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工夫论的构作方式

石粤军学长

前言
  构作“工夫论”的理论,是作论者针对生命情境中的苦闷,为自我问题找出一诠释性的出路。而这理论的构作,对旁/后人也具有引导的帮助。

提要:
第二讲“工夫论”的构作方式
二、从“工夫论”的角度,看中国哲学理论的构作
2-1 为何要构作“工夫论”的理论(上次讲题)
2-2 理论构作的动机
2-3 理论构作的方向
2-4 理论构作的成立
三、如何实际进行“工夫论”的构作
四、怎样是好的“工夫论”的构作
4-1 真诚(诚而无伪)
4-2 彻法源底
4-3 结构要完密
4-4 语言要善巧

 

2-2 理论构作的动机
  “工夫论”的理论构作动机,主要是“因时而发”,有“因时制宜”的特性。中国人谈“机”就有“机微”、“时机”的意思;“机微”就是在当下具有一股生命的冲动去展现。而“时机”反应出“工夫论”的时间性,必须配合适当的时间点来出现,才能解决个人在存在当下的处境,而有决断(不然就只有等待机缘);另一方面,“时机”也有时代性,会随着客观的空间条件而调整,以因应不同情状下的需求。孔子曾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就明白展现出“工夫论”的推进:“志于道”可以说是一种心理的依归与准则,于下文中“理论构作的方向”一节讨论;“据于德”则是落实在行为实践的要求,正是“下学而上达”的功课。“下学”正是“据于德”的努力,而“上达”则求趋近“志于道”的理想。而其中呈现的方式,得因客观环境而有所弹性伸缩,故“依于仁”;表现手法的熟稔,在生活中的各方面中发挥出来,就是“游于艺”的意思。

  在《易经‧系辞》中也有“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忧患乎?”(下传第七章),“文王忧而演《易》”都点出“存在的逼迫”促使人遭遇困顿所以产生的挣扎痕迹。古人因为人生忧患而有《易》的生命记录,而这个记录,必须针对不同的事实现况,所寻找的解答也因此不同;再者是从言说记录的角度所得,面对生命中不停的变化,特别是“道”所呈现型态的改变,说理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易》之为书不可远,其为道也屡迁”(下传第八章)–这都是因为理论出现与作者的存在处境息息相关(有“机”的不同)。所以,孟子曰:“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疢疾。独孤臣孼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尽心〉第十八章)。所以,“工夫论”的理论构作,是为了解脱生命的困顿,为了“实践”的目的,而产生找寻解答的一种过程。因此,这种理论探索追求的本身,就是一种“工夫”。

  只有恳切地做“工夫”,才会对存在的情境有“时际感”。造论本身,上文提及,就是“工夫”;而所有的“工夫”,又以理论构作为其焦点。否则事过境迁,所有感动也就飘然而去,无法落实、确认。这就是在《文心雕龙‧神思》中所言的:“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或许灵光一闪,很容易有所领悟;但要落笔为文,就涉及到更完整的架构和理解–特别是义理之文,需要有客观验证,对于论文的要求也就更严格。从白话来说,就是先有“真实的存在感”,才有写作论文的动力;也透过写作论文的本身,来想通生命所面对的题目,这整个过程,本身即是一种实践。

2-3 理论构作的方向
  “工夫论”理论构作方向,以“道”为依归,也就是其心之所至,是“志于道”。从“时”的动机出发点,而朝向“道”的方向–这也是为何写作的作品中,或多或少都具有“道”的呈现,只是以“经典”为代表。特别是义理的论述,最后都要能和经典印证;这经典的回归,无论是孔、孟的儒学,或老、庄的道家思想,甚至于扩大至五经及历代经典,均在其中。借由经典所指引的方向,找到中国人心所之欲至的“天”、“道”,即“通天人之际”。把个人读经典的领会,结合自我诠释的作法,透过经典的检验:合于经典的,即合于“道”。只是,个人的切身经验(具有时代性和客观性的因素),不是即兴式的灵光乍现,需要透过言说、自我诠释的沉淀,与经典作一厘清,方能知道是否有所歧路。曾老师强调,在与经典印证的同时,不能散漫地引用理论,而是在其义理或意义架构理论体系中找到其相对位置(见“找到自我在“道德生命自我展开的图谱中”的相对位置”一节)。

