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觀>卦

李漢章老師講授
書苑編輯部整理

  易經<觀>卦,排序第廿卦,「觀」是審視之意,有「敬」、「察」及「深入教化」的意味,一個人心能定、淨、靜才能觀,心靈袪除紛飛躁動、沾染的雜念,才能仔細觀察審思。風地觀是風吹草偃之意,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一、<觀>卦卦辭:盥而不薦,有孚顒若

  「盥而不薦」,盥是洗淨之意,包含淨身、禁慾的意涵。「不薦」的薦是提出供品,祭祀時人們常會煩惱供品的種類及豐厚程度,易經<觀>卦教導大家不用執著於供品本身,因為一般善男信女提出供品牲禮祭拜神明是為了交換,祈請神明保佑回饋,一般人希望供祀得愈豐厚,回饋更多,但易經告訴人們,祭祀不是拿祭品去跟神明交換。「不薦」是指人們在供養神的過程中,透過線香的祭拜祝禱,身心靈安定下來,一無所求。在祭神的時候,宜有「敬、靜、淨」三合一的心境。

  「不薦」有二種意義,一是不在意薦品的豐薄,只要誠意祭拜;二是不談交換,而在古代商朝、周朝祭鬼神都期待保佑,易經希望透過<觀>卦消除一般人「交換」的祈求,完全誠心無私的奉獻,經過這樣的心路歷程才有「孚」,「顒若」是莊重的意思,「淨、敬、靜」三樣都做到了才有孚。「孚」是要讓對方相信,你相信神、神也相信你。雜卦傳中提到「臨觀之義,或與或求」,其中就有求之意,其實<觀>卦是無所求的,在<臨>卦中全民政治有給與,也有要求,<觀>卦重視「有孚」,清楚地審視後才能相信,並且毫無索求。
 

二、<觀>卦彖傳

  「大觀在上」,大觀是指大到天地人鬼神的看法,完全沒有成見,「觀」不只觀自己,還要觀眾民、天地人鬼神、國家,如同老天在看你。「順而巽」順著人心,而做什麼變化,在這個過程中就看得到天道,順著人心的造作而有各種變化,有因就有果,是以中正無私,立場堅定地來看天下,不是只看到相貌、表象,可以看到一般人的人心及事件的原因,每件事都是其來有自,非常深入地觀察,論語中所謂:「觀其所『由』…人焉廋哉」,可以深入看到人心中的一切,無法藏住,從人的心田審視,每一個起心動念,觀察心田長出什麼東西。如何準備就有如何的結果,如何養自己就可看出最後如何養天下,「下觀而化」,在下面的老百姓這樣看而能受到感化、化育、教化,觀天之神道,「神道」有因果報應,賞罰在其中,看到大觀之中神的主宰就是因果報應,天道中的果報如同地球運轉,四季時節準確運行,毫無差誤,聖人就用因果神道來教化,中國的神道教化就是因果教育,如此一來天下沒有不服。
 

三、<觀>卦大象傳

  <觀>卦大象傳:「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君王的政策像風一般深入老百姓的生活,君主看到每個地區不一樣的風俗民情,一方風土一方情,而設置不同的教育,現代人民在家庭有倫理教育,到學校就要學科學、美學、公民、法治、健康等教育。

  佛法是以因果教育為基礎,覺悟後就得解脫,了悟佛法後,再結合道家老莊思想,清淨無為,更能解脫,而易經的天道是無欲的,人很難達到這境界,所以要自強不息,止於至善。

  「設教」是指推動教育制度,不是專指宗教,在上位者須設置不同的教育,讓不同地區的人民有不同的發展,現代政府機關必須提供人民當家作主需要的教育,如果一個社會法治素養不足,原因在於公民教育做得不夠,執政者不宜以嚴刑峻罰來強制建立法治觀念,公民教育須在生活中推動落實,「順而巽」順著人心的造作去看變化,例如騎車戴安全帽、禁吃檳榔。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也是指因果教育,而不是有形的法律制度。這些教育都要由「先王」來設置,可見得<觀>卦非常地深刻,現代社會在民主政治公民教育中完成省方觀民設教的政府機能。

