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易經與情緒的自我管理(一)
—覺知情緒的存在—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劉哲雄老師講授

  生活中,當我們接收到各式各樣的訊息或衝擊的時候,所產生之內在感覺的呈現,即是一般稱之為情緒的東西;而在情緒的推波助瀾下,所表現於外的各種善或不善、適當或不適當的反應,就是我們所熟知的所謂的「情緒反應」。現實世界,個人的各種心理情緒及其不同狀況的強度,影響、左右著情緒反應的樣式及強度,同時於顯之於外之後,又影響了接收到訊息的一干人等;人世就在此等的渦流中轉動著…,其中,唯有「覺知」者,才能夠不隨波逐流的善處之。

  在現實人生的歷程中,我們所接收到的一切資訊,其意義的的創生,主要取決於我們是用何種角度去詮釋它。而我們理應更清楚的瞭解到:「詮釋的角度,在在都受到當下個人的背景知識、動機、情緒、反應模式及外部環境等種種情境條件所左右,因此會有著因人而異的各式各樣的解讀;而且,於解讀之後的下一個剎那間,我們又會讓所詮釋出來的意義,回頭影響我們的思維、左右我們的所作所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在生命的旅程中,我們若無法正確有效的「善解」各類資訊(註1),或妥善的藉由良善動機的引導,用最適當的反應模式處置好我們後續的行為,則恐有「覆舟」之虞!

  事實上,個人的「動機、情緒與反應模式」,皆如水一般,「能載舟亦能覆舟」。而且,其間的發展還有著一定的脈絡可循,那就是「動機影響情緒,情緒又左右著反應,並在日積月累之後,形塑、制約著反應模式,最後我們極可能便被慣性的反應模式牽著鼻子走,任其擺佈,甚至於做出令親者痛心不已的舉止」。對此,中孚卦之六三爻,有著非常有趣、又令人生起驚恐之心的描述: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居六三之時位者,在得到各類可意或不可意的結果、或受到各種衝擊的時候,為什麼會有「或受到鼓勵、鼓舞,或沮喪自棄,或飲泣自憐,或歡欣高歌」的行為表現?那究竟是一種臨事之時情緒的自然舒展?或是受到能力未備所導致自信心不足,而有著役於人、事、物之變遷的反應?或是受到「欲愛」所牽引的動機,在得到滿意答案、或未能滿足之下,而形之於外的反應?或僅是個人單純受到慣性之反應模式的制約,而有的不同表現的形式?抑或只是作《易》者,在面對變易無常、錯綜複雜又糾纏不清的狀況,亦有著無法一一釐清的情形下,對於後世之習《易》者,一個善意的提醒而已?

  「相由心生」,萬種心念將產生萬種結合及結果的呈現。而特定的自我感及需要在形塑完成之後,執著不捨的心將更加的固著在「自我」之一切欲求的滿足上,扭曲、變易本應是「增上善」的動機,產生負面的惡性循環,及無窮盡的輪迴流轉!由此可見,未經訓練又善變易的心,將帶引每一個人不能自己的走向隨境而轉的境遇之中,遭受著「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八風的追擊摩盪;反之,「相隨心轉」,如果我們能訓練自己的心,令其具足平衡性,放下「或鼓、或罷,或泣、或歌」等情緒的牽引,好讓我們從不同觀點來看待自己和周遭的世界,那麼你我的感知就會隨之轉變,並令自己以日新又新的心態,逐一的、漸進的改變我們的所作所為,日有所進的趨於良善的境界,則我們不但能夠破除「覆舟」之虞,更可以如輕舟行千里般,建樹自己的良善人生。

 

覺知之功夫的訓練

  易經的卦爻辭,絕少如中孚卦之六三爻般,將可能的情緒反應做如此直接的闡述的,一般而言,大多數都是以一種潛藏不顯的模式存於卦爻辭之中,必待有心人、或事件的撞擊之後,才可能彰顯於外的。檢視易經中384爻的第一爻—乾卦之初九爻的描繪,我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答案。