  虽然,历代儒者的建议中,都将溯源至孔、孟思想;若不能回归呼应,恐怕成为自我执著,不见得能解答生命中的困惑,反而使自己深陷,就非写作论文的目的了。但曾老师不是要大家一开始就死守儒学的窠臼,而是要“泛滥百家,归宗六经”。总是要先到处找、多见闻,无论是“出入佛老”或是“涉猎西学”,都是学习不同面对“道”的角度,最后才会有深刻的体认,有“折衷孔子”和“回归中土”的收敛。透过怀疑、碰撞,能具备分析思维与知识辨证的能力,才有自信谈生命的学问。对于过去曾畅言“打倒孔家店”的呼声,从一个宏观的历史角度和正向的态度来看,也不过是呼应时代(旧中国包袱的扬弃和西方新文化的注入)的需要:能够先大胆割舍,再捡回来,才是给予文化新眼睛的正向表现。相反地,一味死守或是一味排斥,要不是食古不化的冬烘先生,就是深受其束䌸不可自拔的受虐儿,被其套牢而成为迷信,都不是文化札根正确的作法。

  曾老师对此,有更多引申:要有“不执著于(新/旧)礼教或是潮流”的自信和自明;孔子有言:“因革损益”,就是要以“礼的意义性”而非“礼的形式性”来看,所以才有“尔爱其羊,我爱其礼”(《论语‧八佾》)的说法。(针对子贡是从“物”的角度看待“礼”,孔子则是以“意义”的方式解读)所以,不执著于“成礼”,保有人文的优美却没有历史的包袱。我们虽然不能脱离一种社会共同的规范下生活,但如何因应时代自处则是学问;过度执著既成的规范将作茧自缚,完全抛弃的人生似乎只剩“荒凉”可言(按:老师这词用得真好)。中国义理学中强调“工夫”的“时”与“道”,谈得是“实践”过日子的学问。“时”就得与时俱进,“道”就得符合人性需求,不是一味死守“礼教”的制约。毕竟礼教制度由人所订,可增可废,只要有新的礼可以符合新的社会,又不失其精神,何尝不可?曾老师特别举了“过年回家吃团圆饭”的例子,造成出外游子们的奔波往返、交通大瘫痪的问题为例,说明“礼”的时代性–年轻人虽然不在乎“过年”(春节)的形式,却沉迷于“跨年”的活动;老人家对于“过年”仍有情感,却往往形成新旧两代间认知的距离。对于不过年的人,似乎又显出人情的荒凉,到底“过年”的意义性为何?曾老师特别阐述了“过年(春节)”对中国人的意义:在于过去物资缺乏的时代中,借由冬藏之际的丰盛感,提供一个机会教育,教导后辈体认“理想的生活”的情况,在其中养成仁慈、大方、优雅的品格。相对于西方教育在物资富足的情况下,却要求小孩子自力更生、借由打工、付出,体认“贫乏”中的生活,以个人努力付出换取自己所需要、想要,培养出刚毅、耐心和不怕挫折的精神。这是不同环境下的教育所展现的目的,也是自生活中切身体会的学问。“中国的美学”多借由生活中体验,曾老师又举过去书画大师溥心畬教画,就是先由读书、写字来奠定画画的基础;有了根本的认识,如何呈现出艺术的美感,则为其次–故称画画为“余事”。而现代人自问“中国式的生活美学”,也得回省自己生活的涵养,追求以“道”为标准,而非以“物”为标准的人生,这样的美学所创造出来的才不只是图腾,而具有生命力。

