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工夫论的解读与步骤

石粤军学长

前言
  “道”的体现,取决于“心灵的自觉”,必须是经过长期的信仰坚持和身体力行,才能逐步显现出轮廓。这个轮廓,透过“语言文字”的表现,特别是其中的炼字、锻句,粹出生命经验的记录。在现今儒学荒芜的时代中,太多的论文只是资料的替换,引证论述的纸上工夫,缺乏了生活实践和工夫体验–当然也是因为这些“工夫”的作法,无法放在学术论文之中,却正是曾老师所说中国哲学的“学(习)”的难处。

提要:
第三讲“工夫论”的解读
一、“工夫论”何以需要解读或诠释?
1-1 因为涉及“道”
1-2 解读出来的,不是“道”的本身,而是“道的虚廓”-“道”的特殊存在形式
1-3 此意为“心”所悟,是一种“实感”
二、“工夫论”解读的三个步骤(要点)
三、如何解读“工夫论”?依不同的言说,有三个方式:哲学的、艺术的和道德的
3-1 哲学方面:有明白清楚的标志–以《老子》为代表
3-2 艺术方面:模糊两端,隐而不显–以《庄子》为代表

 

第三讲“工夫论”的解读

一、“工夫论”何以需要解读或诠释?
  “道”的解读或诠释,可以“电影”的解读来类比:在看剧情与人物演出之外,也有引人荡气回肠、低吟不已的余味和启发,前者可视为一种表层的涵意,单就直接的情节和人物情感表达,可以不用经过解读;但情节、人物只是题材,是为了表达主题的材料而不是主题。后者的余味,则多在这些题材之外的发人省思,也就是“意在言外”的深层涵意,然而不经提点,恐怕有感动却莫名。“道”的存在形式,也具有表层的现象与深层的形上两种形式,怎么说都对也不对–不能用语言直接描述,必须用心体会,因此透过“明觉的心”来穿透表层的现象,看到深层的“道”。因此,不是“认知”(看到表层,以既定的逻辑、方法去认识)而是“解读”(看到深层,因人有不同的理解和说法)。

1-1 因为涉及“道”
  既然“道”必须“解读”,就必须用“存在的分析”自“语言文字”中去提取出这种“生命存在的纯粹形式”(即“道”)。本来这种“生命之所以为生命”,万物一体共有的生命经验,就存在于天地之间,正是“翠竹黄花,莫非中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但,这种放牧式的作法,视个人自觉的工夫在天地间游走、碰撞,有幸得其领悟,可以解决生命中的问题;不幸就昏昧浑噩,终其一生。倒不如踏实恳切,依循前人的足迹,自经典中所寄托的脉络中,寻找出可能的方向和问题的解答。透过人为的文字语言表达中(非真实的世界),如同上文中电影的人物与剧情的舖陈,提点出其余味和启发。

  所以,回归到语言文字中求“道”,虽然是间接的方式,但有脉络可循,可以学习。我们不能忽略了其中的难度,包括:语言表达的脉络规则,除了文法、逻辑上的问题外,更有人为语言障、文字障的执著。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其在天地间漫无目的地搜寻无声无臭、无迹可循的“道”,还不如步步札实,在经典中用心,透过“指月之指”,从这个“指头”中所引的方向看过去,或许是个寻“道”的方法。

1-2 解读出来的,不是“道”的本身,而是“道的虚廓”-“道”的特殊存在形式
  每个人从经典中所解读出来的“道”,并非“道”的本身,而是“道的虚廓”,也就是“生命的纯粹形式”,并无生活经验内容–这也是突显出“道”可以如此自由、圆满的重要因素。我们可以称此为“道”的“法式”,这个“法式”须与个人真实的生活经验接合,“道”才开始有了意义–也就是矫正、鉴别我们的人生。因此,“如道”是一种生活标准,而“法式”则是学习的摹帖,不断自我鉴别、汰无存菁,从驳杂到纯粹,就有“体道”的感动。

