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5)子贡问政

石粤军学长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颜渊〉

上文在“各言其志”中,提到孔子对于政策的实践:足食,足兵、民信的三个方向,即出于“子贡问政”。“足”就是刚好,不多不少。在政策施行的过程中,过犹不及,都是会出乱子。只是权衡轻重,孔子列出他心中的优先级:足兵,在于能够有效地保护自己 – 无论是真有实力或是藉力使力;足食,则有物质上的满足,但非贪得无餍 – 环视当前世界,资源过度消耗,造成不均衡的问题。人非经济的动物,终有心理的需求;因此“民无信不立”就是对政府的信心、信任;扩大解释,也可以指文化教养是为人之本、为政之本。对于民族的向心力与认同感,是国家凝聚人民最主要的力量。

接下来参考的几段章句,就简单把孔门诸贤作一巡礼,也算是孔子对于门生的评论,作为一个学习阶段后孔子观察的结果: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先进〉

子曰:“回也其庶乎! 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先进〉

柴指子羔,愚就是个性耿直,有待启发;参指曾参,鲁就是反应不快、不够灵活;师指子张,辟则是个性偏激,非行中道;由指子路,喭就是刚直而欠涵养。除了子路外,其他诸贤从本章的结论我们无法得知孔子论断的根据,在尔后的文中会进一步讨论。而对于颜囘与子贡,则孔子有另一番看法:庶也就是几乎,意思是指孔子觉得颜回快拿满分了;屡空,有二解:一是指家中衣食物质条件的匮乏;二是指放空心思,不带成见。这是对于颜回的肯定;不过,似乎可惜颜回早夭,未能真正留下些什么,为孔门发扬尽力。至于子贡,这位在经营、外交、管理上的干才,孔子以“不受命”称之;意思是不接受命运的安排,要用自己的奋斗走出自己的路。这表现在经营上,就不甘居于人下,而自立门户,做自己的老板;在外交上,就要靠自己的能力,改变局势。(如《史记》中存鲁一事) “货殖”就是指商业往来,靠经商致富;“殖”有累积之意。这当然是因为子贡对于趋势的预测准确,故称“亿则屡中”。“亿”同“臆”,有猜测之意;在《易》中“震”卦也有“亿丧贝”、“亿无丧”的“亿”都是同意。

历史上成功的政治家常常有商人的身份,因为都需要具有精准的眼光,如:秦朝的吕不韦见“奇货可居”;战国时田单、春秋时范蠡等,都是成功的商人。孔子将此二人提出并论,后人以为是子贡“不受命”不及颜回安贫乐道;只是没有子贡大力支援奔走,孔门恐难有后来的基础,此句实难论定孔子有意将两人作高下的比较。因此,孔子将颜渊与子贡两人相提比较,想是作为两种不同的典型,因个性使然有不同的人生抉择。

颜渊当然是最受到孔子青睐的得意门生,两人的情感互动在许多章句中都可以看出来: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
曰:“子在,回何敢死?”-〈先进〉

孔子在匡地受到围困的经历,孔门后人以“畏”一言以蔽之,也就是戒慎恐惧之时。此时,孔子与颜回失散,颜回后归。孔子一见颜回,不禁松了一口气,说:“我还以为你遭遇不测”,这语气中有欣慰、有激动、有庆幸多种情绪。而颜回的回答,更显示出弟子服侍老师的心情:“老师若在,学生不敢先死”,其中有不忍老师悲伤、独留老师在世孤寂的贴心。“女”就是“汝”指对方而言。(按:此章初读不明究理,有诙谐之解,子曰:“(一直没回来) 我以为你死了呢?”(生气貌) 颜渊曰:“老师没死,学生不敢先死。”(耍宝貌) )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
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 百姓不足,君孰与足?”-〈颜渊〉

有若在孔子死后,对于孔门的主导权有决定性的影响力;此段哀公问于有若,不知是否发生在孔子死后? 不过,就有若的回答来看,或有孔子之风。哀公向有若请教经济问题:“收成不好,国家支出不足,该怎么办呢?”,有若逆向思考提出减税方案。“盍”就是何不;“彻”为十分之一的税率“何不改为十分之一的税率呢?”。这是因为自鲁宣公时就采取十分之二的税率,由于赋税过重,造成生产意愿下降,使得总税收减少。有若以减税刺激生产,带动总税收增加,其实有其经济学上的根据;只不过,换个角度来包装,以百姓与君主间依附关系来看,更具有亲民同理的态度。