2-4 理论构作的成立
2-4-1 “六经注我”与“我注六经”的互动
  “工夫论”理论构作的成立,有二个要点:一是必须审视理论的有效性,二是个人与理论间的互动关系,也就是孔子所谓“依于仁”的作法。借由历代儒者所著述经典的教诲,透过他们生命体验后的记录,在其中找到与自己个人问题相应的解答,发而为个人信仰、行为的依归,正是“六经注我”的写照。而个人因应时代变化,以新的生活经验灌注于既有经典的理论之中,为经典增添了与时俱进的活力,就可谓“我注六经”的前仆后继,意义绵永。

2-4-2 找到自我在“道德生命自我展开的图谱中”的相对位置
  “图谱”是借用佛学的概念来发展,“谱”就有体系的意思。从禅宗“一花五叶”、“心灯相传”,发展出一脉可以溯源,但又各成一家的理论说法。在新儒学“工夫论”理论构作的过程中,亦是如此。既然用个人生命经验与经典相验证,就不能不回头省视经典中诠释“道”的义理体系,知道自己的所在其中的位置。从六经中一路发展下来的庞大架构,有不同的层次与侧面,历朝历代的先圣先贤,都有其发挥。虽说一脉相承,却各有特色、各放异彩;例如:孔门中颜渊与曾子,孟子与荀子,陆王与程朱,或是宋元学案的朱子一门,明儒学案的阳明弟子,甚至到近代唐君毅先生的辩证思维与牟宗三先生的分析思维,都各有所长。而学校中王邦雄老师、袁保新老师等,也都各有所长,值得同学请教学习。

  在庞大的理论中,如何找到与自己生命问题最切近的解答?何种理论最能体现自己的生命经验?“圣人无常师”每一个先圣先贤的理论和说法,或许有些切近、有些呼应。但没有两个人的生命是完全一样,所以必须有广博的涉猎,才能在前人不同的生命足迹中,找到心有所感的触动。借由对“道德生命自我展开图谱”的认识后,把不同的义理放在恰当的位置,也就是“判教”的工作(“判”是作判断、分判解,而非批评),展开生命不同层次的对话–清楚地认识自己和别人的位置差别,也就是“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育而不相害”。借由理解,才能用贴近生活的语言而能善于与人沟通;许多专家往往习惯于“术语”却不会运用“自然语言”,而造成学术与生活的隔阂,就缺乏对于整个体系的宏观和鸟瞰。

 

三、如何实际进行“工夫论”的构作

  “工夫论”实际构作上,强调二个方面:身心的体验深度(也就是“意”的层次)和语言运用的成熟度(即“言”的层次)。有了深刻的体认,必须透过善巧的语言来呈现;“意”与“言”的搭配必须合一,才能算是完整的理论。从作者的角度来看,炼字、锻句的根源在“道”、在“心”。理论的发展,从直接的表达引申到有意的设计,透过设计的概念来表达理论的意义。例如:本学期中谈到“儒”与“道”的分别,就是先从“道德”与“生命”的角度来设计一个概念性的架构,再由此展开看出两者的异与同,归结回“儒道一体”的结论。而文学创作,特别是“诗”的创作,就是在字句上斟酌,外在炼字而内在炼意。因此,曾老师鼓励同学,由简而繁,练习把感触记下来,从划线开始,到眉批、札记、短论、长论和硕、博论文,逐步培养自己对于文字运用的精纯度。

 

四、怎样是好的“工夫论”的构作。

  (按:本节因为时间关系,仅就大项标题例举,并未详述)

4-1 真诚(诚而无伪)
  好的“工夫论”理论构作,基本的前提有二:“主体要能朗现”和“良知要明觉”。有了这两个要素,才足以面对生命的困顿,能有饱满的动力去突破瓶颈。这也是为何孔子困于陈蔡之际,还可以唱起歌来。但这种体认,不是刻意的造作,而是生命真实的体现。曾老师强调,好的理论是由生命的体验而来,因此要能诚实面对自己的“知”与“不知”,孔子也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为政〉)。

4-2 彻法源底
  问题一旦展开,理论就要能把完全解答其中的困惑,不能只能解决其中的部份,才是完备的立论。而且论理强调要能“直指本心”、“以心印心”,也就有生命的感动,而不是文字的堆砌。

4-3 结构要完密
4-4 语言要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