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易经与情绪的自我管理(一)
—觉知情绪的存在—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刘哲雄老师讲授

  生活中,当我们接收到各式各样的讯息或冲击的时候,所产生之内在感觉的呈现,即是一般称之为情绪的东西;而在情绪的推波助澜下,所表现于外的各种善或不善、适当或不适当的反应,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所谓的“情绪反应”。现实世界,个人的各种心理情绪及其不同状况的强度,影响、左右著情绪反应的样式及强度,同时于显之于外之后,又影响了接收到讯息的一干人等;人世就在此等的涡流中转动着…,其中,唯有“觉知”者,才能够不随波逐流的善处之。

  在现实人生的历程中,我们所接收到的一切资讯,其意义的的创生,主要取决于我们是用何种角度去诠释它。而我们理应更清楚的了解到:“诠释的角度,在在都受到当下个人的背景知识、动机、情绪、反应模式及外部环境等种种情境条件所左右,因此会有着因人而异的各式各样的解读;而且,于解读之后的下一个刹那间,我们又会让所诠释出来的意义,回头影响我们的思维、左右我们的所作所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生命的旅程中,我们若无法正确有效的“善解”各类资讯(注1),或妥善的借由良善动机的引导,用最适当的反应模式处置好我们后续的行为,则恐有“覆舟”之虞!

  事实上,个人的“动机、情绪与反应模式”,皆如水一般,“能载舟亦能覆舟”。而且,其间的发展还有着一定的脉络可循,那就是“动机影响情绪,情绪又左右著反应,并在日积月累之后,形塑、制约著反应模式,最后我们极可能便被惯性的反应模式牵着鼻子走,任其摆布,甚至于做出令亲者痛心不已的举止”。对此,中孚卦之六三爻,有着非常有趣、又令人生起惊恐之心的描述: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居六三之时位者,在得到各类可意或不可意的结果、或受到各种冲击的时候,为什么会有“或受到鼓励、鼓舞,或沮丧自弃,或饮泣自怜,或欢欣高歌”的行为表现?那究竟是一种临事之时情绪的自然舒展?或是受到能力未备所导致自信心不足,而有着役于人、事、物之变迁的反应?或是受到“欲爱”所牵引的动机,在得到满意答案、或未能满足之下,而形之于外的反应?或仅是个人单纯受到惯性之反应模式的制约,而有的不同表现的形式?抑或只是作《易》者,在面对变易无常、错综复杂又纠缠不清的状况,亦有着无法一一厘清的情形下,对于后世之习《易》者,一个善意的提醒而已?

  “相由心生”,万种心念将产生万种结合及结果的呈现。而特定的自我感及需要在形塑完成之后,执著不舍的心将更加的固著在“自我”之一切欲求的满足上,扭曲、变易本应是“增上善”的动机,产生负面的恶性循环,及无穷尽的轮回流转!由此可见,未经训练又善变易的心,将带引每一个人不能自己的走向随境而转的境遇之中,遭受着“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风的追击摩荡;反之,“相随心转”,如果我们能训练自己的心,令其具足平衡性,放下“或鼓、或罢,或泣、或歌”等情绪的牵引,好让我们从不同观点来看待自己和周遭的世界,那么你我的感知就会随之转变,并令自己以日新又新的心态,逐一的、渐进的改变我们的所作所为,日有所进的趋于良善的境界,则我们不但能够破除“覆舟”之虞,更可以如轻舟行千里般,建树自己的良善人生。

 

觉知之功夫的训练

  易经的卦爻辞,绝少如中孚卦之六三爻般,将可能的情绪反应做如此直接的阐述的,一般而言,大多数都是以一种潜藏不显的模式存于卦爻辞之中,必待有心人、或事件的撞击之后,才可能彰显于外的。检视易经中384爻的第一爻—乾卦之初九爻的描绘,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答案。