  雜卦傳所謂「臨觀之義,或與或求」,重點在於全民政治中老百姓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並非憑空無代價地收穫。當權者思考必須要付出什麼,才能獲得人民的信賴。中國相信因果教育,就是<觀>卦的神道。

  日本神社俗稱鳥居,有「觀」的形狀,日本信奉神教,天皇為天神的代表。中國的神道即指因果教育,並非一個神格化的主宰,<觀>卦大象傳:「風行地上,觀。」,強調為政者很深入了解才能教化人民,人類在15世紀啟蒙運動才從神教掙脫出來,人才是主宰者。
 

四、<觀>卦爻辭

初六:童觀。小人無咎。君子吝。

  初爻「童觀」與二爻「闚觀」都有主觀的個體,都是小人物。「童觀」是對一切事情都看得很單純的人,任何老百姓看這個世界都很單純,平日只關心一己,只問:「我好不好?工作好不好?生活好不好?」,看世界的眼光很簡單,只看到眼前表象的東西,不去論究深層的內涵。初爻爻變為風雷<益>卦,一切要利益於己身才行,不利於自己就不接受、不採取行動,只做有利於自己的事。

  「小人」無咎是指老百姓,包括三教九流市井小民,這些人只相信表面的現象,不相信「盥而不薦」,希望「薦而有佑」,例如:祭拜媽祖時,許願如實現願望,日後打金鍊子還願,這是「小人道」即為一般老百姓的行徑,此處的「小人」與<否>卦的「小人」不同。

  但初爻「君子吝」,易經認為在社會上有教養、有學識的君子如持「童觀」就「吝」,因為欠缺寬廣的視野、恢宏的氣度,可見得易經對於知識份子或受過良好公民教育的君子有更高的期許。

六二:闚觀。利女貞。

  「闚觀」是指古代女孩子在家裡的門簾縫隙看外面,引申為個人的家風成見,或各行各業的行業觀點、門戶之見。「利女貞」重要的是要守正道,此處的「女」不是指女性,而是欲望或私領域。

  小象傳:「亦可醜也」的「醜」是指一類之意,每一種家業都認為自己有守正道,只需照顧到自己的行業利益,在全民政治中各類行業的老百姓都有各自持守的正業,重要的是私領域的欲望追求須符合正道,才會有利。

六三:觀我生。進退。

  願意服務社會的人審視自己的一生所作所為,如同小象傳所述:「未失道」,此處所謂「道」包括神道、公道、人道,亦即不失神道的教育。「進退」是指言行作為,例如官場、職場上的升遷、下台,都不失道,不會失據,這是因為言行舉止符合因果教育、人倫常道。

  爻變為<漸>卦,探討合於團體倫常的進退之道。

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

  「利用賓于王」,即利用賓客或他國的文明制度,來建立自己的基礎。「觀國之光」是指向他人學習,推崇他人的優點。

九五:觀我生。君子無咎。

  居於最高位的人,就像神道的眾神,天神看眾生,為天下服務,沒有分別心或私心,符合「大觀在上」,以「至臨」方式面對民眾,不分黨派,毫無成見,以清淨心、恭敬心、誠敬心處理眾人之事。

  五爻的「觀我生」是觀民,二爻「觀我生」是觀自己。

上九:觀其生。君子無咎。

  從五爻的「觀我生」面對眾生老百姓,懷有大的抱負,但進退之間無法完成志願時,可能由於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還做不到走到上爻,在觀察自己的一生中,自己看得很長遠,而人民的公民教育尚未普遍,無法配合,還無法教化全體民眾,一無所怨,也無咎責,時機未到,也無法強求,古云:「春秋俟後聖」,有待未來後進的努力與實現抱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