  当然,无论是自觉体悟或是透过经典,都可以“体道”;只是自觉体悟的方式,恐怕是“日月至焉”的刹那清明,若不能捕捉住瞬间感动,又转眼杳然无踪。透过经典学习的“体道”,这种“体道”不是对“物”(idea)的认识(单一的、有对象性的),而是心中的“豁然贯通”(全面的、系统性的)。所以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须要有万卷书的努力,或是《庄子》中“庖丁解牛”也得至少经三年才能“未见全牛”,经十九年的努力,才能达到“官知止而神欲行”的境界。可以见得,透过经典的学习过程,本身实际上就已经是一种“下工夫”的实践。

  曾老师提到,“经典”的内容,已经是成为记录、资讯,因此剩下框架、骨骼,正是“纯粹形式”的表现,所以读起来完整、圆满。即便如此,在不同论述中由于观察的角度不同,成为不同的说法/派别:例如,儒家强调道德性的主体,涉及价值;道家主张生命的主体性,涉及存在。因此,道家追求“真君”、“真我”,在生命中充满太多驳杂和干扰时,回到自我的主体性,开始收敛–特别是当人遭受挫折和生命损伤时,最好的疗愈方法。另一方面,儒家除了在“真我”的基础上,更发展出“真爱”的观点,除了谈到自我主体,也对于“人我相遇”的问题,展开了礼乐制度的社会性架构思考。比较此两者的差异,只是在于“突显问题的形式不同”,即是“象”的不同。但后人真实的生命经验,与时俱进的灌入,才是经典产生意义与生命力的血与肉,使之产生对自己有意义的存在感。(注1)

  曾老师以个人读书心得为例,从梁漱溟先生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对文化统整到唐君毅先生《人生初体验续编》展开心性的内省,接着由牟宗三先生的作品培养出清明的思路,再回归唐先生《中国哲学原论》的庞大思想体系,才能体会钱穆先生以“道德的史学”所发展出的《国史大纲》。这些重要的著作,为研究哲学思想体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所以,曾老师建议,若能“泛滥百家,归宗六经”、“出入佛老,折衷孔子”,才是儒学中对“圣人无常师”的要求,也是“圣之时者”的要义。只是曾老师也提到,在人生不同阶段的成长,由“知己”到“知人”,对自我的要求、急切的热情,反而造成人际间压力;借由这样的低潮,体会了由“儒家”的严谨秩序而“道家”的开放系统。有了这一段人生的经历,才深化了对学问的认识,不只是论文学术的语言,而是真实生活的体现。曾老师补充,在历史上的重要哲学家,多半在中年时期,都遭受到莫大的挫折,如:王阳明在龙场、朱子、陆象山和六袓惠能,都是经过了“中年危机”(此与现今“中年危机”不同)而有所突破。就是这最后见道的关键时刻,使得他们的学问深化,是唐僧入西天最后的脱胎换骨。

  所以说,读经典中取“象”,但“象”无法取代真实人生的经验,当经典中所呈现的“象”收进人心,即为“意”–也就是“道”的体验;所以说,由“象”征“意”。因此,无论是何种作品的呈现,如:文字创作、电影、艺术等,都是“言”的作法,在其中借由一连串的“象”,企图表达出“意”。所以解读“言中之意”,必须透过“象”的方式作出传递。虽然,“意”的表现,可以自行体会,如同人在天地间的根性领受,各有不同,因此可以充实饱满;但也可以借由经典对人心启发感悟–只是这种对“道”的理解,受限于人的有限性,只能体现出“道的纯粹形式”是“虚廓”(也可称为“理”)。我们可以说“象”是一种“存在的朦胧感”,让人可以自“无”而“有”地,让“意”逐渐清晰。所以说,“意在言中(透过经典的“象”中找),也在言外(存在于天地间的自我领悟)”,呈现出两端合一的面貌。