    初九,潜龙勿用。(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古之时,“龙”字,于人事而言,有着“极变化之能事者”的象征;全世界的华人,亦在此一文化底蕴的影响下,往往都以“龙的传人”自居。由此,我们亦可以就初九爻所示现的语辞,进行如下的推演:“如果我是一个具足能力者,是一个‘极变化之能事者’,在任事之时,或碍于别人认为我们经验尚不足,或由于时机未成熟,或因为尚居于基层,所能够做的事情受到局限,而不得不自潜自藏己能的话,个中‘因不平不满而生的愤怒,因能力不为人所知所用的悲伤、自怨自艾、惊慌、尴尬、羞惭’等情绪,是必须一一去平衡的”;或许,我们也会不禁自问:“其间,究竟要有多大的自抑、自律、自节的力量,才可能具体的呈现出‘潜龙勿用’的行止?而隐藏于心中的‘愤怒、悲伤、自怨自艾、惊慌、尴尬、羞惭’等情绪,又要在怎样的因缘下,才能够逐一的获得平衡?”就像医生医治病人一样,唯有了知真实状况的存在,才能够对症下药,药到病除。由此可见,“觉知真实情况为何”是开展正确行动的第一要务;我们亦可以清楚的知道:“于别人认为我们经验尚不足,或时机未成熟,或尚居于基层,所能够做的事情受到局限之时,‘潜龙勿用’的自藏自蓄,真的是最合于时宜的做法”。

  若以六经皆史的角度来看易经,卦爻辞是前人于任事之时,经历、经验与智慧的缩影,经由仔细的探究,我们会发现:易经之爻辞的言说,有着“阐明事实情况,提出应对策略,并用‘吉、凶、悔、吝、无咎’等评断之语,督促我们革变向善的作用”,而借由上一段的描述,我们应可以归纳出一套透过易经“觉知真实情况为何”的方法:即“借由对384爻之爻辞的了解,与个人具足同理心之想像力的开启,结合当下之个别事件的撞击,我们可以探测、觉知到潜藏于事件冲击之后,所可能衍生的种种情绪、情绪反应与可能的作为为何”,然后,做出最适切的选择和行动。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语辞;其中,“知”错若是创生革变行动的先锋,则“觉”察到心里的种种感受及其后续的变化,将会是“知”的前导者;而乾卦九三爻及其《象传》所言说的理序,适足以做为我们日用生活间实际自省的参考: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九而居三,象征“具足能力者,业已立于一定的制高点上,统领或影响着许多的人”,只要其就日常的言行,借由“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的提醒,如实的进行自我检视,与如履险阻般的戒慎反省,则创生“觉知”真实情况的结果,乃是必然之事;当然,其后的“无咎”之语,所言说“在错误中学习及成长”的实际践履,则是令我们向着“至善”之目标持续挺进的必要条件。追根究底,在现实生活中,如实的“觉知”到内心和外部各种讯息及其所演生之可能冲击、影响的存在,将帮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判断与选择,并于其后施以既合情合理又何其时宜的最适当处置,创生更为理想的结果。《象传》“终日乾乾,反复道也”的评议与建言,更清楚的说明了“终日乾乾”的作业,在假以时日的堆叠累积之后,其良善的运旋模式,将成为我们任事之时的本能。由此可见,“夕惕若厉”的自省功夫,正是开启觉知功夫的方法之一。

  其实,我们若能够在熟习易经诸爻所汇藏的情绪底蕴之后,彻底践行“夕惕若厉”的自省,除了透过亲身体验,获得自觉及知彼知己的功夫之外,我们更可以在实际受到事件的撞击之时,清楚觉知各式各样情绪及情绪反应的存在,并可以于“评断时,冲动发生时,和采取行动时”,令自己在情绪将导致破坏性行为或做出误判时能够有所选择的做出适时的导正(注2),走在可以正确运行、创生“进而上”之成果的轨道上。

 

注1:善解者,系指“于临事之时,在心完全觉知和警醒的情况下,以不偏不倚、毫无成见的的态度,
    如实的看待事情的发生。”

注2:《破坏性情绪管理—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大师智慧》丹尼尔‧高曼 著/张 美惠 译/时报出版
    /页52、53。

 *延伸性的探索:

一、于乾卦,除了文中对初九爻之潜藏情绪的探索之外,其余诸爻又可能存在何种的情绪?

二、除了透过自省来创生、圆实自觉功夫,以对情绪发展做出适当的引导之外,对于“情绪的自我管
  
理”是否还有其他可行的方法?如果有(相信一定还有),究竟为何呢?易经中是否有可资参考
  的其他讯息?

 编辑部说明:
    刘哲雄老师在上文中,除了以易经<中孚>卦三爻及<干>卦初爻生动解说易经中情绪管理的观照外,并在延伸性探索中抛出有趣的议题,欢迎读者踊跃回应,共同讨论,来信请寄天行书苑信箱:cosmos@cosmosclassic.com,编辑部将代读者来函转知刘哲雄老师或刊登本单元,增进读者之交流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