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存在分析分析步骤与方法

石粤军学长

前言
  曾老师在本周,又针对“存在分析的步骤与方法”再做一次整理;同时,也对同学在教学问卷中对于“新儒学”大家牟宗三、唐君毅两位先生,及其宗师熊十力先生的关系,作一介绍。曾老师特别鼓励同学,能勇于提问;他举例西方对于儿童的研究,发觉“小孩第一个说谎的对象就是妈妈”。这个发现,让许多爱子心切的母亲焦虑:“我对他这么好,为什么骗我?”,但从“存在分析”的态度上来思考:“为何不敢对我说真话?”,这种深一层看到问题的内在根源,才是“新儒学”中因应时代问题的特性。《论语‧季氏》中有“友直、友谅、友多闻”点出“诚实的面对”(友谅)必然是需要能“无所保留”的对待(友直),所以要能拨开假象,显示真情–来自先从自己反省做起。这也是“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按:《孟子‧离娄上》“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最根本的态度。一个以曲折、欺骗的手段来显示个人情感的作法,必然是受伤的生命;借由透析表象而觉发真情,才是“存在的分析”中所要传递分辨出“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的目的。《孟子‧公孙丑》中有:“‘何谓知言?’ 曰:‘诐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就是在两者一体的情况中,去分别、看出真心。曾老师由此提出这个时代中男女间爱情观的问题,特别是夫妻间所进行的“心灵对话”(即“存在的分析”),藉以更深入了解彼此;而不只是在“表层结构”上的互动。许多夫妻间的问题,往往发生在不能理解彼此,不曾努力经营,又忘却当初上天示现爱情的美好(见上次“大小恋”之注),因此走上分手一途。

 

五、“存在的分析”步骤与方法
  “存在的分析”一般而言,具有六个步骤与一个告诫;虽然说“步骤与方法”,但不必然是一个接一个的顺序,也不是一次就能功德圆满,可能有循环、改进,甚至于反复徘徊的情况产生:
5-1 对表层结构的熟悉。
5-2 具有高度洞察、感触力,从丰富的阅人经验中,得到的直觉。
5-3 选取“相应”的理论来表示、解读。
5-4 “深层结构”与“表层结构”的相对勘。
5-5 如有可能,与当事人印证。
5-6 存在分析的完成。
5-7 存在分析的告诫。

  前几次课程中谈到“存在的分析”是在事件的“表层结构”中去探求“深层结构”,若是把“说法”当成分析的主体,那“所说之法”只是“表层结构”,“真正的法”才是“深层结构”也就是“道”的意义。这也是为何说“意在言外”–因为真正的“道”,是不执著于文字;只要能掌握住,就可以“得意忘言”。换个例子来说,人称梁任公“笔锋常带感情”,这“笔锋”的文字,只是“表象”(“表层结构”),而让人读出来的韵味和感动,才是深刻的道理(“深层结构”;然而“感情”可以有真、有假,真感情符合“道”,而假感情只是煽动、激化,必须能进一步分辨真假,以及“为何为‘假’”?)。这两者本为一体(都是任公所写之文), 只是一显一隐,而显者可以以“知识”来分析(如:文法、科学、逻辑),而隐者只能求诸于“心”(特别指“明觉的心”),才能抉发幽微。而“心”的作用是当下、立即,没有前例可循,因此每个人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有与人不同的问题。而“存在的分析”只是分析“心的行动历程记录”,所以才有自省、对他人的分析、对历史记载的解读和对文学虚拟所反映出的态度。

