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與生活智慧-高島斷易

坤卦占例(2)

高岛吞象著
明治34年1月
高岛简介

  明治三十一年冬至,占明年我帝国气运,筮得坤之复。

  爻辞曰:“初六,履霜,坚冰至。”

 

断曰:

  《易》例,阳为君子,阴为小人。所谓君子者,忠心谋国,不狭私曲者也。

  圣上聪明睿智,临御天下,亦当以君子为法,小人为戒。

  若小人则唯是务,不顾国家之隆替,《孟子》所谓“上下交征利”,不夺不餍,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亦势所必至也。

  幸当圣明之世,文化日隆,虽比美欧美各邦,亦不多让。

  无如世道人心日益颓败,唯利是重,求其敦尚古风,讲论道德,喻义而不喻利者,百无一人焉,岂不可慨乎!

  夫坤之为卦,纯阴而无阳,是小人行世,君子退藏之时。

  今得初爻,地变为雷,即小人擅权,专博私利之兆。

  其辞曰:“履霜,坚冰至。”言方当履霜,小人之机心乍萌,犹霜之易消,至坚冰固结,有不可复动之势。

  孔子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辨之不早辨也。《易》曰;履霜,坚冰至,盖言顺也。”

  如此不详之辞,他邦征诛之朝,时或有之。至我帝国,为万世一系之天子,下亦不乏忠君爱国之辅弼,故无虑此。

  今占国家气运,而得此爻,岂可不戒慎乎?按二爻变而为师,师者以身为仪表,教导万民之象,是为明年及明后年之气运也。

  其辞曰:“直方大,不习无不利。”此爻以阴居阴,备坤厚之德,居大臣之位。

  直者,廉直而温;方者,刚方而严;大者,光大,谓其功也。

  君子秉直、方、大之德,虽无其位,天爵之贵者也;小人无直、方、大之德,一味徇私,虽贵为公卿,人爵之贱者也。

  君子小人之判如此,是以小人而在高位,往往借公济私,不顾国家之安危,徒作子孙之计,自以为得计,是亦不思之甚也。

  夫大臣而徇利,必至贿赂公行,是非颠倒,祸乱自此而起,不知祸乱之来,富者必先罹其毒。

  然则小人所为肥家,实酿败家之患,履霜坚冰而不知戒,小人之为计,不亦愚乎?

  今我国家,幸得贤明之君子在上,秉正直刚方之德,行公明博大之政。

  正躬率物,师表群伦,庶几阳刚来复,阴邪退避,移风易俗,太平之治,其在斯乎?

  坤卦以十年为数,其纯阴而无一阳,为统御不全之象。今而不知所戒,恐因循以及十年,或者有上六龙战之祸,亦不可不预防也。

  “龙战于野”者,龙者谓上,野者谓野心之徒,反击而至流血也。自“履霜”而至“龙战”,国家之不祥莫不焉。

  今时大臣及各党首领,皆廉直公正,固无患此,但占筮如此,思其终局,颇切杞忧。

  夫爻所谓“龙战”者,所指何事,有识者,自能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