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與生活智慧-高島斷易

颐卦占例

高岛吞象 著
明治34年1月
高岛简介

  明治二十五年(1892),占国家之气运。筮得颐之贲;又占众议院,得初爻,推理如左:

  《彖》辞曰:“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

  爻辞曰:“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断曰:

  此卦雷在下,山在上,雷欲动而为山所止。颐之象为人口,上腮止而下腮动。颐之义为养,如张口以求食也。

  今占国家气运得此卦,盖国家所重在人民,人民之所重在食,人一日不食则饥,七日不食则死,人民之旦夕惶惶不惮劳苦者,无非自求其食也。

  内而家,外而国,仰事俯畜,皆藉得食以为养也。且颐之反卦仍为颐,人民发动,政府自上得以止之。政府行动,人民在下,亦得以止之,犹是颐之上下唇,有互相开合以为用也,故利用观。

  “观颐”者,即观其颐之贞不贞也,贞即正,所谓养正则吉,由一己以推诸家国天下,皆以得养之正为吉。

  我日本全国人口繁殖,明治五年三千五百万人,二十年间,已达四千余万,今以一年平均计之,约有四十万人增加。论土地之开垦,每年仅不过二万町步,以地之所产,合计人口之所食,每年有二十万人民不得其食,是以人民不能不“自求口实”矣。

  求而正者吉,不正则放僻邪侈,无所不为,由是廉耻道丧,争夺日滋,而盗贼群起,原其故,无不由“自求口实”来也。朝廷治以禁暴之法,而不开其养生之源,譬如见赤子呱呱啼饥,不为之哺乳,而与以止啼之苦药,终无益也。为今之计,惟在诱导穷民,使人开垦荒芜不毛之地,又起国家公益之事业,而从事之,以与为民力食之地而已,谓之“颐贞吉”。

  三爻之辞曰:“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是即《彖》辞所云:“颐贞吉”者,而反言之也。“十年勿用,无攸利”,是凶之极致也。三爻以阴居阴,不中不正,上下俱悖颐养之正道,故曰“拂颐,贞凶”。

  国家气运,值此爻象,及今而不急为调剂,恐异日之尤,有不可测者矣。且今后十年,即至大过上爻之气运,则有穷民转沟壑之象,故曰“十年勿用,无攸利”。占象如斯,可惧!可惧!

  占众议院,得初爻,辞曰:“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象传》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

  龟者介虫之最灵者,曳尾泥途,是葆养灵德,而不求口实者也。

  初爻震阳之始,为下卦之主,爻辞曰:“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今就议员而论,所谓“尔”者属主选之人,所谓“我”者必属应选之人,是舍主选者之明鉴,而专观应选者之口实,则龟无其灵,不足以为龟,即议员无其才,不足以为议员也。

  故《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明言此徒求温饱之辈,虽幸充议员,何足贵乎?又此爻变则为剥,剥之为卦,“君子道消,小人道长”,此最为国家盛衰所攸关,主议员之选者,所当凛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