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23)绘事后素

石粤军学长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 始可与言诗已矣!”-〈八佾〉

孔子不太轻易称许学生,同时在教学进度上,《诗经》被认定是高级班的教材。而《诗经》中自由发挥的空间,也让孔子在与学生的互动中有所启发,正是“教学相长”。这个情况,在〈学而〉篇中子贡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就有花火,而本章中子夏一句“礼后乎?”又给了孔子灵感。子夏以《诗经》中的文句请问孔子,“倩”就是两颊,“盼”就是黑白分明的眸子。“素”是天生丽质,“绚”则是五彩缤纷的装饰。原句本来是说“丰满的两颊配合著迷人的微笑,黑白分明的眼晴有着诱人的光彩。天生丽质的容貌,不化妆也好看(看来像是上了妆一样)。”子夏请问的是此句言外之意。孔子回答说:“如同绘画一样,得先打好白底才能上色;人也要有好的本(体)质,所有的妆饰才会相得益彰。”聪明的子夏就联想到“礼”对人的作用,目的不正是在反应出人性的本质,而非约束。因此,要根据人性来发展出“礼”;反过来说,正因为人有了与禽兽不同的性情和心灵,礼乐的规范才有价值。因此,人性的本质就是孔子说的“弟子入则孝,出则悌,泛爱众,而亲仁。”也就是“素”的底蕴,为人的根本;“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则是“文”的包装。只有在基本功“孝悌爱仁”得做好,“学文”才有意义,使得“文”与“质”相互辉映,“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孔子听子夏这个解释,十分赞许,故说“启予”也就是给予我新的启发和灵感,也肯定子夏有资格进入高级班来研读。“绘事后素”的意思,应用在商业中,也可以视为产品力与行销力的配合,没有产品力这个前提“素”,所有行销力“绚”只是昙花一现,努力终究是空欢喜一场。

 

子游曰:“事君数,斯辱矣! 朋友数,斯疏矣!”-〈公冶长〉

子游,是以文采称著。“数”音烁,就是屡次;每次都来噜苏,则对上自取其辱,老板不听你的;对同侪朋友,惹人疏远。因此后人有解:一是“谏君不行,则去;导友善不纳,则止”;二是“臣不显谏”对上、对同侪者有过,应曲折婉转,见机而行,直来直往,容易伤人又得不到效果,这是进言的智慧,也是处世的圆融。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八佾〉

“八佾”原为祭礼中的舞蹈,此篇中多谈礼制。本章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以言语称著,只是有时话说多了,一不小心就“引申发挥”,不一定真有根据。“社”就是祭祀后土之地(即祭地),在此处多植当地树种,以表明风土,也作为立国标竿以启发人心,类似于今日国花、市花的象征意涵。宰我就回答哀公的问题之外,藉题发挥“使民战栗”要哀公能重振朝纲。古字“栗”同“栗”,也有战栗之意。只是这样的说法,不符史实精神,孔子对于这样的发挥,给予宰我提醒有三不言,包括:“已经发生的事就不要再提,已经做了决定的案子就不再反复碎嘴,对于过去的事情不再追究。”因为这样的努力,只是扰乱人心,于事无补;对于既成事实不再留恋,要把努力和眼光放在可以改变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