  曾老师举了《易经》为例,《易》有三层的理解,分别是“理”(即意义)、“象”与“数”三层次。其中“理”所代表的,就是不可说的“道”,而“象”则是介于其中的朦胧感,至于“数”就是具体的语言或符号–在《易》中就是代表阴爻与阳爻的基本单位,术语上称六与九。这种语汇或符号的排列,构成了整体的语法与段落。以《易》为例,就是三划卦中的“干”、“坤”、“震”、“艮”、“坎”、“离”、“巽”、“兑”八个基本意象,再由此组合成六划卦中的复合意象(六十四卦)。曾老师以其中“屯”(注2)与“蒙”两卦来介绍其中的“数”、“象”、“意”的三层说法:“屯”卦由基本阴、阳爻组成一特别符号结构,为“言”;其意为“难”,指引出“为人不易,为学实难”的“象”,反应出天地间万物生长过程中所面临的困境“意”。而“蒙”则有“昏昧”之意,点出“生命无知的本质”,要不断启蒙、开发。只是“屯”、“蒙”两卦相综,也就是一体两面:在人生不断求知进步的同时(“启蒙”),也是不断解决生命中难题、难关的过程(“屯”),而每经历过一次考验(“屯”),自然又多一层“启蒙”(“蒙”)。

1-3 此意为“心”所悟,是一种“实感”
  当上述所言的“意”,也就是体会,被人所逐渐掌握,心里就会越来越清楚“‘道’是什么?”这种感觉,不再模糊,而有一团的存在感。这种“实感”就构成对“道”的指示或指点,成为与“道”相应的经验。这就是因为人生中的生命经验填入其中,让原本朦胧变清晰。如同上例中“屯”、“蒙”由符号构成,在其中发展出“难”的纯粹意义,填入了人生经验后,知道生命的跌跌撞撞,“不经一事、不长一智”的解读,成为“我注六经”的诠释。正是因为这种诠释,是以个人经验来实践其血肉,所以让自己感动,体贴了“道”的存在。这种诠释,配合正向和负向的经验来解读,符合“道”的自然有悦、乐之感,而不符合“道”的,也就有忧、惧、惑的困扰。(语出:《论语‧子罕》“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智者不惑”)所以,当经典中所提供的“法式”,一种“道”的“虚廓”,套用在自己生活的经验上,以鉴别、汰滤,指引方向,而去除掉生命的驳杂而致纯粹,此时“道 则由“虚”变“实”,就是我们常说“读书有了心得”的意思。所以,“工夫论”可以说是借由“经典的解读”来构作工夫,虽然经典中的“道”仅为“虚廓”,但仍有指引后人的作用。

 

二、“工夫论”解读的三个步骤(要点)

  “工夫论”的解读有三个步骤,分别为“因言知义”、“由意悟道”、“依道释言”三个阶段;只是这三个阶段,是一个反复渐进的螺旋式向上回旋,不是一次就可以功德圆满。朱子花了十七年的工夫才定稿《四书集注》,就是在反复推敲中,一次一次对“道”的理解和生命中的经验交互冲击下,有了不同的认识。

shi14  “言”的部份,就是上文中所呈现的经典、作品,透过“解读”的过程,把其中蕴涵的“意”充分展示。只是在解读文字时须简别虚项实项,表层结构是“实项”,而“意”是“虚项”,也就只是暗示,透过文字来表现出体悟的境界,所以有炼字、锻句的推敲。过去人说“诗有诗眼”,在其中透露出境界之处:王国维评“云破月来花弄影”说“弄”字用得好而“境界全出”;熊十力先生在文章中也常自注“此处吃紧”,都是在提醒在实项与虚项中,分办读书轻重的第一层工夫。能够自“言”中知“意”,也就有了“实感”,对“道”的掌握就自“无”而“有”,呈现出一种朦胧,也就是“体悟”。此时,借由在生命中实践,开始化朦胧为真实,对于“道”开始有了自我生命经验的灌注,让“虚廓”有了生命的热度,从中感动自己。这种感动,又必须经由化而为文,来描述自己的心得体验,看看是否能与经典呼应,成为古今对话、精神交流的辉映,这就是“构作”。重新转为文字语言,来诠释“道”并且能够流传下去,也就是禅师用“偈”,现在我们写论文的目的。(按:我从来不知道,写论文有这么重大的责任。可能是曾老师说的,在制度下所造成的扭曲)同学提到“指月之指”用来与此三步骤类比:“言”可说是“指头”,“意”可以说是方向,是空的、虚廓,而最后的“道”,就是想看的“月亮”。只是看到“月亮”后又得放下–“道”的变化性,如同月的晴阴圆缺,谁能说得准自己看得是“真正的月亮”?至于道家中所谈到的“绝圣去智”(《老子》第十九章)或佛家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都得努力到这个境界),其实也都是一种“没有工夫的工夫”。

