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25)朽木不可雕也

石粤军学长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 -〈公冶长〉

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公冶长〉

宰予就是宰我,昼寝一事,在前几次课程中已经提过。这个白天睡觉的家伙,不知是在课堂中打瞌睡呢? 还是在寝室梦周公? 反正就是把老师惹毛了。孔子就说:“烂木头不值得雕刻,粪土的墙头也不必用石灰修饰。对于宰我这家伙,我也懒得骂了。随他。”文中“朽木”、“粪土之墙”都是指本质不好之物,无论后来经过多少修饰,一样没有太大的用处。这个观点,与前文谈到“绘事后素”的本质论一致,只是此事正是从反面角度来印证。“杇”就是以石灰粉饰,“诛”在此作责骂解。“昼寝”又有一说为“画寝”,就是在墙上涂鸦,至于画了什么让孔子这么生气,那就得问问孔子了。

下一句中,孔子余怒未消,又把宰我数落了一番:这恐怕是孔子之前对宰我的期许太高,以致失望也更大。他说:“以前我听了人说,就相信了。但现在,我听了人说完,还是看他的行为,才能肯定他的说法。这是宰我让我得到的经验,从此以后改变我原来对人的态度。”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 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雍也〉

季氏,传为季康子,派人来召闵子骞做费城的邑长,不过,季氏乱政,风评又不好,所以闵子骞就请来使向季氏说明:“好好替我推辞吧。要是再来找我,我就要落跑到汶水齐鲁之际,脱离你的势力范围了。”这当然也是说明闵子骞不愿为季氏同流合污的心意,也摆明了这不是要人“三顾茅庐”的惺惺作态。《论语》中这一记载,就把那些求干禄、为之聚敛的同门比下去了。

 

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雍也〉

这一段文句,一来指出为人正直贤能者,不走后门、攀关系,从日常表现中即可看出来。子游去当了鲁国小邑武城的邑长,把学理配合上实际经验来印证。孔子问子游有没有得到好的人才帮助,子游就向孔子介绍澹台灭明,说他不走小路,下班后不会来打屁聊天。后来澹台灭明也成为孔门弟子,在《史记》中七十二门人中列名。只不过,澹台灭明容貌丑陋,因此人家见了都以为这个人一定不是好人,但相处久了,就自然可以了解。因此,在《韩非子‧显学》中有记载孔子对宰我与澹台灭明的评语:澹台子羽,君子之容也,仲尼几而取之,与处久而行不称其貌。宰予之辞,雅而文也,仲尼几而取之,与处而智不充其辩。故孔子曰:“以容取人乎?失之子羽;以言取人乎?失之宰予。”故以仲尼之智而有失实之声。(按:澹台灭明,字子羽)。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雍也〉

樊迟,名须,字子迟。从名字来看,“须”有“待”意,也就是要多一点时间;“迟”有反应慢的暗示。不过,从樊迟与孔子的互动,也可见得孔子对待樊迟不若其他根性利的弟子。本句“问仁”的回答,孔子就要樊迟从实践中针对现实的问题找答案,而不要花费心思在捉摸不定的事物上。樊迟的“知”看来有默认立场,因此孔子一语道破“务实”原则,以当下人世间应当作为去努力,不要想那些神通虚妄的作法,就是“知”。“民”就是“人”,“敬鬼神而远之”就要樊迟不要去想那些不实际的事物,把心思放在可以掌握的。而樊迟续问“仁”,孔子也四两拨千斤,要他“先难而后获”,要从眼下的事情着手,不取巧、不好高鹜远,累积日久,自然有所收获。不过,这样的实践方法,在《系辞》中“损”卦也有“先难而后易”的说法,与孔子所言相通。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 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雍也〉

宰我这个伶牙利齿的学生,假设了一个问题问孔子。他说:“有人告诉我井中有人,我要不要跳下去救他呢?”,文中“仁者”与“井有仁”的“仁”字,均指“人”;“从之”就是听他的话,一起下去救人。孔子觉得这个问题的动机不够清楚,因此回答说:“那里是这样子的。作为君子,当然可以舍身救人,但不是让自己陷入一个难境。”,“逝”就是前往,“陷”就是陷落;这就是说,必须考量自己的能力是否足以担此任务,否则就要另觅途径,一味蛮勇或愚勇,冲动地跳下去若不能救人,反而牺牲更是得不偿失。在此,孔子并没有先考虑这个“井中有仁”的真假,而以单纯问题解决的方向来思考。孔子担心宰我这个学生又抓到老师的语病,于是补充说:“君子是不怕上点小当,有些损失;但重点是,自己不是呆子,在合理的推论下,采取适当的行动。”“罔”就是空,也就是脑袋空空,受人操弄。此句反应出君子必有仁心,仁心建立在知的基础上。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 天厌之!”-〈雍也〉

孔子在卫国去见卫灵公的夫人南子,虽说南子的风评不好,历史上又没有交代孔子见南子的原由和其间过程。只知道子路不太爽,给老师摆脸色。孔子在难以解释的情况下,只指天为誓,以明心志。至于此句之解,有一说“我若有不合于礼,则老天也会厌弃我”;又有“我所以否塞不通,有道不行,是老天的安排。我又怎会想要借着套个裙带关系,去发展自己的理想?”仅供参考。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 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 必也圣乎? 尧舜其犹病诸? 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雍也〉

子贡这个大商人,设想若能博施救济,或许是他能力可以做到的事;这样的作法,是不是符合老师所说“仁”的标准? 只是孔子就子贡设想的有形物质提升到无形的心灵层次,以“立人”与“达人”扩大充实,并称此为“圣人”之业。佛家谈财施、法施、无畏施;而菩萨谈“济众救世”、“自觉觉人”。子贡把想法订得太大,恐怕在实践上有困难,因此孔子要子贡能从身边的人、事、物做起,就是行仁的方法。这也说明“仁”不是好高鹜远,要逐步累积而来。“病”就是自己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述而〉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述而〉

孔子对颜渊的赏识,往往以接班人视之。他对颜渊说:“如果能有发挥的机会,那自然要把握去实践大道;但若不受重视,被人所弃置,也会藏道于民,借由教育来影响社会。这样的态度,不怨天尤人,相信终可以有自己发挥所在,只有我和你能够坦然处之吧。”

只是子路听了,心里觉得自己也可以为老师做些什么。于是说:“老师,你要是想到指挥作战之事,要找谁呢?”原本满心期待孔子的钦点,可惜孔子一点都不给面子,说:“徒手与虎搏斗,没有舟船就渡河,这样牺牲而不后悔的人,不是我想要一起共事的。一定要选择的话,我宁可要与面对事情有风险考量,善于计划而能成就功业的对象。”“行”就是率军作战,“暴虎”就是赤手空拳打老虎,“冯河”就是无舟而涉。这段话孔子想要表达的是:“勇”不是外在的血气之刚,而是有谋能成的作为,有风险观念,有步骤实行,面对困难有方法解决又不失考量,才是真正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