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與生活智慧-高島斷易

屯卦占例

高岛吞象著
明治34年1月
高岛简介

  占普法战争之胜败。

  友人益田孝,尝留学欧洲,通晓西洋各邦事情。

  明治三年(1870),普法两国交战,益田氏来谓曰:普法开战之电报,昨夜至自欧洲,仆尝久在法国,具知其国强,因与英人某赌两国之胜败。仆期法之胜,今朝互托保某银行以洋银若干,君请占之胜负。

  余曰:子已期法国之胜,何须占筮?

  氏曰:请试筮之!恳之不已。筮得屯之比。

 

断曰:

  吁!法国必败,子必亡失若干圆。子意以法为主,故以法定为内卦,法以内卦初爻为卦主,居屯之初,有雷之性,欲动,而为上卦坎所阻,故不能进,是屯之义也。

  “磐桓”,难进之貌,以敌军坚刚,如岩石不可当也。“利居贞”者,谓不可轻举大事。然今法军妄进,将伐普国,详玩此占,其不能胜也必矣。

  《象传》曰:“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初变为阴,为“以贵下贱”也,法帝其将降敌军乎?国君降,则震一阳,变而为坤,坤为臣、为众、为民,国无君主之象。后其将为民选大统领,开共和国而治乎?

  内卦震为动,外卦坎为险,是“动乎险中而难生”。今内卦先动,遇外卦之险,法先开战端,为普兵所阻。

  又阳为将帅,阴为兵卒,外卦普将,居九五中正之位,有兵士护将之象,普国君民之亲和可知。

  内卦法将,居初九,其位不中,法国君民之不亲和亦可知。大将居互卦坤后,身接军事,其心先以国家人民为赌物也,亦明矣。

  问其战略,见于内卦初爻,应外卦四爻;外卦五爻,应内卦二爻,是互有内应者之象。然应外卦普者,内卦二爻,即法之中正者,故为有效;应内卦法者,外卦四爻,即普之不中者,故为无效。初阳变而为阴,是失将之象,法之败已决矣。

  原来论两国之交涉,自法见之,自负为震长男,以普为坎中男,因此开战端者也。自普见之,以己虽为坎中男,以法为艮小男而应之者也。屯卦反为蒙,爻辞曰:“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夫酿战者法,而御之者普,是法为蒙,普击蒙而惩之者也。普御法寇,而非为寇者也,普之必胜亦可知矣。又内卦坎险,不易犯也,外卦艮止,不能进也,更可知法之不能胜普也。

  言未毕,益田氏噱然冷笑曰:“卦乃凭空之论,犹呓语不足听也。”

  余曰:“余凭象数而推算,以决胜败之机。子虽久留法国,目击富强,信其必胜,是见外形,而未见其骨髓者也。

  《易》者,示天数预定者也,今既推究此占,又复细论时事。三世拿破仑之升帝位也,初千八百四十八年之乱,与民政党而有大功,遂选而为大统领。乘其威福,破宪法、弄权利,而登帝位。今则富国强兵,殆如欧洲列国之盟主,且与英国联合,而伐露国,陷西边士卜之坚城,实足继第一世拿破仑之豪杰,子之期其必胜,盖在于此。

  余观拿破仑之英豪,乘时践祚,睥睨欧洲列国,所向无敌,凭借威势,欲使子孙继承帝位。知有不能如志之兆,与普国搆兵,以国赌之,将决存亡于一举,是绝伦之英豪,亦为私利所诳谩,遂兴蒙昧之举,陷屯难之险。卦象时事,历历相符,然子何必疑之?”

  其后普王以六十万众,击法军于莱因河畔。连战败阻,终退塞段城,普围益急,殆不可支。至八月,三世拿破仑举军而降普。因录以证《易》象之不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