    初九,潛龍勿用。(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古之時,「龍」字,於人事而言,有著「極變化之能事者」的象徵;全世界的華人,亦在此一文化底蘊的影響下,往往都以「龍的傳人」自居。由此,我們亦可以就初九爻所示現的語辭,進行如下的推演:「如果我是一個具足能力者,是一個『極變化之能事者』,在任事之時,或礙於別人認為我們經驗尚不足,或由於時機未成熟,或因為尚居於基層,所能夠做的事情受到局限,而不得不自潛自藏己能的話,個中『因不平不滿而生的憤怒,因能力不為人所知所用的悲傷、自怨自艾、驚慌、尷尬、羞慚』等情緒,是必須一一去平衡的」;或許,我們也會不禁自問:「其間,究竟要有多大的自抑、自律、自節的力量,才可能具體的呈現出『潛龍勿用』的行止?而隱藏於心中的『憤怒、悲傷、自怨自艾、驚慌、尷尬、羞慚』等情緒,又要在怎樣的因緣下,才能夠逐一的獲得平衡?」就像醫生醫治病人一樣,唯有了知真實狀況的存在,才能夠對症下藥,藥到病除。由此可見,「覺知真實情況為何」是開展正確行動的第一要務;我們亦可以清楚的知道:「於別人認為我們經驗尚不足,或時機未成熟,或尚居於基層,所能夠做的事情受到局限之時,『潛龍勿用』的自藏自蓄,真的是最合於時宜的做法」。

  若以六經皆史的角度來看易經,卦爻辭是前人於任事之時,經歷、經驗與智慧的縮影,經由仔細的探究,我們會發現:易經之爻辭的言說,有著「闡明事實情況,提出應對策略,並用『吉、凶、悔、吝、无咎』等評斷之語,督促我們革變向善的作用」,而藉由上一段的描述,我們應可以歸納出一套透過易經「覺知真實情況為何」的方法:即「藉由對384爻之爻辭的瞭解,與個人具足同理心之想像力的開啟,結合當下之個別事件的撞擊,我們可以探測、覺知到潛藏於事件衝擊之後,所可能衍生的種種情緒、情緒反應與可能的作為為何」,然後,做出最適切的選擇和行動。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語辭;其中,「知」錯若是創生革變行動的先鋒,則「覺」察到心裡的種種感受及其後續的變化,將會是「知」的前導者;而乾卦九三爻及其《象傳》所言說的理序,適足以做為我們日用生活間實際自省的參考: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九而居三,象徵「具足能力者,業已立於一定的制高點上,統領或影響著許多的人」,只要其就日常的言行,藉由「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的提醒,如實的進行自我檢視,與如履險阻般的戒慎反省,則創生「覺知」真實情況的結果,乃是必然之事;當然,其後的「无咎」之語,所言說「在錯誤中學習及成長」的實際踐履,則是令我們向著「至善」之目標持續挺進的必要條件。追根究底,在現實生活中,如實的「覺知」到內心和外部各種訊息及其所演生之可能衝擊、影響的存在,將幫助我們做出正確的判斷與選擇,並於其後施以既合情合理又何其時宜的最適當處置,創生更為理想的結果。《象傳》「終日乾乾,反復道也」的評議與建言,更清楚的說明了「終日乾乾」的作業,在假以時日的堆疊累積之後,其良善的運旋模式,將成為我們任事之時的本能。由此可見,「夕惕若厲」的自省功夫,正是開啟覺知功夫的方法之一。

  其實,我們若能夠在熟習易經諸爻所匯藏的情緒底蘊之後,徹底踐行「夕惕若厲」的自省,除了透過親身體驗,獲得自覺及知彼知己的功夫之外,我們更可以在實際受到事件的撞擊之時,清楚覺知各式各樣情緒及情緒反應的存在,並可以於「評斷時,衝動發生時,和採取行動時」,令自己在情緒將導致破壞性行為或做出誤判時能夠有所選擇的做出適時的導正(註2),走在可以正確運行、創生「進而上」之成果的軌道上。

 

註1:善解者,係指「於臨事之時,在心完全覺知和警醒的情況下,以不偏不倚、毫無成見的的態度,
    如實的看待事情的發生。」

註2:《破壞性情緒管理—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大師智慧》丹尼爾‧高曼 著/張 美惠 譯/時報出版
    /頁52、53。

 *延伸性的探索:

一、於乾卦,除了文中對初九爻之潛藏情緒的探索之外,其餘諸爻又可能存在何種的情緒?

二、除了透過自省來創生、圓實自覺功夫,以對情緒發展做出適當的引導之外,對於「情緒的自我管
  
理」是否還有其他可行的方法?如果有(相信一定還有),究竟為何呢?易經中是否有可資參考
  的其他訊息?

 編輯部說明:
    劉哲雄老師在上文中,除了以易經<中孚>卦三爻及<乾>卦初爻生動解說易經中情緒管理的觀照外,並在延伸性探索中拋出有趣的議題,歡迎讀者踴躍回應,共同討論,來信請寄天行書苑信箱:cosmos@cosmosclassic.com,編輯部將代讀者來函轉知劉哲雄老師或刊登本單元,增進讀者之交流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