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改變

劉哲雄老師講授

  時間總是藉由周遭所發生的種種變動,回應似的裝扮出它的模樣。過往在台灣,每當新年即將到來,一般我們都會收攝起紛擾的情緒,然後說出:「一年復始,萬象更新」的話語,以表達期望明年會更好與重新開始的心情。現在,我們卻發現:在人們所設定的時間軸上,歲末年終的跨年狂歡,既像一種儀式又像另類傳染病般的襲捲了台灣的每一個城市。事實上,不論我們用什麼方式來跨越昨日、進入新年,各類條件的匯聚所帶來的「改變」,始終無情的、不受控制的持續進行著…;不過,其間的「人為改變」,卻是可以具有溫度的。

  在始進入2013年的台灣,「年終獎金」仍是媒體最夯的話題;可惜的是它卻在有意無意間,將台灣二分成「公務人員」與「非公務人員」,靜悄悄的撕裂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令認定獎金情事本就應如此的人們,傷心不平的佈局著抗爭的事宜;動盪不安的氣氛正隨著投入不確定性的「政治協商」持續的發酵著…。

  打心底不願見到事情向著更形惡化的「二分與抗爭」狀況推進;想到《繫辭傳》「作易者,其有憂患乎」的話語,動念用不設定的方式占問:「面對改變所應具備的正確態度是什麼?」不知是自己於占問之時洩露了憂思,或「作易者,其有憂患之心」,預計為不設定的占問與命題竟得「遇困之姤」—困卦與困卦之六三與上六爻應占而出的回應!

  「遇困」,是提醒我們「任何的改變必然存有難解的困境?」抑或是要認真的告訴你我「就是遭逢困境才要尋求改變,並希望藉由改變以解套?」也許應是二者綜合之後才是正解。而我們或許更可以從其中激發出同理之心!因為「澤无水,困」的言說,直接闡明了「正由於資源匱乏,才會產生困境。而其後力圖扭轉的做法,必然與『慣性認知』產生落差,使事件更陷於糾纏與紛爭的『困而又困』之中」。

  此時,「致命遂志」正是一劑苦得不能再苦的良藥。它試圖告訴你我:「當我們覺知『困』乃由於資源漸趨匱乏與理勢條件發展之當然,並明白其不可強求改變而只能聽其自至的時候,為了遂行心中深遠的願景—藉由改變以趨於良善的目標,你我皆應該勇敢的承擔起那『不可避免的無奈』,在『認命』中自振自奮的迎向艱辛困頓的試煉(註1),並且,將操之於我的那個區塊—志,做為再出發的起點,徹頭徹尾的開展起來,才能向著目標持續的前進。」(註2)此刻,「人為改變」的促成者—不論其為政策擬定者、或為法律制定者、或為自己,都可藉由真誠用心的說明與溝通,使得其他人所不願見到的改變因為具有溫度,,而更容易令人接受。《彖傳》所言「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如實的道出其間的妙用。

  「困」之狀況的呈現,必定是經過長時間的漸次累積,然後,在某一個所有條件聚合,而且皆達於成熟的剎那才顯示出來的。政策擬定者若能掌握「險以說」—強調一種「甘願受,歡喜做」的味道,真誠承認「由於『辯之不早辯』,或受限於情勢與己力不足以扭轉劣勢」,才導致此等狀況的發生,並用心的說明政策的推展有助於達到「困而不失其所亨」—令大家「有感」於整體環境可以獲得改善的境地,則使大家「忘勞、忘死」的情狀或可以想見(註3)。而卦辭所謂「有言不信」的說辭,一方面說明著「傷心不平者」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更強調「奪言無益,力行為尚」—與其試圖壓下不平之語,不如真誠的力行改善作業為宜—的真諦。這一切或可讓我們仔細的參酌品味而行。

  至於應占而出的「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與「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之言,除了明確指出「已然陷於腹背受敵、進退兩難的凶惡境遇」之外,更指向「真心悔改以詳察秋毫、認清狀況,並尋求改善狀況」的必要性。而「姤者,遇也」,或言此是一大「機會」也未可知啊。也許於此時此刻,要緊的是「勞民勸相」的互相牽引,暫時放下不平的情緒,齊力向著「開源」的方向啟動重挖一口井的作業(註4),期能人人皆達於「自天佑之,吉无不利」的「大有」情境,共享一個要什麼有什麼,什麼都有的境界。

 

註1:此所言之「認命」者,必是出於對整體情況的了知,然後坦誠的、全然的接受一切現實變化,並
    在其中開展出生機者;就像「堅持」與「執著」間微細的差異一樣,稍微有一些偏離,則將成為
    隨波逐流者矣。

註2:摘錄自筆者所著電子書《用人生閱讀易經》「轉化困境為成長與躍升的動能」一章中對困卦的論
    述。

註3:兌卦《彖傳》「兌,說也。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說以先民,民忘其勞
    ;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

註4:井卦六爻以挖井為喻,從開挖之始的「井泥不食」,終獲「寒泉食」與「井收勿幕」的共享一切
    成果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