 

三、如何解读“工夫论”?依不同的言说,有三个方式:哲学的、艺术
  的和道德的

  所谓哲学的方式,也就是“自觉地在说理”,这以《老子》为代表;而艺术的方式,则是以“象”征“意”,借由不同的例举、丰富的想象,来呈现出多元变化的可能,此以《庄子》为代表。至于道德的方式,则自然以儒家《论语》为代表,直接点出“道”的体悟,由经验和领会来说明。以下,就各类加以申论。

3-1 哲学方面:有明白清楚的标志–以《老子》为代表
  《老子》中具体的说理,把“实项”与“虚项”分得清楚,前者指“现象的物”,后者指“形上的道”;能分清这个基本原则,就不至于有太大的偏差。只是《老子》中谈“道”常借用现象界的物来比喻,如:谷神、玄牝等;所描述的方式,也是以上、玄、真、神、大等字作不确定的形容。而对于“物”的引用,又多以负面的方式来与“道”作对比;如:大小、强弱、上下、贵贱等。在经文中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第四十二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第六章),“上善若水,水善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第八章)和“无状之状,无象之象,是谓恍惚”(第十四章)等。

  而“故坚强者死之徒。 柔弱者生之徒。”(第七十六章)、“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第七十八章)这里的“柔胜刚”是在点出“道胜物”的概念,并不是斗争的“胜”,而是“主宰”的“胜”。若能够理解“物”与“道”在形上学的关系,才能由“道”的表现理解“物”的意义。只是后来的兵家与法家,执其一端发挥,成为斗争的手法。《老子》中上半部亦称《道经》,主要谈义理,精要简单;下半部称《德经》,主要谈应用,以负面入手谈“道”,不是玄理但却复杂,可以分辨细微。透过《老子》似乎有一套方法可以遵循去“寻道”,但又未必有真实的体会,这是为何往往会有不同发挥的空间所在。

3-2 艺术方面:模糊两端,隐而不显–以《庄子》为代表
  《庄子》中有“道”但却没有“把柄”可供参考,也就是抓不著、摸不到,所有的意象与故事,看来都不切实际。因为“道”没有明确的概念内容,因此恍惚又说不清楚,不能“强以为知”,不能下定义;如同《庄子》中的“有”相反并不是“无”,“无”是一绝对概念。所以《庄子》中为了呈现出“道”的“虚廓”所设计的“虚项”,得填入个人的经验来满足–要是一味说理,在文字中分别,那只是检别了虚象罢了。

 

注1)曾老师在谈道家的“真我”本体性与儒家的“真我”与“真爱”的社会性(“人我相遇”)的
    问题时,也补充对于佛家的观点:佛家所言“明性见性”的“性”指得是肯定“自我所以为自
    我”的形式,当除去一切驳杂而回归纯粹时,就是尘埃落定(“明心”)。回到生命自我的纯
    粹形式,其方法是借由智慧来渡化,所以有“般若波罗蜜”(智渡彼岸)。又有“见性成佛”
    虽能证“真我”(主体性),却没有证“真爱”(人我关系),所以是“证如不证悲”。而佛
    家对于“悲智双运”中的“悲”是不具永恒性的价值–是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过渡阶
    段,非终极的努力;这样的“悲”来自于愿力而非业力,没有积极人文创造的意义。相对于儒
    家对于“爱人”的努力,则针对“真我”进而“真爱”,才有人文化成的积极意义。

注2)《易经》中“屯”字有两种读音,一种音读同“尊”,一种音读同“囤”。破音字 的读法,原
    为因应过去在单义字作多义使用时的意义区别;然现今因书写和表达工具的发达,发展出复音
    词,也就是两字合为一词的解释,对于破音字要求的重要性 ,也就日趋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