5-1 对表层结构的熟悉(见上次笔记)
  主要是强调在穿透表层的作法。

5-2 具有洞察、洞悉、感触力
  “有所感触”是直觉的反应,来自于“阅人无数”的丰富经验和第六感,是在进行“存在的分析”时,必然所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西方以“知识”为基底,因此批评者不必然是好创作者,好的教练也不必然是好的选手,因为只要熟悉方法、了解如何分析,自然就可以“知识”来传授、辅导。而东方强调“心性之学”,则是在本身要求与辅导上,要能“两者合一”。所谓:“盖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论于淑媛;有龙泉之利,乃可以议于断割。”(曹植〈与杨德祖书〉),是以“生命辅导”,强调“身体力行”(按:我相信、我这么做,所以我能以个人经验告诉你)。所以圣贤才能辅导,看出学生细微的偏差;然而师资养成的困难,造成难以普遍化。《论语‧为政》中孔子自谓:“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也正是有如此境界,才能以生命来感应偏差,所谓“他人有心,予忖度之”。(按:否则如何分辨这细微之别?孟子(〈尽心〉下)就有:“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孟子》中有“以意逆志”,也正是以个人的心意(“意”),去回溯、理解对方的想法(“志”);这种态度,在文学上,就代表了《孟子》中的文学批评观点–强调“作者的本怀”;只是这种本怀,当事人不一定能明确掌握,非有高超的心性修养,无法一语道破人心中幽微不明的意念。在《孟子‧梁惠王》上中就有齐宣王“以羊易牛”的故事(注1),齐宣王感受到牛的恐惧而不忍,故在祭祀中改以羊为牺牲;虽然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还可能被人质疑是小气(牛的价值高于羊)。但孟子就能一语道破其“不忍人之心”,从另一个高度来检视人的作为。(注2)引导出“仁政”是政治的道德根源的意义。

5-3 选取“相应”的理论来表达
  就“存在的分析”来看,“相应”的解释才能熨贴现实的情况–虽然语言的隔膜不可避免,但是透过语言的“表层结构”所指出“道”的方向,其蕴含、象征、暗示的讯息,来指点出“深层结构”的“道”的方向。只是过程中必须小心,不要选取了错误的语言概念,以致于产生出误导。(注3)

5-4 “深层结构”与“表层结构”的相对勘
  当自“表层结构”中掘发出“深层结构”的“道”或是“意”时,就必须要能回头过来验证在“表层结构”(如:文本)中这样的概念是否句句相关,一定要能完全呼应、没有废词,以免割裂作者思想、作品的完整性。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也是畅通无碍的理解;要是“自以为是”的“意”,就有产生误解的可能,而发展出曲折勉强的说法。另一个现象是,原有的“意”或“道”,受到了现实的考量而加入了不必要的“表层结构”。这种现象,例如:在电影因商业考量而加入过多煽情、暴力的元素,以吸引票房,违背了导演拍片的原意,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借由“表层结构”而扭曲“深层结构”的例子。

5-5 如有可能,与当事人印证
  在理想的情况下,如果能和当事人沟通、印证,则更能验证所推论的“道”,不至于偏离原意;如同孟子与齐宣王就“以羊易牛”的作为,提出分析,正是一例。只是许多作者已经不在人世,因此,要是能与当代研究其人的专家的观点交流,也是一种间接互动的作法。

5-6 存在分析的完成
  以上5-1至5-5的步骤,基本上完成了整个“存在的分析”,但这五个步骤,不必然同时存在,也可能会有循环、反复,甚至于修正。正是“惟变所适,不可为典要”,但要提醒的是,这一次次的推敲、硺磨的结果,正是“存在分析的完成”作为定锚。这不只是纸上作业,更是自心的充分朗现,回到生命的跃动而能上谋古人。因此,能得“本心明”,能分析到根源的善行、人间的纯净,剔除杂质,留下精美,才是真正的“学”。因此中国的学习,强调是“变化气质”的过程,是“道”的朗现与心性修养合一的自我提升。

5-7 存在分析的告诫
  “存在的分析”有生命的多样性,因此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可能有不同的表达方式“表层结构”;但无论何种结论,只是切入点不同,但都将回归于一点。这反映出“存在的分析”的“开放性”,也就是不断重来的过程,融贯不同的理解,一次次扩大自己对“道”的体认;分析到立场、角度不同的对象都能体会、知道自己的价值。这种分析的过程,和自己、和历史、和经典对话,能“化异为同”、“心心相印”,就是学习的过程。

  另一个在“存在分析”中的特性即是“吊诡性”,也就是因为“道”的分析是不断演进,具有时代的特质,所以在“语言形态”和“理论问题”上,不能固著、独沽一味。一来是因为“语言”本身就具有遮蔽性,是有限的工具,而“道”的发挥是无限;一旦呈现了某个面向,必然有其反面被隐藏,难以兼备。因此,“道”的分析需要不断的进行诠释,为了能探究那“没有说出来的秘密”。另一方面是,“道的解说”会有经济学上“经济效益递减”的疑虑,愈是被多方论述,越容易走味变样;引个不确当的比喻就是“赏味期”的概念–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问题,需要用当代的语言来解释、分析,才不会脱离了当代人的生命经验,成为“过气”的老调酱缸文化。

 

