吹草偃之意,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一、<观>卦卦辞:盥而不荐,有孚颙若

  “盥而不荐”,盥是洗净之意,包含净身、禁欲的意涵。“不荐”的荐是提出供品,祭祀时人们常会烦恼供品的种类及丰厚程度,易经<观>卦教导大家不用执著于供品本身,因为一般善男信女提出供品牲礼祭拜神明是为了交换,祈请神明保佑回馈,一般人希望供祀得愈丰厚,回馈更多,但易经告诉人们,祭祀不是拿祭品去跟神明交换。“不荐”是指人们在供养神的过程中,透过线香的祭拜祝祷,身心灵安定下来,一无所求。在祭神的时候,宜有“敬、静、净”三合一的心境。

  “不荐”有二种意义,一是不在意荐品的丰薄,只要诚意祭拜;二是不谈交换,而在古代商朝、周朝祭鬼神都期待保佑,易经希望透过<观>卦消除一般人“交换”的祈求,完全诚心无私的奉献,经过这样的心路历程才有“孚”,“颙若”是庄重的意思,“净、敬、静”三样都做到了才有孚。“孚”是要让对方相信,你相信神、神也相信你。杂卦传中提到“临观之义,或与或求”,其中就有求之意,其实<观>卦是无所求的,在<临>卦中全民政治有给与,也有要求,<观>卦重视“有孚”,清楚地审视后才能相信,并且毫无索求。
 

二、<观>卦彖传

  “大观在上”,大观是指大到天地人鬼神的看法,完全没有成见,“观”不只观自己,还要观众民、天地人鬼神、国家,如同老天在看你。“顺而巽”顺着人心,而做什么变化,在这个过程中就看得到天道,顺着人心的造作而有各种变化,有因就有果,是以中正无私,立场坚定地来看天下,不是只看到相貌、表象,可以看到一般人的人心及事件的原因,每件事都是其来有自,非常深入地观察,论语中所谓:“观其所‘由’…人焉廋哉”,可以深入看到人心中的一切,无法藏住,从人的心田审视,每一个起心动念,观察心田长出什么东西。如何准备就有如何的结果,如何养自己就可看出最后如何养天下,“下观而化”,在下面的老百姓这样看而能受到感化、化育、教化,观天之神道,“神道”有因果报应,赏罚在其中,看到大观之中神的主宰就是因果报应,天道中的果报如同地球运转,四季时节准确运行,毫无差误,圣人就用因果神道来教化,中国的神道教化就是因果教育,如此一来天下没有不服。
 

三、<观>卦大象传

  <观>卦大象传:“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君王的政策像风一般深入老百姓的生活,君主看到每个地区不一样的风俗民情,一方风土一方情,而设置不同的教育,现代人民在家庭有伦理教育,到学校就要学科学、美学、公民、法治、健康等教育。

  佛法是以因果教育为基础,觉悟后就得解脱,了悟佛法后,再结合道家老庄思想,清净无为,更能解脱,而易经的天道是无欲的,人很难达到这境界,所以要自强不息,止于至善。

  “设教”是指推动教育制度,不是专指宗教,在上位者须设置不同的教育,让不同地区的人民有不同的发展,现代政府机关必须提供人民当家作主需要的教育,如果一个社会法治素养不足,原因在于公民教育做得不够,执政者不宜以严刑峻罚来强制建立法治观念,公民教育须在生活中推动落实,“顺而巽”顺着人心的造作去看变化,例如骑车戴安全帽、禁吃槟榔。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也是指因果教育,而不是有形的法律制度。这些教育都要由“先王”来设置,可见得<观>卦非常地深刻,现代社会在民主政治公民教育中完成省方观民设教的政府机能。

  杂卦传所谓“临观之义,或与或求”,重点在于全民政治中老百姓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并非凭空无代价地收获。当权者思考必须要付出什么,才能获得人民的信赖。中国相信因果教育,就是<观>卦的神道。

  日本神社俗称鸟居,有“观”的形状,日本信奉神教,天皇为天神的代表。中国的神道即指因果教育,并非一个神格化的主宰,<观>卦大象传:“风行地上,观。”,强调为政者很深入了解才能教化人民,人类在15世纪启蒙运动才从神教挣脱出来,人才是主宰者。
 

四、<观>卦爻辞

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

  初爻“童观”与二爻“闚观”都有主观的个体,都是小人物。“童观”是对一切事情都看得很单纯的人,任何老百姓看这个世界都很单纯,平日只关心一己,只问:“我好不好?工作好不好?生活好不好?”,看世界的眼光很简单,只看到眼前表象的东西,不去论究深层的内涵。初爻爻变为风雷<益>卦,一切要利益于己身才行,不利于自己就不接受、不采取行动,只做有利于自己的事。

  “小人”无咎是指老百姓,包括三教九流市井小民,这些人只相信表面的现象,不相信“盥而不荐”,希望“荐而有佑”,例如:祭拜妈祖时,许愿如实现愿望,日后打金链子还愿,这是“小人道”即为一般老百姓的行径,此处的“小人”与<否>卦的“小人”不同。

  但初爻“君子吝”,易经认为在社会上有教养、有学识的君子如持“童观”就“吝”,因为欠缺宽广的视野、恢宏的气度,可见得易经对于知识份子或受过良好公民教育的君子有更高的期许。

六二:闚观。利女贞。

  “闚观”是指古代女孩子在家里的门帘缝隙看外面,引申为个人的家风成见,或各行各业的行业观点、门户之见。“利女贞”重要的是要守正道,此处的“女”不是指女性,而是欲望或私领域。

  小象传:“亦可丑也”的“丑”是指一类之意,每一种家业都认为自己有守正道,只需照顾到自己的行业利益,在全民政治中各类行业的老百姓都有各自持守的正业,重要的是私领域的欲望追求须符合正道,才会有利。

六三:观我生。进退。

  愿意服务社会的人审视自己的一生所作所为,如同小象传所述:“未失道”,此处所谓“道”包括神道、公道、人道,亦即不失神道的教育。“进退”是指言行作为,例如官场、职场上的升迁、下台,都不失道,不会失据,这是因为言行举止符合因果教育、人伦常道。

  爻变为<渐>卦,探讨合于团体伦常的进退之道。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利用宾于王”,即利用宾客或他国的文明制度,来建立自己的基础。“观国之光”是指向他人学习,推崇他人的优点。

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

  居于最高位的人,就像神道的众神,天神看众生,为天下服务,没有分别心或私心,符合“大观在上”,以“至临”方式面对民众,不分党派,毫无成见,以清净心、恭敬心、诚敬心处理众人之事。

  五爻的“观我生”是观民,二爻“观我生”是观自己。

上九:观其生。君子无咎。

  从五爻的“观我生”面对众生老百姓,怀有大的抱负,但进退之间无法完成志愿时,可能由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还做不到走到上爻,在观察自己的一生中,自己看得很长远,而人民的公民教育尚未普遍,无法配合,还无法教化全体民众,一无所怨,也无咎责,时机未到,也无法强求,古云:“春秋俟后圣”,有待未来后进的努力与实现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