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改变

刘哲雄老师讲授

  时间总是借由周遭所发生的种种变动,回应似的装扮出它的模样。过往在台湾,每当新年即将到来,一般我们都会收摄起纷扰的情绪,然后说出:“一年复始,万象更新”的话语,以表达期望明年会更好与重新开始的心情。现在,我们却发现:在人们所设定的时间轴上,岁末年终的跨年狂欢,既像一种仪式又像另类传染病般的袭卷了台湾的每一个城市。事实上,不论我们用什么方式来跨越昨日、进入新年,各类条件的汇聚所带来的“改变”,始终无情的、不受控制的持续进行着…;不过,其间的“人为改变”,却是可以具有温度的。

  在始进入2013年的台湾,“年终奖金”仍是媒体最夯的话题;可惜的是它却在有意无意间,将台湾二分成“公务人员”与“非公务人员”,静悄悄的撕裂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令认定奖金情事本就应如此的人们,伤心不平的布局著抗争的事宜;动荡不安的气氛正随着投入不确定性的“政治协商”持续的发酵著…。

  打心底不愿见到事情向着更形恶化的“二分与抗争”状况推进;想到《系辞传》“作易者,其有忧患乎”的话语,动念用不设定的方式占问:“面对改变所应具备的正确态度是什么?”不知是自己于占问之时泄露了忧思,或“作易者,其有忧患之心”,预计为不设定的占问与命题竟得“遇困之姤”—困卦与困卦之六三与上六爻应占而出的回应!

  “遇困”,是提醒我们“任何的改变必然存有难解的困境?”抑或是要认真的告诉你我“就是遭逢困境才要寻求改变,并希望借由改变以解套?”也许应是二者综合之后才是正解。而我们或许更可以从其中激发出同理之心!因为“泽无水,困”的言说,直接阐明了“正由于资源匮乏,才会产生困境。而其后力图扭转的做法,必然与‘惯性认知’产生落差,使事件更陷于纠缠与纷争的‘困而又困’之中”。

  此时,“致命遂志”正是一剂苦得不能再苦的良药。它试图告诉你我:“当我们觉知‘困’乃由于资源渐趋匮乏与理势条件发展之当然,并明白其不可强求改变而只能听其自至的时候,为了遂行心中深远的愿景—借由改变以趋于良善的目标,你我皆应该勇敢的承担起那‘不可避免的无奈’,在‘认命’中自振自奋的迎向艰辛困顿的试炼(注1),并且,将操之于我的那个区块—志,做为再出发的起点,彻头彻尾的开展起来,才能向着目标持续的前进。”(注2)此刻,“人为改变”的促成者—不论其为政策拟定者、或为法律制定者、或为自己,都可借由真诚用心的说明与沟通,使得其他人所不愿见到的改变因为具有温度,,而更容易令人接受。《彖传》所言“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如实的道出其间的妙用。

  “困”之状况的呈现,必定是经过长时间的渐次累积,然后,在某一个所有条件聚合,而且皆达于成熟的刹那才显示出来的。政策拟定者若能掌握“险以说”—强调一种“甘愿受,欢喜做”的味道,真诚承认“由于‘辩之不早辩’,或受限于情势与己力不足以扭转劣势”,才导致此等状况的发生,并用心的说明政策的推展有助于达到“困而不失其所亨”—令大家“有感”于整体环境可以获得改善的境地,则使大家“忘劳、忘死”的情状或可以想见(注3)。而卦辞所谓“有言不信”的说辞,一方面说明著“伤心不平者”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更强调“夺言无益,力行为尚”—与其试图压下不平之语,不如真诚的力行改善作业为宜—的真谛。这一切或可让我们仔细的参酌品味而行。

  至于应占而出的“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蔾,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与“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动悔,有悔,征吉。”之言,除了明确指出“已然陷于腹背受敌、进退两难的凶恶境遇”之外,更指向“真心悔改以详察秋毫、认清状况,并寻求改善状况”的必要性。而“姤者,遇也”,或言此是一大“机会”也未可知啊。也许于此时此刻,要紧的是“劳民劝相”的互相牵引,暂时放下不平的情绪,齐力向着“开源”的方向启动重挖一口井的作业(注4),期能人人皆达于“自天佑之,吉无不利”的“大有”情境,共享一个要什么有什么,什么都有的境界。

 

注1:此所言之“认命”者,必是出于对整体情况的了知,然后坦诚的、全然的接受一切现实变化,并
    在其中开展出生机者;就像“坚持”与“执著”间微细的差异一样,稍微有一些偏离,则将成为
    随波逐流者矣。

注2:摘录自笔者所著电子书《用人生阅读易经》“转化困境为成长与跃升的动能”一章中对困卦的论
    述。

注3:兑卦《彖传》“兑,说也。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说以先民,民忘其劳
    ;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

注4:井卦六爻以挖井为喻,从开挖之始的“井泥不食”,终获“寒泉食”与“井收勿幕”的共享一切
    成果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