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之美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谈‘心’《上集》

林佩莉学姐

  慧可大师请达摩祖师帮他‘安心’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达摩祖师请慧可将那颗不安的心找来,然慧可找了半天却找不到那颗心~~~《注一》

  上一篇谈‘空大’,这一篇我们来谈谈‘心’!不过‘心’这个主题很难谈,可以写上万言的论文,如果没有‘净心’或‘静心’,是很难切入的,因为‘心’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

  走在路上,突然想到一件事:啊!我刚刚忘了拿钥匙!或我下午跟谁有约;或者闻到了什么香水味,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你所想到的是记忆。然而这个‘想法’或‘记忆’从哪儿来?从脑袋?从心?或是虚空?其实都是,只是看你是活在什么层次的世界里?

  活在物质宇宙里的人,就如神秀所说‘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起码神秀还知道如何‘护念’这颗心。《一般人根本连自己被心奴役了还不知!》像这样的心,就是‘自我’,自我是心最大的牢狱,而且生灭无常,只要有物质存在,就有生灭,就不会是永恒,这样的心,就不是当下的心,当下的心是不用想的,当下的心也不是想出来的,能被想出来的心不是过去事就是未来事。六十四卦的“旅”卦‘不留狱’,劝我们不要有这样执著的心,否则生生世世在“旅”的飘忽不定中轮回。

  活在形而上的人,就如惠能大师所说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越往上的心就是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大而无外的心了;宇宙是个‘大心’,所以它无所不包,像‘空大’一样,因为‘万法唯心’、‘空中生妙有’。‘心’可以等同于‘空大’,可以说无处不在的,是万法的根源。然而‘心’却是抽象的,我们无法用摸的摸到它,但它却无时无刻不牵引着我们的思绪。就像‘空大’无处不在一样,所以金刚经才说心的本质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简单说就是‘无住生心’。

  一般人常常会说自己为心所苦,可见大家都知道真正受苦的是这个‘心’,然而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哪里?心是否可以被控制?你那颗受苦的心在哪里?可以给人看吗?还是只是一种形容?一种比喻?心是否可以真正随心所欲?当然,如果是个自私心,那么一定很苦,因为想到的永远是自我,而自我才是痛苦的根源,自我容不下异物;如果你的心量大,可以心包太虚,那么你的心就是虚空大,就没有所谓的苦或不苦,因为那已经是‘自然’了,‘自然’怎会有痛苦呢?

  人若能真正‘看见’心在想什么,就是‘观照’的功夫,因为观照就是宇宙大我的意识,能看见自己的思想,然后深入、深入、再深入,自然就‘虚空粉碎’了,探究到来源处,它是没有依凭的。

  当然在物质宇宙的游戏规则里,我们是可以好好的‘用’心《这个用是动词》,但不要被心用了,因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谈心’下集我们就来谈谈物质宇宙里我们如何使用这颗‘心’?

 

《注一》
景德传灯录:
光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
师曰:将心来与汝安!
光曰:觅心了不可得。
师曰:我与汝安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