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8)吾道以一贯之

石粤军学长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 非与?”曰:“非也! 予一以贯之。”-〈卫灵公〉

子曰:“参乎! 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这两段章句的共同点,就是孔子“一以贯之”的“道”;但这“一”究竟是什么,在《论语》中孔子始终没有明说。曾子体会是“忠恕”到底是不是孔子的原意,终成公案。不过,可以掌握的是,孔子有一系统的思想体系是相当明确。“识”读“志”,有身触心通;“多学而识之”,非仅见识、学问广博,更重要的是有所领悟,成自己的系统,《易》中“大畜”卦谈“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可以类比。(在“大畜”后有“泰”,则可以天地交,贯通一气) “贯”字也有“行”的意思,因此“一以贯之”也可以说是“一以行之”,也就是得身体力行的实践哲学。曾子所体会的“忠恕”,从各家解释中都言之成理:

-    朱熹:“尽己之谓忠,推己及人之谓恕。‘而已矣’者,竭尽而无余之辞也。”;
-   《大学》中的“絜矩之道”;
-   《中庸》中“君子之道”(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勿施于人);
-    刘氏《正义》:“己立己达,忠也;立人达人,恕也。二者相因,无偏用之势。”;
-   《论语》中亦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均可作解。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无加诸人”子曰:“赐也! 非尔所及也。”-〈公冶长〉

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态度,也是“恕”道的同理心。只是“无”的境界较“勿”为高:“勿”有禁止、约制的意思,而“无”已经成为自然的态度。子贡虽有体会,但孔子以为要能实践还要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正是知道不代表了解,了解不代表能实行,从“知”到“行”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才说“非尔所及”,在当下的时间点也许尚不能做到,但有勉励期许的意思。

子贡的个性与兴趣,多在外交、经营上;从他的理解与领悟,或是提问,也都反应这样的倾向: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

“文章”,以三国曹丕所言:“文章者,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典论‧论文》) 可以作解,在《诗》、《书》、《礼乐》等的经典之外,一种经世济民的实作学问。这些在有形的作为方面,子贡是深感兴趣的“可得闻也”,因此有些心得。但就形上哲学的部份,包括《易》与《春秋》,则在《论语》中只字未提,同时可能在一般讲学中,孔子恐怕也囿于学生程度,少谈及此。对于子贡这样近身的弟子,也因为个人兴趣和理解力,对此不太有感应和心得“不可得而闻也”。有研究以“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推论儒学中不谈性与天道,实在是误解:《汉书》中指出《易》和《春秋》是“赞幽神明、通人天之道”,孔子作《系辞》(现今学者仍有疑问)、著《春秋》实是形上哲学的最好代表。只是中国哲学谈实践工夫,强调个人体会,因此流传下来的资料和解读各有不同所致。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 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宪问〉

孔子认为君子应该要具备三种德性,分别是仁、知和勇,也就是《中庸》所言的“三达德”。(见〈子罕〉) 孔子自谦自己还没有能够做到,而子贡懂得的心意,认为孔子是身体力行者,是在说明自己实践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