注1) 语出《孟子‧梁惠王》上: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无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注2)
  有经验的生命导师,从不同的角度和细微的行止来观察;孔子说:“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论语‧为政》),而《孟子‧离娄》上也有:“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胷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廋哉?”,从人的眼神中看出心中未显的情意。这也反映在中国的两支看相系统:一是看“体相”,谈得是人的具体结构,如:手相、面相、气色等,强调是个人作为会刻划、形塑现在的样貌,反应出过去历史的累积表现;甚至于严谨的看相过程,还要共同生活三天,以便了解对象的行、走、坐、卧各种表现。另一类是看心相,这就不得不从当下的起心动念来掌握,看得是未来是为善或为恶。因为“心”是决定价值的根本,结构并不能决定善恶的判断,因此从“眼睛”的清明、混浊或是紧张、闪躲来探究人的心理状态;而从“语言”的身体表情、观察出当下的意图。王邦雄先生曾有《命与运》一书,针对“命”所看到的历史痕迹与“运”所显示人生的高低起伏,前者是有形的生理运作,后者是当下“意”的反射。这也是孟子说:“我知言,吾善养浩然之气”和《庄子‧大宗师》中“有真人,才有真知”的意义。能掌握、辨别真假的能力,才可能进一步为他人辅导、指引,发掘出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另一个层面。

注3)
  曾老师提到,不同的语言概念,往往会引导出不同的结论;而“语言”是时代的工具,利用过去的语言概念是否能如实呈现当代的问题,还值得讨论;但就现代人所发生的问题,特别在于“爱情学”上,即已看出其中扞格。主要的症结在于社会环境的转变,过去讲求媒妁之言,男女结合是由于社会分工的目的下,成就社会结构,双方在婚前并没有真实恋爱的基础;而在婚后,又受到社会规范下无法自主决定婚姻的取舍,个人意志全然被压制而无法伸张。因此,男女间的关系,一旦有第三者出现,自然违背原本社会规范下所赋予的期待,也就有所谓的“背叛”、“外遇”、“劈腿”等词汇;而要求女性为男性“守贞”,甚至于在丈夫死后要能“守寡”都是建立在一定社会的定型化约定之下,男女处于不平等的状态。而现在社会讲求男女平等、自由恋爱,婚姻的基础在于双方情投意合,这前提远高于法律的约束和道德的规范。海誓山盟是当时的真诚,并不一定能永恒;而婚姻的约束也只是形式上的效力。因此,一旦双方情感的前提消失后,当然可以各走各的路–只要这个决定是忠于自我,且能给对方合理的对待。在这个观点来看,过去存在的词汇,恐怕就需要大幅的修正,以因应现代的世情。人性中本来就有“博爱”的精神,要一个人在身心灵上只专注于另一个人的身上,而断绝与其他异性的关系,在现代的社会不可能也不必要,更是违反人的天性(按:正是“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要是面对情感的质变,仍旧以过去的语言形态来框住自己沦落于“弃妇意识”之中,不以“爱”为前提为自己找“出路”而一味自“权益”上来替自己设想,反而钻进死胡同。正如上文中“小孩对妈妈说谎”的例子,情感的质变绝非单方面的问题,若不曾用心经营、时时灌溉,让爱情长鲜,又如何能一味责怪对方的负心?双方都可以有选择自由的权利。那些会在阴暗的角落中发展出不可告人的情愫,多半是受伤的生命–愿意拿自己的幸福作赌注。或许在情感发生质变的同时,能够借由重新省视爱情的基础,不让“婚姻成为爱情的坟墓”,以后来的努力,承续两人原先自然而然的天赋情感,正是所谓“以理生气”(以后天的功夫来接续天赋的情感)。若只是一味讲求本性的冲动,只是低度的满足,是不需要努力;而能够承续发扬,才是人性中高度的发挥。在《论语‧雍也》有:“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这“日月至焉”的刹那光辉,若不能戒慎恐惧、小心维护,又如何能“三月不违”?正是“晚觉三十里,芳踪已杳”的后知后觉。所以曾老师强调现代男女的相处,正是要能把握心灵的跃动,进而“同心”发展出“生命的对话”,建立共同的态度和理想,相互启发和成长;同时,有“沟通”的成熟度,容许彼此间人格结构的差异,而产生出更多的好奇和对话,以新的生命经验与分享,建立起自由意愿的肯定。在本质自由的前提下,面对生命的不确定性,发自于个人意愿(即“生命的导出原理”),自愿接受这样的约束的承诺,才是现代社会中维系男女关系恒定的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